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民选的香港特首必然不爱国?

小河弯弯向东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东方之珠 我的爱人

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罗大佑唱响的这首《东方之珠》,人们看到的是香江与黄河长江五千年的恋情,东方之珠香江,是大陆远古恋人,浪漫如春、风采依然:

试问谁还未发声

都舍我其谁卫我

天生有权还有心可做主

谁要认命噤声

试问谁能未觉醒

听真那自由在奏鸣

激起再难违背的那份良知和应

这是五月份以来在香港传唱“占中争普”选歌曲,如果说罗大佑唱的是曲情歌的话,后者显然是一首战歌,醒来的香江人,发现过去自己是 被寄养之身,而现在,却没有改变奴婢的命运。即便我是国家的一分子,我仍然有独立自由之权,我的良知唤醒我,要为真普选真民主发声 。

香港人在争什么?大陆政府又在要什么?

争论的焦点不是一国两制,而且都声言尊重一国两制,角力点居然在一个“爱”字上。大陆体制内学者与人民日报评论员都发声:香港必然 要掌握在爱国者手上,“坚持爱国者主体的港人治港”(人民日报评论标题),那么我们反问一句,如果香港人独立选举,选举出来的人必 然是不爱国者?中央政府要求香港特首必须爱国,那么,中央政府必然爱港么?怎样的态度与方式,才能证明一个“爱”字。

我想说一句直接的结论:不爱国的人或者不爱、害怕中共政权的人,在1997年多已离开香港,去往欧美生存与发展,留下来的香港人,持香 港居民护照的人们,都在一国两制治下,也就是一国一家人了。

尽管大陆与香港之间还有所谓的边境线,有民主人士潜身进入大陆,居然还有偷渡国境的罪名,但在国际法理层面,香港已回到祖国怀抱, 这个时候,如果还在奢谈“爱”的问题,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徒生浪漫情怀。香港人现在与大陆政府谈的不应是爱的问题,即爱的前提已然 存在了,现在谈的问题是,香港人的合法公民权的问题,香港人有没有独立提名特首、独立参选特首的权利?香港人独立享有特首提名权, 就等同于不爱国吗?或等同于选出不爱国者主掌香港吗?

我们重温一下邓小平当年谈香港人爱国问题:“爱国者”的标准,就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 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比照邓小平的爱国观,我们要反问人民日报评论员或那些体制内学者们,香港人如果独立提名特首候选人,就会损害中华民族感情吗?就不 是诚心诚意拥护祖国对香港行使主权吗?就会损害香港的繁荣与稳定吗?邓小平没有说出爱香港的标准:应该是“尊重香港人民,诚心诚意 执行香港的自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可惜,邓小平只说了爱国的标准,没有说出爱港的标准。

显然邓小平当年没有站在香港人的角度,没有以爱香港的立场来谈爱的问题,如果站在香港人的立场,中央政府或国家爱香港,就应该相信 香港人,如果不相信香港人能独立选出爱国爱港的特首,必然会干涉香港普选,中央政府应该懂得普选的真正涵义:普遍独立而自由的选举 。如果没有真正独立的普选,必然会造成香港动荡不安,中央政府不相信香港,将使香港人无法爱国与尊重中央。中央政府怀疑香港在先, 而香港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在后。

我们再把话说直接一些:香港人拱手将自己的公民独立提名者、参选权交给中央政府,就能证明香港人是爱国的,否则就是不尊重民族感情 就会影响香港的繁荣与稳定。因为大陆人民在选举人大代表与领导人时将自己独立提名权与参选权者交给党和政府了,大陆因此享有了繁荣 与稳定,香港人也应该放弃独立公民参选权,以此证明自己对祖国的爱,并换取繁荣与稳定。

大陆当局总是陷入自己的强权逻辑怪圈中无法自拔,因为在大陆经过几十年当政,通过偷天换日,将人民主权换成了党的至上极权,任何独 立提名与参选人大代表的行为,都被视为寻衅滋事,予以拘审甚至判刑,现在想在香港如法炮制,让中国逻辑笼罩香港独立精神,这种逻辑 是不是能在香港通行无阻,要看香港人民与大陆当局的政治博弈,当然,大陆当局的政治胸怀与眼光,以及审时度势,也会起关键作用。

让香港独立参选人爱国有那么难吗?只要规定任何人独立参选,都要宣誓爱国爱港,即可登记参选,任何独立参选人,只要获得投票通过, 成为特首,都要宣誓爱国爱港,即可成为合法香港特首。只要一个仪式即可证明,为什么还要那么多的焦虑与怀疑呢?中央政府只要在大爱 的精神旗帜下,多一点点政治宽容,多一点点的尊重与体谅,就可以化解香港危机,但却有保守者强硬者如环球时报(评论员文章)那样, 驱逼中央政府不做一点妥协退让,以显示中央强权无所畏惧,誓把一党专制推进到香江之畔。

1989年之后,大陆再无政治抗议的广场,中国的政治广场前移到了香港,香港不仅马照跑舞照跳,还且民主自由照谈,抗议与示威无妨,但 香港被一步步的控制,也正日益成为现实,譬如近期参加台湾太阳花运动的学生领袖无法获取签证到香港参加活动,海外民主人士也会被香 港拒绝进入,香港的一些媒体也因大陆政治因素而开始“自律”,大陆的经济统战在台湾与香港日见效果。

香港到了一个关节点,要么真普选,香港人民获得真自治,要么,由大陆内定候选人,香港人在中央政府给的几棵萝卜中,挑一个萝卜,以 此证明对中央政府与祖国的爱恋依旧、屈辱依然。

政治领域的“爱”像一个谎言一样,正欲罩住了一张张真正的选票,自由的人民离开了独立的选票,结果必然会是“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 你没有尊严”。

 (据东网即时,作者授权刊登)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