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示威者的抗议与挣扎

香港示威

香港示威在周日(9月6日)重燃,数以千计民众响应网民号召在九龙区油尖旺一带聚集,要求重启立法会选举。示威活动再度演变成警民冲突,有示威者堵路和向警员投掷物品,警方发射胡椒枪还击,289人涉嫌袭警和非法集结等不同罪名被捕,亦有多人被指违反疫情下实施不准两人以上聚集的“限聚令”而被票控。

在“限聚令”和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市民参与示威的风险增加,但在中国和香港政府加强打击反对声音之际,市民的不满没有减退迹象,香港社会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示威者批评港府拒绝听取民意,并利用疫情、香港《国安法》等削弱他们的言论和集会自由。

香港政府发言人强烈谴责示威者的“违法和自私的行为”,重申香港《国安法》是“合宪、合法、合情、合理”,押后选举是因为疫情严峻,符合公众利益。

香港示威

示威者的心声

20来岁的梁小姐周日亦有参与示威,自称“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她对BBC中文表示,这次最大的诉求是希望重启立法会选举。

示威者在周日聚集是因为这天原本是香港立法会举选日,但港府早前以疫情为由宣布推迟选举一年。

梁小姐认为,政府把部分票站改成全民检测的场地,同样聚集人群,反映政府当初的决定是有政治考虑。

“押后(选举)几个礼拜不行吗?为什么要押后一整年呢?现在疫情都缓和了,我觉得政府只想打击民主派的气势,他们很担心35+(民主派在立法会议席过半的目标),同时,也不希望市民以选票表态,否则又会被人说成二、三百万人对政府说不。”

梁小姐称,这次示威来得有点突然,她个人并非从网上得知示威讯息,而是香港警方在事前大力呼吁市民不要前往旺角,让她意识到“手足要出来了”。

“其实我也担心被抓,所以刻意不穿黑衣,口罩也选了一个蓝色的,也没有带什么标语等等,只是希望如果人多的时候,可以一起喊喊口号,我觉得目前做到这一点,也是需要勇气,但已经足够。”

不过在旺角不久,她便和其他人一起被警方截查,警员说他们违反限聚令提出票控,要被罚款2000港元,她还在考虑自己究竟是付款认罚,还是抗辩。

“当时我很生气,因为什么都没开始做,只是在街上四处张望,周围的人喊口号就把我扯进去,”她说,“当然我也害怕,但庆幸只是被票控,不是涉违反《国安法》和非法集结, 2000元成为示威入场券,他们想吓走更多人。”

香港示威

打压力度增加,民怨未解

香港示威者一直以来提出“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取消把去年6月12日警民冲突定义为“暴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民冲突(或部分人希望解散警队)、释放被捕人士、重启政改,但除了撤回条例外,香港政府一直没有回应其他诉求。

去年年底开始,警方以示威可能转趋暴力为由,拒绝所有反对派提出的游行集会申请;疫情爆发后,就以疫情为由禁止集会,“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等主要发起团体也无法举行一场合法和平游行。疫情期间,在一些特定日子例如主权移交纪念日,仍然有示威和冲突。

周日这次示威的特别之处,是示威者在“五大诉求”上增加了更多诉求,包括恢复立法会选举、反对香港《国安法》、反对香港政府计划推出“健康码”、以及释放12名涉嫌潜逃台湾不成功而被中国大陆执法机关拘捕的香港人。

香港政府希望推出“健康码”,方便市民来往香港、澳门及广东一带。虽然港府多次澄清该系统没有任何追踪功能以及符合私隐法例,但由于香港市民对政府的信任度低迷,有不少人指控“健康码”的私隐保障可能存在问题。

香港民间集会团队召集人刘颕匡对BBC中文表示,这次集会和过往一样,由网民自发,相信参加者是希望趁9月6日原定立法会选举日表态,参与人数与他估计的数字接近。虽然此次示威者有更多诉求,但核心的“五大诉求”并没有改变,也知道不是单凭一天示威便能达到目的。

香港示威
香港示威

香港近期的示威已没有以前般激烈。刘颕匡认为,勇武派示威者本身人数亦不多,有很多人的自身情况已很危险,有人官非缠身、有人流亡海外,但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没有原因要把示威行动升级,他认为这天的作用,是重新聚集市民上街表达不满。他形容说,短期之内,都会是“和理非”的回合,但亦要视乎疫情何时结束,民主派才能有动员能力。

根据路透社早前公布的调查,六成人反对香港《国安法》,七成人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分析认为,香港示威已持续多时,港府会在短期内正面回应示威者的诉求机会不大。

刘颕匡认为,香港《国安法》的实施达到了一定的震慑效果,示威者们“好像做什么都有借口被人抓”,可能会吓走一些人,但仍然有一班人正努力摸索新的方法去表达意见,“不会刻意冲出来叫个别口号让警察有借口以《国安法》拘捕他们”。

在示威现场,抗议者仍会高喊“港独”或“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但有关的标语,就明显比以往少很多。因为过去警方也试过在截查期间发现有关物品,并以涉嫌干犯《国安法》而拘捕相关人士。

刘颕匡亦提到,警方在应对示威的部署上亦变得“聪明”,游行未开始,当局已在旺角周边大规模封路,令市民前往该区都有困难,亦难以把在该区逗留的人聚集在同一处地点,相信日后市民上街抗议越来越难。

这天的示威最后亦变成警民冲突,有示威者堵路和向警员投掷物品,包括雨伞、水瓶及硬物,警方发射胡椒枪还击。香港警方对暴力行为予以谴责,形容”暴徒的暴力行为令人厌倦”。

香港政府发言人强烈谴责示威者的“违法和自私的行为”,重申香港《国安法》是“合宪、合法、合情、合理”,认为《国安法》生效后这两个多月,“香港社会回复了稳定,市民不再生活在惶恐之中”。

港府发言人重申,政府宣布押后选举是因为疫情严峻,担心疫情在冬季再度爆发,加上这样做是“为了保障公共安全和市民健康,并确保选举在公开、公平情况下进行”,“加上立法会有重要的实质职能及年度处理事务周期,选举亦需数以月计时间筹备及进行选民登记工作,把选举押后一年是合理和符合公众利益的安排”。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