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中共是全人类的威胁”

《一九八四》没有外交部,是因为全世界都变了极权统治。这就是中共正在追求的目标。以「中国方案」拯救世界成为中国舆论主流方向。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领导人出席国际会议,不再只是宣示中国的发展,而是为世界未来指明方向。

在《长平:中共的升级版「一九八四」宏图 》中,时评家长平指出了中共的雄心:向全世界输出极权。八月,中共的这种雄心显然在全方位的彰显:在国内,微博、微信、微信公众号、抖音等社交媒体再次遭到“严打”,各种审查一而再再而三的“清洗”各个领域的不同的声音;随着疫情而出现的健康码成了堂而皇之的监控利器;“光盘行动”以及可能到来的数字货币和电子粮票让人胆战心惊。在香港,国安法的实行让中共对香港自由人士的逮捕肆无忌惮。在新疆,一刀切的全封闭的管理让民众苦不堪言,连基本医疗救治都无法保障。在内蒙古,政府强行以“第二类双语教育”的名义在内蒙古所有学校用汉语取代蒙语进行教学。在国际上,经过多年的韬光养晦,中共通过经济、商业、文化、学术等活动输出的价值观已经成为自由世界的威胁……虽是酷暑,但中共的升级版的宏图“一九八四”让人不寒而栗的,亦如陈光诚在共和党全代会演讲中所说  :“中共是全人类的威胁。”( 希望之声|陈光诚在共和党全代会上的发言(完整版)

面对这个威胁,中国的出路在哪里?对此,余英时先生在两三年前接受端传媒采访时便指出:

在这一现状下,要谈中国将走向何处,简直无从说起。在眼见的未来,现状似乎没有改变的可能,至少三两年内还看不到。有大量的钱为运作的资源,更有无穷的暴力(如国安、警察、军队等)作后盾,“党资本主义”的统治一时还无法动摇。

但同时,余英时先生又指出:

但这绝不表示我认为“党资本主义”专政已一统天下,再也不可能撼动了。从历史上看,古今中外没有出现一个全恃暴力而能传之久远的政权。如果“焚书坑儒”和“偶语弃市”是政权的可靠保证,那么中国今天应该还是秦始皇的世界。得力于现代发展出来的极权组织和种种科技手段,中共的专政程度已远在秦始皇、李斯之上。但上面曾论证,“党资本主义”主要是为“先富起来”的特权群体服务的,其最显著的后果之一即贫富两极化。为了维护这一特权群体,党的专政往往不免要牺牲其他贫弱群体,并因此引起他们的集体抗议、造成事件。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党天下”的内在的致命弱点。  (端传媒|余英时:没有一个政权能全恃暴力而传之久远

正如余先生说,在中共在全世界扩展它的一九八四的版图的同时,它的内在致命弱点也展现在世界面前,无论是在大陆、香港、新疆还是在国际上,与中共极权的对抗不仅从来没有停止过,也越来越达成共识:一个靠暴力维持的政权不能长久。

一  极权的致命弱点:  “我与这个黑帮一样的政党彻底脱钩了”  

一个靠暴力和警察维持的政权,其内在的致命弱点,正是来自于敢于直面它勇于挑战它的人。

8月17日,中央党校网站发布通告,因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退休教师蔡霞“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性质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中央党校决定开除蔡霞的中国共产党党籍,取消其享受的相关退休待遇。”消息传出后,身在美国的蔡霞推特对此回应:

我与这个黑帮样的党彻底脱钩了!他们一向怕见光,开除我出党只说我发表了有严重政治问题的言论,但就不说我对哪些问题、究竟说了什么。为此,我摘录对我宣读的开除出党决定的有关部分,告诉朋友们:1我针对港版国安法发了一短文,2、我的发言音频谈到“换习”;3、我参与了争取言论自由告同胞书签名。(    【立此存照】蔡霞:将我开除出党的原因是这三点)

8月19日,清华大学给许章润教授发出《失业人员告知书》。过去几年因发表数篇抨击中国政府文章而广受各界关注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7月6日 上午被十多名警方从北京的住所逮捕。7月12日,许章润获释回家。7月13日,媒体报道清华大学对许章润革除教职、开除公职。收到告知书后,许章润教授写下一首打油诗讽刺,并感叹“无话可讲,无理可讲”。(  【CDT发布】许章润教授收到清华大学失业人员通知书)

8月4日, “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再次被警方传唤警告。卢昱宇曾因大量收集中国民间抗议游行事件而被判刑四年,近期刑满释放。出狱后,卢昱宇在推特公开了自己的判决书以及在狱中遭遇酷刑的经历。昨天,遵义警方将其传唤并对其作出警告处理,原因:翻墙。 (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因“翻墙”被传唤警告)

李思侠是陕西某国企职工,因举报安康石泉县双喜村两家石料厂无证开采、损毁道路、污染环境,并且代理村民向石料厂索赔,2019年被石泉县法院判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2年半。(潇湘晨报 | 女子因举报家乡环境污染问题获刑:作为村里考出来的大学生 不能不管)

8月3日,据@SpeechFreedomCN 所公布的网民匿名投稿,一名推特网友因在申纪兰去世后发表批评性言论,被中共网警查明身份,执行了行政拘留十五日的处罚。(【立此存照】推特网友因“辱骂申纪兰”被拘留15日)

因瑞点星事件被先是秘密带走然后正式逮捕的蔡伟的女朋友唐红波公开发文:

虽然我知道发出这些文字后可能会再次被带走,面临不知道什么罪名的指控、失去工作、家人忧惧……但我又如何能无动于衷,如何能相信蔡伟陈玫在办案程序违法违规、律师无从介入的情况下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蔡伟每在看守所度过一天,我便心如刀绞一天,我想不通什么样的国家会因他做的这些事将一个人送进监狱、毁掉他刚刚幵始的职业和人生?又是什么样的国家直接为嫌疑人指派律师致使真正维护他权益的律师无从介入案件(不管他有多么的罪大恶极)?唐红波:我与寻衅滋事的蔡伟

郭飞雄在《铁窗英雄群体是建造未来民主社会的道德原点》中,更是列举了几位铁窗英雄:

坐牢25年半、意态安祥自在的四川遂宁刘贤斌先生,

坐牢16年半、目光纯洁如幼鹿的湖南怀化张善光先生,

坐牢16年半、声如洪钟昂首阔步长须飘飘若仙的杭州朱虞夫先生,

坐牢15年、意志如铁为人磊落的四川遂宁陈卫先生,

坐牢10年、从海外返回本土继续推动永远微笑温和的上海杨勤恒先生,

坐牢9年、胸襟雄放文风刚正中和的北京查建国先生……

同样地,默默无名的网友,也用自己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反抗: 有一篇题目和内容均为黑色马赛克的文章在微信上流传,被认为是讽刺微信审查的“行为艺术”。文章最早由“文章来源”发布,被大量转发并达到10万+阅读量后遭到删除。随后“西少爷肉夹馍”进行转发,也被删除。接着一篇文章用“好”代替了黑色马赛克继续这场接力。( 【404文库】侯海洋 |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一位网友直接喊出:对!不!起!我不愿意活在一个自我阉割和马赛克时代里 !;

无数的网民更是在瑞士驻华大使馆一条平淡的微博下留言,导致评论区翻车,表达着无声的反抗。(历史总在押韵 | 翻车了!快把瑞士大使馆评论关了吧!)

二   大陆:越来越令人不安的全方位监控

8月,中国国家网信办再次对网络平台出手,此次整顿重点是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又出现一波大清洗,许多人在微博微信的账号被封,谈论新闻、时政之类的账号几乎都被封杀。

对此,《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的创办人及前总编辑程益中认为中国互联网平台如今的局面早在2003年就开始形成,现在不过是老调重弹,是一轮又一轮打击之后的结果。这一次,把自媒体纳入管理,不过是重申,这就像严打似的,要把这个效果做给上面的人看而已。他说:

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当局还有些迟疑,觉得互联网管不住,只要把传统媒体管住就行,然而,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SARS、南都案等一系列事件让当局发现互联网的影响力更大,必须管。于是必须改变这个局面,这个局面的转变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程益中回忆,中共正是在这个时候定下政治上“学朝鲜”的基调后,对互联网管控的力度越来越大。

CDT 编辑为此特别总结了微信审查及其危害:

天下苦微信久矣!微信在全球拥有超过11亿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个公众号,众所周知,它仰仗着庞大的中文用户量,和防火墙所维护的信息垄断地位,已经沦为中国专制统治的鹰犬。多年以来微信对用户施行越发严厉的审查机制,对中国的重要社会事件(纪念六四、李晓波逝世、中美贸易战、MeToo运动、709维权律师大抓捕、香港反送中运动、新冠疫情、乃至各种公共危机、公民运动、维权行动、逮捕和迫害公民记者和异议人士事件等等)皆会配合当局进行大规模噤声、屏蔽和过滤信息以欺瞒、控制公众,并且在诸如新冠疫情的所谓“敏感时期”,动辄禁言、炸群、封号,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被许章润怒称为“微信恐怖主义”,早已使得民间怨声载道。(【CDT导览】云极权主力——微信审查的证词、调查与反抗)

8月12日,央视发表评论文章,批判香港著名作词人林夕“跟“港独”搞到一块儿了”,原因是他和“乱港分子”罗冠聪在社交媒体上互动,并在文中提到林夕在2015年在出席香港大学一场讲座时曾说,为《北京欢迎你》填词做了一趟官方喉舌,是其“人生污点”。央视的文章在微博上带动群情激愤,并冲上热搜,不少评论要求下架林夕的作品,也有少数声音表达了反对,“不要下架林夕的作品”被顶到了热评第一的位置,也有评论称”如果封杀林夕,歌单会失去一半的曲目”。

近年来,在中国大陆的高压政治氛围下,一些艺人和明星因为在涉港、涉台、涉藏、涉疆等敏感议题上发表和当局不一致的言论、做出不符合当局期待的行为,或仅仅是被捕风捉影了一些莫须有的“罪证”而遭到抵制,他们往往被好事者举报、被官媒点名批判,被小粉红们网络暴力,轻则道歉删博,重则作品被下架,在大陆的业务也被封杀,长久以来,当局依靠这种“断人财路”的威慑力使得很多艺人噤声并实行严格的自我审查,不敢越雷池一步。而更多有才能的人被拒之门外,也损害了大陆普通民众获取和欣赏作品的自由和丰富的精神生活。

为此,中国数字时代编辑盘点了因为政治原因遭中国大陆抵制的香港、台湾和欧美明星,他们或是被无辜扣上帽子的受害者,或是坚持自我意志、主动反抗压迫的抗争者,都值得我们的关注和记录。

【CDT导览】“政治不正确”、“非主流”、“少儿不宜”和“负能量”——这些年遭遇审查的创作者和作品

作家何伟  ( Peter Hessler)在《纽约客》发表文章《中国是如何控制住新冠疫情的?》(How China Controlled the Coronavirus),第一时间被翻译成至少两种简体中文版在中文社交媒体上传播。细心的网友发现,和英文原文相比,译文不约而同删除了提到“中国在初期掩盖疫情”以及中国对香港和新疆政策的一段话(译者有标注)。除此之外,中共大外宣官媒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迫不及待地利用何伟的文章扬中抑美。(【立此存照】何伟《中国是如何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中译部分删除并被大外宣利用)

8月15日,网友发现电影《V字仇杀队》被全网下架。《V字仇杀队》是由詹姆斯·麦克特格执导,娜塔丽·波特曼、雨果·维文、约翰·赫特、斯蒂芬·瑞、斯蒂芬·弗雷、詹姆斯·麦克提格等主演的科幻片。该片于2006年3月17日在美国上映。该片根据艾伦·摩尔与大卫·劳埃德所著的同名漫画改编,讲述了在一个平行的时空里,纳粹赢了二次世界大战,英国沦为殖民地,一名自称“V”的蒙面怪客防抗极权政府的故事。 自此,蒙面怪客V 的头像被视为对极权统治反抗的象征。(八又四分之二 | 《V字仇杀队》全网下架)

实际上,习近平当政之后,政治氛围日趋严峻,更多的电影、书籍、歌曲、视频、综艺节目甚至动漫遭到了变本加厉的审查,一些审查来自于广电局等有关当局的授意,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各大媒体平台为规避风险展开的自我审查,它们不仅完全杜绝政治异议的空间,对“少儿不宜”、“负能量”和“非主流”内容的容忍度也在急剧下降。审查不仅是对民众权利的侵犯,也严重打击了创作者的信心,损伤了市场的自由,削弱了经济活力。中国数字时代盘点了近年来较为有代表性的被审查的创作者、作品和节目,以供参考。

【CDT导览】被阉割的电影、封杀的禁书与打马赛克的综艺——极权时代的中国文娱生态

中共的极权控制不仅表现在审查上,更是在生活中。8月5日,《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储百亮分享了一段网络视频,视频中一名中国男子详细讲解了某处(地址不详)监控灯杆上多个监控摄像头的详细功能,如车牌监控、人脸采集、手机号定位等,展示出中国大数据监控时代下个人隐私的“一览无余”。(【立此存照】大数据面前 从此经过“一览无余”)

8月,为响应习近平制止餐饮浪费的指示,各地餐饮业昏招迭出,有“N-1”、“N-2点餐法”,有“烤肉吃不完可以退”,还有“称体重点餐”,引起了舆论一片哗然。对此赵楚评论:

这几日兴起的节约粮食运动正变成又一场指鹿为马式的全民压力测试,即表忠输诚练习。生活俭朴,不浪费,这本是最简单的日常伦理,其意义原属有限;因为,一则,现代社会的经济发展与运作本建筑在消费的基础之上;再者,个人的消费行为本不是公权可以染指的界域。现代国家的公共开支源自人民,为人民所委託,故人民本需有强大有效的监督与控制手段,俾政府不能,不敢及不会滥用公款,而不是反由权力者来规训人民怎样点菜,怎样吃饭,看什麽电影,读什麽书。稍作回顾可知,从阿尔巴尼亚,赤柬,坦赞铁路,大跃进,到今时今日,世界上还有什麽比不受人民控制的权力更加浪费,更加后果严重? 【朋友圈】赵楚:节约粮食运动正变成指鹿为马式的忠诚演习

此外,还有消息放出,数字货币取代纸币的步伐加快,甚至会实行电子粮票。这更是引起国民的不安,无疑,这更将成为控制民众的利器: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眼下能想到的就是,假如你是有冤的冤民,正准备买车票到北京去告御状,那么街道负责人是不是一个电话就能叫银行关闭你的电子钱包?立马使你身无分文,不要说买火车票了,就是家里日常开支都没钱,看你还敢去上访维权吗?如果你是律师,政府不但可以吊销你的律师执照,而且可以关闭你的电子钱包,你怎么办?(范海辛: 令人不安的数字货币)

三 香港:国安法下的香港还能撑多久

在国安法下,香港开始了恐怖的拘捕:

7月29日,四名学生遭到警方以违反《港区国安法》罪名逮捕,成为了港警国安处成立后第一批被拘捕的人士。然而他们在国安法实施前就已经退出独派组织。7月31日,港媒报道称,警方又正式通缉罗冠聪、黄台仰等六名海外港人。 此前,香港独派学生组织“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及另外三名前成员在7月29日晚间被警方被控“煽动他人与分裂国家”拘捕。前香港学运组织“学民思潮”成员许颖婷晚间发文称,被捕四人身份为: 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其伴侣兼前成员何忻诺、发言人何诺恒、前成员陈渭贤。并说他们四人分别送往马鞍山及田心警署处理。( 德国之声 | 国安法之下:独派学生被捕 罗冠聪等6人遭通缉 )

8月10日,香港壹传媒黎智英被警方逮捕,罪名为涉嫌违反国安法第29条中,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另涉及串谋欺诈及煽动罪。此外,警方亦拘捕黎智英的两名儿子黎见恩及黎耀恩,两人涉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此外,消息亦指,多名壹传媒高层同时被捕,包括执行董事张剑虹、周达权;而身处海外的黎智英左右手Mark Simon则被警方通缉。

同一天,因煽动分裂,周庭于当日被捕。周庭本人的脸书认证账号上也发布消息,称“已经确认根据‘国安法’的‘煽惑分裂’罪名被捕。 曾经与周庭比肩抗争、如今流亡英伦的罗冠聪在脸书上回忆说:”他们都有着与普通少年一样的追求,听KPop、买高达、食甜品时露出满足而稚气的笑容。”  (【CDT发布】周庭、黎智英父子三人以及壹传媒高层多人被捕

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今年首度被禁,当晚仍有多名支联会常委及大批港人自发进入维园集会。继多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8月6日警方再票控24人干犯“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案件暂定9月1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警方表示不排除更多人被捕。这次被票控人士包括11名支联会常委李卓人丶何俊仁丶邹幸彤丶蔡耀昌丶张文光丶麦海华丶尹兆坚丶赵恩来丶梁耀忠丶梁锦威和梁国华;以及13名民主派人士胡志伟丶朱凯迪丶梁国雄丶何秀兰丶郭永健丶陈皓桓丶黄之锋丶罗冠聪丶岑敖晖丶何桂蓝丶袁嘉蔚丶梁凯晴和张昆阳。(德国之声 | 维园悼六四24人被控 黄之锋斥为扣护照)

8月26日,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与林卓廷在住处被拘捕。根据许智峯的脸书粉丝页,三名新界北的警察周三一早就现身许智峯的住处,表明要搜屋。(  德国之声|港警再抓捕 两民主派议员遭控三项罪名)

此外,香港中学生教材也遭到严重审查。香港教育局去年起检閲高中通识科(liberal studies)课本,8月17日,部分出版社上载修订后的勘误表,显示不少敏感内容遭删改,涉及三权分立丶本土意识丶公民抗命丶新闻自由丶人权丶警暴等议题,有教材甚至直接删去香港众志与本土民主前线的名称。该科目的课本一直由不同出版商自行订定,供校方选用,教师也会在网上和报章搜集材料。但教育局去年9月丶反送中运动期间突然提出“专业谘询服务”,出版社可“自愿”参与,但不按建议修订的书目将不获官网介绍,被指是“变相送审”。(德国之声 | 香港教育局审查 高中通识课本删“三权分立”)

同时,中国在香港强行实施“香港国安法”的影响,正蔓延到美国的高等教育精英学府。“华尔街日报”19日报导,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美国大学名校,今年秋季开始的课程,有些将会附上警语:“这门课或许包含被中国认为政治敏感的内容”;学校也在衡量保护学生、教师不受中国当局以触犯国安法为由起诉的措施。报导指出,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门中国政治学课程,学生作业将使用代码,而非姓名,以免身分曝光;安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一名教授,正考虑网路匿名讨论,让学生可以畅所欲言。哈佛大学商学院也许会允许有人身风险顾虑的学生,不参与政治敏感议题的讨论(自由时报 | 课程加警语、作业匿名 港国安法影响扩及美哈佛等名校)

面对如此残酷的肆意妄为的拘捕和铺面而来的极权审查,香港人表现出惊人的反抗意志:

更加令人感动的是香港人的抗争意志。黎智英旗下壹传媒股价当日短暂急跌之后迅速回升,一路狂涨,最高涨幅竟曾达344.44%,全日升183%。第二日,继续飙涨,截止下午1时半涨531.37%,是港股最大升幅股票。

警方搜查壹传媒大楼之后,《苹果日报》编采工作继续,以黎智英被捕做头条,标题为”苹果一定撑落去”。印量由两星期前的7万多份涨到35万份,随后再次加印至55万份。市民们排长队购买,甚至整叠买下供人免费取阅。 德国之声|长平观察:支持黎智英,香港人“恶意炒股”?

香港人齐发声: 《蘋果》與香港人同在;而大陆人也在网上发文撑香港: 香港人,佩服你。

在国际社会也纷纷谴责香港国安法,支持香港人:

总部在纽约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等十七个非政府组织星期五(7月31日)发表联名公开信,敦促各国外交部长应拒斥(不接受)中国在香港实施的新《国家安全法》,以行动护卫香港人权。

这封公开信已寄给40国政府,包括欧洲联盟所有27个成员国和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印尼、日本、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斯里兰卡、泰国和英国。公开信提出各国政府为维护香港人权及惩罚那些危害人权的人所应采取的各种政策选项。对各国政府的建议包括对制定和执行港版《国安法》负责官员实施定向制裁,以及公开拒绝配合该法有关治外法权的条款。( 美国之音 | 17个非政府组织发公开信促各国联手抵制港版国安法)

8月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11名损害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员。

受制裁的官员包括:
特首 林郑月娥
特首办主任兼国安委秘书长 陈国基
律政司司长 郑若骅
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 曾国卫
警务处处长 邓炳强
警务处前处长 卢伟聪
中联办主任 骆惠宁
港澳办主任 夏宝龙
港澳办副主任 张晓明
国安公署署长 郑雁雄
其中4名为中国涉港官员,7人是香港政府官员。

华盛顿指,这批官员损害香港的自治及香港人表达、集会的自由。(BBC | 美国宣布制裁11名中港官员,林郑月娥首当其冲)

四 新疆:你可以死于自杀难产癌症误吞玻璃球,就是不能死于新冠

7月15日,乌鲁木齐疫情爆发,两日后,封城,并延及全疆。一个多月来,严厉的封城措施让乌鲁木齐和新疆其他地方的居民生活饱受困扰与折磨,甚至严重影响到居民的基本生活和身心健康。一些网民在新浪微博的#新疆超话#中发声,讲述新疆发生的事情,因为帖子过多,一些人跑到#北京超话#讲述新疆的故事。新疆人的遭遇引起社交网络的关注,同时也因此遭到删帖。有网友把他们的部分帖子集中发到豆瓣。据网民帖子叙述,在新疆,因为严厉的防疫,导致一些居民无法得到及时的医疗救助而死去,还有人因抑郁自杀,还有的因无法正常工作而生活难以为续,但是在防范疫情的政治标准下,这些都被视而不见。因此网民调侃:2020年8月,你在这里可以死于自杀难产癌症误吞玻璃球,就是不能死于新冠。在超话里寻求帮助的人,活生生的人,还是没有成为新闻。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收集了网络上新疆网民的求助与呼吁的帖子:

【网络民议】#乌鲁木齐超话#在超话里寻求帮助的活生生的人,还是没有成为新闻。

【网络民议】#乌鲁木齐超话#在超话里寻求帮助的活生生的人,还是没有成为新闻。续

8月24日,一篇名为《#乌鲁木齐 # 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可能什么都不能影响也什么都无法改变,但请大家活着,并且要记得》的微信公众文章热传,但很快在微信平台遭到删除。(【网络民议】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但请大家活着,并且要记得)

自媒体人张新民在自己的公众号文章《新疆疫情隔离有感:勿以恶小而为之》 记录了他所生活的城市克拉玛依居民被强制封门的情况,第二天他的麻烦就来了,被维稳干部约谈了。(张新民摄影|新疆疫情日志两篇:我被约谈了

新浪微博#乌鲁木齐超话中这些迅速消失的信息让中国民众想起疫情初期在微博出现的肺炎患者求助超话。

据网民记录,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9日,肺炎患者求助超级话题在微博创建成功,该频道累计出现过几千份来自疫区患者的求助信息。2月3日,被官方发现,2月4日实施控制,微博数量从3千多条下跌到142条。在那些封城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那些求助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这似乎成为一个谜团。

对此,最近被开除党籍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说:“所以也有人问我,中国的抗疫这么有成效,难道不比美国的制度好吗?我说你们看不到的是,它不是抗疫,它是借抗疫的名义实施了全面的加强对社会的监控,它是违反人权的,从本质上讲,它是违反人权的,所以这一点你们看不到。你们只看到它报出来的数字:病了多少恢复了多少或是减少了多少数字,你看不到在那个背后,有许多其他生病的人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甚至得不到从家里拉出去而就这么死了。(  美国之音|新疆防疫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位在中国亲历新冠疫情的美国人Kevin,在六月回到美国后写下长文《 MEDIUM| KEVIN:中国,一个集体失忆的国度》,文章按着时间顺序列出中共是如何利用宣传篡改新冠疫情历史和人们的记忆的。在文中,他说:

从2019年12月下旬李文亮医生向亲友发出疫情警告的那一天到今天,真实的历史只有一个版本。但是综上所述,人们对这段历史的相关记忆已经被系统地修改或删除。那么从现在起的五年、十年或十五年后,小学生们又将如何了解到新冠病毒的起源呢?我预感到时候的课堂上不会提到野生动物买卖和卫生条件差导致疫情爆发的这种内容(类似于2003年SARS病毒的传播原因)。 随着中国政府在病毒起源上编织的谎言越来越多,真相就越来越不可能浮出水面。否则最终得知真相的民众在恍然大悟之际,不免会问 “如果这是假的,那还有哪些是假的?” 这是执政党不能也不敢让中国人民提出的问题。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普通人可以做什么?湖玛给了一个建议:

首先简单粗暴用钱投票,很好的!并且很爽,请一定试试看。

眼下我唯一能够以个人 reputation 做担保来激情推荐的打钱对象是 Xinjiang Victims Database。我在这一轮新疆危机之前就知道 Gene Bunin,那时候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还是一组关于内地维吾尔餐厅的文章,现在他的名字和「新疆受害者资料库」紧紧联系在一起。

这个资料库收录的受害者人数最近刚刚超过了一万人,其中两个是我的父母。

如果一百万人,或者一万人听起来都是太大的数字了,让你失去了实感,这个数据库呈现的信息会冰冷地细致地具体地刺痛你。(然而网站访问起来有点慢,所以请去 GoFundMe 给他们打钱!)(MATTERS|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就在八月的最后两天,内蒙古爆发了大规模的大规模的抗议:“8月26日内蒙古教育厅发布了《全区民族语言授课学校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国家统编语文教材实施方案》。文件规定从今年秋天开学起,内蒙古民族语言授课的小学一年级开始使用全国通用的语言教材。在今后两年逐步开始小学一年级的政治课和历史课也开始改用汉语授课。”这一计划在当地引发一场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的抗议运动,包括部分政府官员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目前空前团结。“  由于争论涉及民族语言和民族平等的敏感话题,在社交媒体上的许多讨论群组,甚至一些蒙古语话题的网站被关闭。内蒙古各地的许多学生家长和老师都受到有关当局告诫,要他们慎言。” (   BBC|内蒙古双语教学新政引发少数民族权利争议

五国际社会: “习近平领导下的当今中国,是对自由民主世界最大的威胁。”

“习近平领导下的当今中国,是对自由民主世界最大的威胁。”一位美国年轻人Kevin在他的文章中如此说,他分析:

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已经在美国的学术界、企业界、智库、流行文化和政界等各个领域广泛渗透。考虑到中国政府在本国境内是如何压制民主自由的,以及中共在全球是如何用金钱购买影响力、用威逼利诱让批评者噤声的,中共的影响力应该引起所有美国人的警惕,不论是左派、右派或中立人士。(MEDIUM|KEVIN:美国面临的中国难题

很显然,这也渐渐成为世界的认识与行动。

8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同意微软收购TikTok的部分资产,包括这款应用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不同版本。他说,如果微软或其他“非常美国”的公司未能在9月15日之前达成协议,将美国的TikTok置于本国控制之下。实际上,并不是只是美国在要封堵TikTok,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在封堵。( 【CDT导览】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封堵TIKTOK)

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建立“清洁网络”(Clean Network)的五大措施,并点名包括华为、中国移动、百度在内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以禁止更多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进一步限制中国公司进入美国的云端系统,蓬佩奥甚至对媒体说:”像TikTok、Wechat这些在美国营运的公司,都有可能直接把数据上缴给中国共产党。

美国为什么要进行净网行动?其中原因很多:安全考虑、经济自救,但归根到底还是两种价值观之争:

胡平说:“对等原则就是公平原则,人人都知道是合理的。不论中方接受不接受,美方都占据了道义优势。这比提经济利益或安全都更有力。如果中方拒绝,那么接下来美方对中方网络媒体自媒体采取任何行动都更师出有名。这一点是中共的软肋。不指望中方会接受,但必须通过强调这一点而赢得道义胜利,突显这是自由与专制之争,是两种制度、两种价值之争。(  美国之音 |美国净网行动:安全考虑、经济自救还是两种价值之争?)

8月13日,美国政府宣布,他们已将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列为“外国使团”(foreign mission),迫使这个中心接受更严格的行政管理限制。这意味着,这家美国孔子学院的协调机构将加入九家中国官媒的行列,成为美国政府的审查对象。  ( 自由亚洲 | 美国再向中国发威 孔子学院美国中心被列“外国使团”)

8月1日,斯坦福大学的一篇报告《讲中国故事:中国共产党形塑全球舆论的运动》(Telling China’s Stor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Campaign to Shape Global Narratives)出现在媒体视线中,报告分析了中国政府控制政治宣传的两大核心机构,即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

报告警告说,中国政府现在用在全球宣传的预算超过一百亿美元,中国各级政府的宣传费用也大幅增长,中国逐渐提高的宣传力量对自由民主是重大威胁。(自由亚洲 | 斯坦福解构“中国故事” 中国宣传预算超百亿美元)

8月11日,保护卫士组织等多家国际非政府组织联合呼吁联合国对中国使用强迫电视认罪的做法进行全面审查,并敦促对中国政府采取行动,减少中国强迫电视认罪以及与其它侵犯人权的行为。( 自由亚洲 | 多家NGO向联合国呼吁全面审查中国强迫电视认罪)

六 警察国家终究会脆断

八月,在中共试图向世界展示它的升级版一九八四宏图的时候,实际上它的致命弱点也同时暴露在世界面前。八月,网络热传的一篇文章可以说,预测了它的结局:

最终,再大的超级国家,只要一旦走上了维稳的道路,哪怕持续的时间再漫长,也必然以脆断为结束,脆断之后的结局也必然更加混乱。

实际上,世界上已经有许多国家走在了脆断的道路上,只是有的已经接近终点,有的还需要等很久。正是这种时间上的不确定性,让很多执政者抱有侥幸心理: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或者:我不当崇祯。(【旧文重温】郭建龙:警察国家必毁于脆断)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