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父权制社会,年轻女性走上泰国民主抗议前线

近几周,数以万计的泰国人集会发起一系列民主抗议,他们的队伍为一股新兴政治力量所主导:年轻女性。

这些集会许多最早、最大声的组织者都是女学生。在最近的抗议活动中,大部分的参加者似乎也是女性。

尽管这些示威活动旨在敦促泰国保守派拥抱新理念,但这些活动也回应了那些平常不会登上国家舞台的问题。这些问题中许多都是女性所面临的,包括堕胎、经期用品税及强迫女孩遵守过时女性特质的学校规定。

最为重要的是,女性正在日益公开反对一个长期控制军队、君主制以及佛教僧伽——泰国最有权势的机构的父权制社会。她们加入了呼吁在一个民主衰退国家拥有更多话语权的行列,尽管就连在这些抗议运动中,女性面临的挑战也十分严峻。

“皇室和军队拥有泰国一切权力,”巴那沙亚·西提集拉瓦达那恭(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说,她是促使这场政治反对行动的女性学生核心群体的一员。“说男性拥有泰国几乎所有权力是毫不为过的。”

“说男性拥有泰国几乎所有权力是毫不为过的,”抗议运动领导人之一巴那沙亚·西提集拉瓦达那恭说。
“说男性拥有泰国几乎所有权力是毫不为过的,”抗议运动领导人之一巴那沙亚·西提集拉瓦达那恭说。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抗议活动源于对军方的反抗。2014年,军方发起了一场政变,领导政变的将军说,保护皇室不受批评人士的攻击是他们发动政变的主要原因之一。

政府在女性议题上的立场尤其激励了一些活动人士。尽管曾身为致力于性别平等的国家委员会负责人,泰国总理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却对这一概念不屑一顾。他是政变领导者,在去年备受争议的选举后得以保留职位。

“每个人都说我们要创造公正,男女拥有平等权利,”2016年,他在一次关于职业培训的讲话中表示。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泰国社会就会退步。”身为已退休将军的巴育表示,女性在家庭拥有权威。

“在家庭之外,我们为大,”他说的“我们”指的是男性。“在职场上,权力在我们手里。”

这样的理念引发了女性的不满。

“自政变后,男性至上的社会愈发壮大,”女性自由民主(Women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联合创始人初玛芃·唐莲(Chumaporn Taengkliang)说。该政治联盟是曼谷反政府集会的发起方之一。初玛芃说,这需要改变。“女性拒绝处于次要地位,”她说。“她们是前线力量。”

初玛芃·唐莲是另一位抗议领导者,在近期的一个集会上,她呼吁摧毁“君主政体下的男性优越体制”。
初玛芃·唐莲是另一位抗议领导者,在近期的一个集会上,她呼吁摧毁“君主政体下的男性优越体制”。 AMANDA MUSTA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某些方面,女性正在帮助领导泰国抗议活动这件事并不新奇。以某些标准衡量,泰国是亚洲对女性最为公平的社会之一。该国于1932年允许女性投票,是该地区首批这样做的国家之一。上大学的泰国女性多于男性。她们占劳动力的45%。约有40%私人企业由女性领导,这一数字比国际平均值还要高。

但军队和皇室这样的机构中缺乏女性的声音。她们的政治代表非常少。女性在泰国国会仅占14%的席位。(这一数据至少强于2014年政变之后,当时国会中只有5%的成员为女性。)

尽管泰国历史上的女战士因帮助击退外国侵略者而闻名,但该国最顶级的军事学院并不接受女性。去年,招收女性已有约10年之久的泰国皇家警察学院(Royal Thai Police Cadet Academy)再次向女性申请者关上了大门。

之前的抗议活动中不乏女性的身影。一个被称为“阿姨”的核心群体,许多来自曼谷的统治精英们所忽视的农村地区,已经是反对派力量“红衫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10年的血腥镇压之前,“红衫军”在长达数周时间里占据着曼谷市中心。

但在抗议活动的领导层,女性却付之阙如。

“在之前的民主运动中,参与者几乎都是男性。”曼谷法政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的学生朱达提·西里汉(Jutatip Sirikhan)说,她因参与目前的抗议活动而于本月被捕。“直到现在,泰国还没有出现过性别政治运动。”

随着今年夏天集会规模越来越大,女性走上了抗议舞台,批评持续存在的工资差距,谴责她们所称的强奸文化。她们批评政府将女性卫生用品归类为化妆品,她们可能要因此承担更高的税额。

一名泰国国立法政大学的学生在曼谷。她于本月因参与抗议活动遭到逮捕。
一名泰国国立法政大学的学生在曼谷。她于本月因参与抗议活动遭到逮捕。 AMANDA MUSTA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们特别提到了堕胎法,在她们看来,该法仅限于在身心健康受到损害时才适用,从而剥夺了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她们公开反对在泰国流行的选美比赛,她们说,这些比赛将女性贬损为端庄的装饰品(一名表示支持民主集会的选美皇后,在网上因为皮肤黑而受到攻击)。

“在性别问题上,现在的年轻一代有足够的词汇来指出社会存在的问题,”曼谷玛希隆大学(Mahidol University)的性别研究专家Duanghathai Buranajaroenkij说。“在我开始研究性别问题时,大多数泰国人甚至不知道如何使用性别视角来看事情。”

上周末的通宵集会是2014年政变以来最大的一次集会,女性演讲者将目标对准了泰国王室的父权传统。继承法规定,王位必须传给男性继承人。国王的高级顾问机构枢密院里,全部是男性。

泰国国王哇集拉隆功结过四次婚。两名前妻遭到清洗。去年,泰王剥夺了王室配偶的多个头衔,王室配偶的位置类似于皇妃,早在该国1932年废除君主专制制度之前,这个封号就本已不复存在,直到哇集拉隆功恢复纳妃。

这位皇妃被指“对国王行为不当和不忠”。但在这个月,泰国王室宣布恢复她的封号。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周六晚上,在大皇宫前的一个抗议讲台上,女性争取自由与民主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初玛芃提出了一个很少被讨论的问题,在这个国家,对国王的批评可能会带来最长可达15年的监禁。(国王不在宫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

“我们要求你们再加上一个要点,”初玛芃对着欢呼的人群说道。“这是为了摧毁君主政体下的男性优越体制。”

但周末的集会也表明,一场由许多领导人推动的运动,现在围绕着越来越少的人展开——而且多数是男性。

在周六的18位主题演讲者中,只有三位女性。(不过,巴那沙亚递交了一封写给国王的抗议信。)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