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瘟疫治理,不是以人权迫害的方式

今晚武汉狂风大作,雷电雨交加,像极了魔鬼与上帝的交战。

我睡不着。想着最近的种种事情都超过了我能反应出来的速度。前天才搬进一个公寓,本以为起码可以安稳度过几天,没想到今天就被迫搬出来。

因为邻居举报我没有三天出门,而是一天一出,物业上门查了,说根据“防疫指挥部”的命令,我14天内都不能出门。我说我到武汉已经12天了,都没有发热症状。他说不行,必须呆14天。我一听,说我还是搬走吧。他才勉强答应。我走的时候,物业还在问我电话,像是跟踪追访的样子,我就生气得把前面写的电话号码狠狠地涂黑了。

我曾经主动要求核酸检测过,但不给检测,而是必须呆14天。就损失而言,后者的经济损失更大,为什么这样选择?

此外,小区封闭是不是需要来自各方面专家的认真讨论?没有讨论。现在就是一切为了防疫,饿死人怎么办?他们的强势似乎是说饿死拉倒。

后来,武汉的朋友给我发过来一个提醒说,现在出门必须有通行证,没有通行证可以把人抓去体育馆隔离。朋友让我小心。

防治瘟疫防治得人心惶惶。如果让我失去自由,我宁可逃跑。这是对一种毫无理由的强制的第一反应。政府不给人足够的信息,直接封闭,这是对人权的极大迫害。
如果有人说,为了你好,我侵害你。你信吗?鬼才信。他们是在进行瘟疫控制,但是采取的是对民众最为不利和残酷的方式。

他们一边封锁真实信息,一边给予公众一再的误导性知识。最开始否认,后来说可控,后来说不会人传人,然后突然封城,简直就像过山车玩弄公众。

前两天,新闻联播前脚说瘟疫现在快控制住了,每天治愈人数都不少,武汉后脚就一天飙升感染人数到一万五,而且小区、街道戒严。

官方治理瘟疫过程中表现的种种不确定性比瘟疫更可怕,甚至让得病的人不敢去医院——今天华商报爆出来一则新闻,一家四口发烧逃进小树林。

政府以治疗为名义,将个体与外界社会的信息进行隔绝;以稳定的名义,把疾病、死亡的人数进行掩盖;以正能量的名义,对新闻进行控制;以效率的名义,将军队派入公共安全事件中;以公共的名义,侵犯私有财产权利。

这些,没有一样不在侵权,没有一样不是迫害,没有一样不是片面强调威权,甚至和处理瘟疫关系不大。

他们大动干戈地制造经济损失,而不是想方设法地帮助人们有序地、规范地、量化地恢复生产。大量的行政强制还在进行:强制不上班、不上街、在家、每户出行人数。

但是一些真正对百姓有利的事情几乎一样也没有做。比如给穷人发口罩等物资;比如免费查验是否感染;比如公开信息;比如放开言论自由;比如放弃以威权代替科学的惯性执政文化;比如给医生提供足够的装备,避免交叉感染;比如接受其他国家的医疗援助。

要治理瘟疫,有太多的柔性环境可以改善,有太多的细节可以做。但我们偏偏不。我们就是强制、暴力地命令,单方面剥夺民众的人身、财产等权利。这不是极其恐怖的吗?难怪举国都为武汉人提心吊胆。

有用吗?为什么对冠状病毒的防疫最后变成了“政治安全”的防御,不是因为防疫不成功吗?如果防疫不成功,政治还能不能安全?当然,如果把人的权利通通剥夺,那么政治能不能安全,我觉得还是看大多数人是否同意历史来一场彻底的倒退吧。如果还希望解决现实问题,到底这个逻辑矛盾怎么解决?我想,还是面对现实,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推进政治变革更好。

(张展于武汉,2020.2.16)

注:王剑虹推特:为方便关注张展的墙内朋友,#自由张展 联署活动开通邮件接受签名 请将您的姓名、居住城市、想对张展说的话 发送到 freezhangzhan@gmail.com 本人会将您的名字加入http://change.org/freeZhangZhan联署 (签名名单不会公布)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本站首发,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