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华记者:在中国所有话题都是敏感话题

西方媒体驻华记者一直都是在很恶劣的环境下工作,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自从习近平上任以来,尤其是从美中两国对峙、甚至发动媒体战以来,这些驻华记者的处境就更加举步维艰。

《金融时报》的亚洲新闻编辑贾米尔·安德里尼(Jamil Anderlini)曾经是该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对外国记者在中国的工作环境很有发言权。在美国爱德华·默罗数字世界中心9月30日的视频会议上,安德里尼表示,中国对媒体信息的严格管控正在挤压信息空间。

他说:“我的朋友,前《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安娜·费菲尔德(Anna Fifield)比较了她在中国和朝鲜报道新闻的经历,她认为两者之间越来越相似。专制政权同样管控并操纵信息。在朝鲜,外国记者被骚扰、被驱逐。在中国,中国当局同样对待报道新疆的外国记者。”

据非营利机构无国界记者组织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国在列入统计的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77位,朝鲜名列最末。

《纽约时报》亚洲记者艾德里安·卡特(Adrienne Carter)认为,中国对信息的管控不仅表现在操纵新闻媒体,还有对新闻来源的施压。

她说:“中共当局不仅管控了对敏感内容的报道,比如新疆,同时越来越少的公民愿意接受外媒的采访,这使我们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

安德里尼说,打压、驱逐记者和管控驻华外国媒体不仅对记者来说是一种灾难,更不利于中国自身发展。

他说:“这使新闻报道缺失了更多的角度,无论是对中国读者还是对全世界关注中国的人来说。缺少中立客观的理解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糟糕的事。”

美中两国关系发生严重对峙后,也爆发了媒体战。媒体战始于今年一月中国当局将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驱逐出境。随后,美国将几大中国国有媒体列为带有中共宣传机器色彩的外交使团。截止目前,中美两国已对彼此的驻外记者进行了多轮报复性的签证限制。

这使得美中两国在对方的记者阵容受到极大影响。《华盛顿邮报》在本月宣布,不再在中国设立记者站。截至目前,《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等著名外国媒体大幅度裁减在华雇员,所有澳大利亚新闻记者都已被驱逐出境。

卡特认为,中美媒体战是华盛顿和北京的政治博弈,两国的记者在这场较量中被无辜波及。

安德里尼称,中国的国有媒体长期以来受中共当局管控,缺乏独立性和客观性。

他说:“无论是新闻还是教科书里,每一条信息能够传达给公众都是经过严格审查和精心设计的。国有媒体一直以来传达的信息都是基于‘中国伟大,中国共产党伟大,其他国家很糟糕’的理念。”

卡特认为,中国对信息的管控、对记者的打压是习近平加强自己权力、维护共产党统治的一个重要手段。

她说:“过去很多CEO愿意和我们讨论中国的经济问题而不涉及政治,随着越来越多的CEO发现自己被禁止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经济这个话题也变得敏感而不能讨论了。然而在中国现在所有的话题都是敏感话题。”

安德里尼认为,在中国愈发恶化的媒体环境对外国驻华记者提出了严峻挑战。

他说:“中国当局会指出你在新闻报道里出现的每一个小错误以向你施加压力。所以作为外国记者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做到准确、客观和平衡,这也关乎自身媒体在全球的声誉和可信度。”

中国对香港日益严格的统治使香港的公信力遭到国际质疑。迫于不断恶化的现状,《纽约时报》在七月宣布,将在明年之前将其香港数字新闻业务迁至首尔。

卡特认为,香港国安法改变了方方面面,不仅仅是自由的媒体环境。

她说:“我们有很多在香港的记者现在因为签证限制和新冠疫情影响无法继续工作,当然更多的是政治原因。然而中共当局持续增加的压力对香港本地媒体影响更大。”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年最新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香港的排名已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2020年的第80位。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