华盛顿手记插播:耿潇男夫妇被刑拘,许章润呼吁营救,海内外众声哗然

耿潇男。(北明提供)耿潇男。(北明提供)

许章润:“潇男女士是勇敢的女性……让我们一起为她呼吁、发声。”

这陌生的声音是您熟悉的中国知名法学家、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的发出的。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临时插播节目,耿潇男夫妇被刑拘,许章润拍案而起,海内外众生哗然。

今天是2020年9月9日,1976年的今天,自比秦始皇加马克思而继承中西两大恶势力的、中国现代极权主义者,专制中国的建国者,毛泽东薨殒的日子。44年后的今天,他的独裁野蛮专制阴魂,进入一个叫做习近平的太子党人体内,发扬光大。在其治理下,竟然连监狱的送饭人、受难者牵马人也不放过。

许章润先生刚才提及的耿潇男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界沙龙主持人、独立电影制片人、中国良知的守护者、中国为公义献身之英雄的牵马人。耿潇男长年为营救中国大陆良心人士呐喊,她呼吁救援的人名单可以列出很长,知名的先后有新公民运动主要创始人、中国青年法学家、宪政学者和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呼吁习近平下野而被判刑四年的许志永先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判处9年刑期的中国大陆知识人、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先生;公民记者、以一人之忠谔抵大陆官方媒体千军之诺诺的只身赴香港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冒病毒感染之危单闯武汉禁区报道疫情真相的、失踪九个月至今的陈秋实先生;因发言出声、抗议习近平当局倒行逆施而被抓放、被监视、被切断教学、学术、学人生涯乃至被阻绝生存活路的前清华大学教授、一介书生许章润先生。耿潇男与中国争自由民主人士同气相求,不懈抗争,勇气冲霄汉,道义薄云天。

许章润先生在今天2020年9月9日写字告诉北明耿潇男的情况:“……前天已抓走了几名他的丈夫公司的员工,昨天封了他老公及其公司的账号。今天一早六点通过信,她说出去办事,但直到现在联系不上,他们夫妇二人均失联,已经超过十八小时,这绝非常态。”

据多方传来的消息,耿潇男的友人们不断地拨打她的两个手机,一直没有音讯。坊间认为,这是身在腹地的耿潇男长期挺身而出,关注声援异议人士的结果:她被当局带走了。

北明在8月27日收到过耿潇男提供的一个她的紧急联系电话。北明拨打了这个电话,两次均无人接听。(电话声)

自本台华盛顿手记2020年7月下旬和8月上旬连续播出《耿潇男详说许章润》上下集和《耿潇男的闺房话》之后,8月22日和27日,耿潇男曾经向北明报告过她的处境,以下是她8月27日给北明的情况通报:

耿潇男:(略)

北明根据耿潇男先后的报告以及其他可靠信息来源,整理出一个耿潇男本次失踪前的踪迹:

2020年8月起

第一周:
潇男父亲当地派出所警方到其父亲家,“调查情况”,询问耿潇男和其丈夫情况,登记了他们的姓名电话等信息。

13日:
潇男从北京启程,前往四川探望过生日的父亲。

14日:
耿潇男所在地的北京海淀区派出所警员,到潇男家调查并检查房屋设施,包括检查“逃生通道”、“弱电箱”等等。

27日
耿潇男丈夫经营的图书出版公司坐落在北六环地带,河北廊坊地区的库房,遭警方秘密到访搜查。警方特别嘱咐库房管理人员不得告知此一调查。

同日,耿潇男从四川回到北京家中。刚才您听到的耿潇男的话语,是耿潇男归来进家门时,切断手机信号前给北明的语音。她当时认为,自己这点危险迹象不算大,暂不必报道。但是她留下了自己紧急联络电话,以防万一。

9月4日
北明与耿潇男有过一次沟通。商议沟通方式。

大约6号,
耿潇男丈夫的图书出版公司,几名员工被抓。

8日
耿潇男丈夫及其公司的账号被封。

9日
耿潇男“一早六点多给许章润先生留言,说她要出门办事。截至节目发稿时,耿潇男夫妇二人再无音讯。耿潇男的友人不断拨打他的手机,均无回音。

在北京的许章润今日写给北明的文字说,“她事实上是为我而被抓的!!”

危险步步紧逼,耿潇男反而拉紧了她手中的中国英雄的马缰。许章润被切断生活来源,甚至被剥夺接受捐款的权利,为开辟继续声援之途,耿潇男于8月26日开始在网上为许先生订购日用品,以解许章润经济上被困之难。

各位朋友,本节目在此也要顺势为您报道中国当局另一项令人不齿的正对许章润的行动。请听耿潇男下列陈述:

耿潇男:(略)

耿潇男说,为了确认此事,她分多次购买、换不同的App尝试,想确认许章润即将面临的巨大困境,耿潇男的这番市场调查显示,目前这个危机已成现实:中国最大、最普及使用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马云)旗下的三款生活物品食品购买App:淘宝、天猫、盒马鲜生,已经全部将许章润的名字设置为“违禁词”,这意味着许章润已经不能通过中国最普及的电商平台完成生存必需品的购买行为。

耿潇男为许章润网上订购日用品和食物,在填写收货人许章润的名字和地址时,操作无法进行。订购单显示:“地址中包含了违禁词”。这意味着许章润的名字至少已经在这两家超市(填猫APP 和盒马新生APP)的网购软件上了禁购黑名单!(北明提供)

耿潇男为许章润网上订购日用品和食物,在填写收货人许章润的名字和地址时,操作无法进行。订购单显示:“地址中包含了违禁词”。这意味着许章润的名字至少已经在这两家超市(填猫APP 和盒马新生APP)的网购软件上了禁购黑名单!(北明提供)

耿潇男:(略)

利用现代科技和大数据阻挡异议见解,扼杀异议人士,同时监督打压所有援手,这是中国当局与时俱进的方式、魔高千尺的证据。

耿潇男:(略)

北明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渠道注意到,几位大陆知名的知识女性,如清华大学一向敢言而不示弱并力挺许章润的郭于华教授、因异议言论被开除的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中国著名党史专家李锐之女、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南央,均对耿潇男的下落表示严重关注并呼吁媒体跟进报道。

蔡霞发推说:“潇男是我多年的好朋友,她善良侠义早有口碑,多年来悉心照顾帮助政治异见老人,如鲍彤先生、杜光教授、姚监复先生、杨继绳先生等;她的侠义勇敢令人感佩,她曾四处奔波呼吁声援救助许章润等志士仁人;她写得一手好文章,才华出众文采斐然,常常令人叫绝!而今她身陷险境,我们呼吁放人!还潇男自由!”

北京时间2020年9月10日星期三凌晨12点30分耿潇男失踪18小时时,许章润先生在大陆腹地的严密监控中,通过本台向世人发出他的呼吁:

许章润:“耿潇男女士为公义发声,为不幸罹难的政治异见者而呼号,此次已经失联将近一天,估计凶多吉少,可能是因为多年来的呼号奔走惹怒了有司,从而遭受不幸。她是中国的优秀的女性,是中国十二月党人的女人,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让我们一起为她发声,为她呼号,不能让不公不义再在这个世界,再在这个国度如此地猖獗。”

耿潇男不仅是大陆冲锋陷阵的异议人士的呵护人,也是众多体制内外知识人的朋友,她以自己明若清潭的知性,震如风雷的义勇、腾若蛟龙的热情,尤其是敢作能为必担当的人格特征,赢得了大陆体制内外各界异议精英的敬爱,无论年长的大老爷们还是年少的奶油小生,她是他们的”男妹妹“。在这个暗夜时分,获悉消息的大陆良知界今夜无眠,在那无声处,仅凭直觉,可以听见耿潇男缺位的消息在他们中间引发的愤懑。北明估计,假如耿潇男在近日不能平安归来,这将成为一个重要事件,彻底激怒一忍再忍三忍、忍无可忍的大陆各界精英。风暴酝酿多次虽然不能兑现,但是能量守恒,爆发是任何一个瞬间的事。

北京时间2020年9月10日上午9点半,许章润先生再发文字,他写道:

“庚子,农历七月二十二,阳历九月九号,耿潇男夫妇均被警方带走。暴政高压之下,良善受难,不义横行!任何公民,只因信守良知,为公义发声,便会随时可能遭受横逆,失去人身自由。所有不甘做奴隶的同胞,我们呼吁放人,还潇男女士以自由,还世界以公道!”

就在本节目已经截稿之后,北京时间2020年9月10日下午4点,耿潇男的律师传来消息:耿潇男夫妇被刑事拘留了,耿潇男目前被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罗织的罪名是“非法经营”。 按照相关法律,“刑事拘留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就是,拘留的对象是现行犯或者是重大嫌疑分子。现行犯是指正在实施犯罪的人,重大嫌疑分子是指有证据证明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人。”

据悉,耿潇男丈夫是小出版商。许章润先生转来了移民欧洲的前法官、律师现今的企业家陈天庸的评论。陈天庸指出:由于中国政府以控制出版号而垄断出版权,小出版商只能向国有与个别大的私营出版社买书号,成本高且购买数量有限,小企业主为要存活下去,难免一号多用,也难以全部申报营业额,如此,按党规,查谁谁就涉嫌非法经营,查谁谁就难免涉偷漏税。大陆多数小企业常年处于被当局选择性执法的状态,看谁不顺眼一查一个准。对找不到任何借口打压的政治异议者,以经济手段实行政治迫害,是当局臭名昭著的法宝。

因信仰基督教而被判刑十年的王怡牧师的两项罪名之一是“非法经营”。因言论自由而上次被抓的许章润,理由是“嫖娼”,而这一次,为良知呐喊而被刑拘的耿潇男与他的丈夫一起就被“非法经营”了。

然而,不到48小时,在当局终于下狠手使耿潇男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海内外民众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向她致敬,已北明的有限目力所及,推特上传递她不幸消息的人正以几何级数增加,久疏问候的友人因为关注耿潇男的命运彼此开始联络,网络上已经开始传播她的经典文句以及为她所写的诗歌,人多势众的另一个标志是,五毛们也又开始搅浑水了,以她的名字、肖像发推,造假新闻,说她已经被释放,请求大家不再发推云云。而在大陆唯一的社交平台微信上,已经拉起了为她而组的群。显然,坊间对她的关注正在持续升温。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