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访问团抵台 观察人士:中国胁迫外交失效 欧洲恐掀仿效风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奇(Miloš Vystrčil)所率领的访问团于周日(8月30日)上午抵达台湾,由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亲自接机,并受到热烈的欢迎,维特奇一行近90人将于周一开始展开政、商、学界的拜会行程,为期五天,包括晋见台湾总统蔡英文等,这是台捷外交有史以来最高层级的交流。

台湾外交部表示,维特奇登机前已定调,此次访台旨在彰显捷克前总统哈维尔(Václav Havel)精神,即自由、民主和人权之价值。

民进党发言人谢佩芬也透过新闻稿表示,此次捷克访团来台,是台捷双边共同努力,“共同抵抗中国压力的成果,也是台湾人民集体让国际看见台湾的正向收获。”

维特奇无惧中国威胁且高调访台已引来中国外交部以“卑劣行径”叫骂。

据环球网周日报道,中国驻捷克使馆更批评维特奇是“出于个人政治算计执意访台,严重干涉中国内政”,除强烈谴责和反对外,还再次呼吁捷克恪守一中原则,维护中捷关系大局。

多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观察人士表示,虽然捷克总统泽曼(Miloš Zeman)亲中,但捷克主流民意支持访团强化台捷友好关系,而维特奇这位捷克备位元首抵台也代表中国的“胁迫外交”失灵,后续若引发其他欧洲国家仿效之连锁效应,恐让中国更头痛。

捷克开“呛中”第一枪

捷克访团除了开启欧州“呛中”第一枪的政治效应外,后续在台所进行的经贸交流也可望拉抬两国的投资意向、共创后疫情时代的商机和供应链重组,而台商透过捷克“跳板”欧洲市场,也将为两国经济注入活水。

台湾外交部周日透过新闻稿指出,维特奇所率之访团成员包含资深参议员、布拉格市长贺瑞卜(Zdeněk Hřib)及大学校长、研究机构、文化界人、企业领袖和媒体等共89人,原本预计同行的前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之遗孀柯薇拉(Vera Kubera),则因健康因素,临时取消行程。

根据已公开的访团行程,议长维特奇排定周一参加台捷贸易论坛、并赴政大公开演讲,周二赴台湾立法院发表演说,并接受立院院长游锡堃颁赠国会外交荣誉奖章,同日也会造访游锡堃的故乡宜兰,周三则安排参访工业技术研究院(工研院),工研院2017年与捷克科学院签有合作备忘录,在机械、绿能、通讯和生化医学等诸多产业领域已展开多年合作。

捷克团政商学界拜会满档

维特奇周四的重头戏则是晋见蔡英文总统和其他台湾政要,周五离台前,也会出席美国在台协会(AIT)所举办的论坛。由于访团成员众多,部分人士或有不同的行程安排,如布拉格市长贺瑞卜规划拜会台北市长柯文哲,而其中40多位的捷克企业人士则因横跨纺织、防疫、医疗和高科技等多元产业,也有各自领域的台湾企业参访安排。

在防疫上,台湾疫情指挥中心表示,此次捷克团的防疫规格不输之前来访的美国和日本政要团,除3次采检、专机、专车、动线区隔都已做好分流和规划外,还会特别安排防疫医师在场,观察防疫措施之落实情况,以免因人数众多,或因各拜会地点缺乏“外交泡泡”的防疫经验,而有所疏忽。

针对此次来访的捷克访团,台北唯一一家捷克餐酒馆“捷克公寓(Divadlo)”的捷克籍老板皮哈(Karel Picha)大表肯定,他说,近几年,欧洲不少政治人物对中国轻言屈服,让一般人民都很反感,因此,维特奇此次大阵仗访台,其实从捷克媒体报导和捷克网民的留言都可以看出,大多数捷克基层人民的支持度很高,反应出中国的“胁迫外交(coercive diplomacy)”对捷克不但无效、而且可能还适得其反。

中国“胁迫外交”失效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他(维特奇)想要向中国释出一个很强烈的讯息,那就是,捷克共和国是一个自由且民主的国家。我们不喜欢任何国家,不管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指使或勒索我们,例如威胁说,‘如果访台,就会受损’等。(捷克团)做出一个很重大的(政治)宣示,这就是金钱并非万能。”

捷克前议长柯佳洛年初规划访台,但遭到中国高压威胁,间接造成柯佳洛的猝死,引发参议院和捷克人民对中国高度反感,参议院并以50:1压到性的票决、支持继任的维特奇议长完成柯佳洛遗愿,率团出访台湾。

而捷克访团抵台前,上周也有70位分属欧洲议会、美、英、德、法国国会议员,共同发表书面声明,力挺维特奇率团访台,彰显西方民主国家反共阵营的声浪高张。

在此前提下,皮哈认为,捷克团这次访台应该会带来连锁效应,引发其他欧洲国家仿效,他也期待透过此次的访台行程,捷克能和台湾深化在教育、经济、文化、医疗、观光等各领域的合作。

后续政治效应 有待观察

对于捷克团的政治影响,两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学者则有所保留,表示后效还有待观察。

东吴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副执行长郑得兴表示,捷克自前总统克劳斯(Vaclav Klaus)揭举务实外交后,再加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2013以来,透过一带一路深化中捷两国的经贸往来后,内部的亲中和反中势力拉锯、互斗加剧,目前政府部门,包括齐曼总统和总理巴比斯(Andrej Babis)的倾中程度不等,但主流还是亲中,然而捷克年轻人充满正义感、且对捷克首任诗人总统哈维尔路线的推崇不断,捷克内部反中势力未来崛起主政也不是不可能。

郑得兴说,捷克这次大阵仗访团,可能拜捷克内部政党政治竞争加剧、为选票铺路之赐居多,而对中国最大的威胁则在于后续欧洲各国的反应。

他说:“中国不是担心你捷克,捷克对它来讲,国家意义也不大,它担心的是你这么一搞、后面的人会不会去效仿,有没有第二个捷克、第三个捷克?它担心的是后面这个连锁效应,像捷克这样子带头去冲,这样的个案是很特别,因为从中、东欧来看,我想,大概很难有像捷克这样的个案。”

郑教授指出,台湾和捷克的民主化历程类似,都曾于90年代历经过不流血的政治革命,台湾在李登辉时代进行的宁静革命促成政党轮替,而捷克的丝绒革命也促成共产党下台以及1993年的“丝绒离婚(Velvet Divorce)”-捷克斯洛伐克邦联分裂为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因此,两国在自由、民主和人权的理念非常接近,他说,这也是为什么台湾外交官一直在捷克是比较有尊严的原因,尤其,捷克早在1918年就是个民主国家,拥有深厚的民主传统。

台湾曾对捷克的丝绒离婚能否对两岸关系的分合提供一个典范模式有过讨论,不过,郑教授认为,此模式的历史背景和两岸差异颇大,适用在两岸关系和台湾前途的可能性不高。

两岸可参考丝绒离婚

虽然捷克团来访代表台湾对中欧外交的一大突破,但台湾东华大学的施正锋教授也同意,捷克团后续要引发其他欧洲仿效难度不低,尤其中德关系走稳、英国还在观望美国的态度,而法国一向自主性高,受他国左右的程度也较低。

不过,支持台湾独立的施教授,倒是对于捷克的政治发展能带给台湾的启示,抱持较为乐观的看法。他期待,两岸可以取法捷克和斯洛伐克,基于行事风格和传统都有极大的差异下,或许可以思考以和平的方式好聚好散,而不必时刻弄得兵戎相见。

不过,丝绒离婚要适用于两岸,前提是双方都要是民主国家,他说。

施正锋说:“还是民主国家有差别,因为,民主国家必须对选民有反应,选民的压力就可以表达,不像今天若是个威权或共产国家,它(中共)面对老百姓要压制,借打仗来转移目标、(巩固政权),所以,(是不是)民主国家,是个很重要的条件。”

除了政治效应,捷克访团更重要的是后续的经贸交流成效,东吴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的郑教授说。

捷克的跳板经济

郑得兴说,虽然台湾高科技大厂如鸿海、友达、华硕都已在捷克设厂,但捷克在经济转型上更欢迎台湾能到捷克强化投资,引入研发技术和高附加价值的产业,尤其台捷两国对于开发技术含量较高、医疗、高科技、汽车产业、甚至航太和人工智慧(AI)的市场都有共识,也深具合作潜力。

他说,尤其捷克第二大城布尔诺(Brno)近年来吸引了全球前500大的企业进驻其大学城、设立研发中心,它们看中的就是当地较便宜的人力、高技术含量和新创的引资环境,其实也是非常适合台湾企业前往投资的。

郑得兴说:“我们设想它是个跳板经济,因为我们的市场不是在1,000万(人口)的捷克,而是在欧盟、在欧洲,所以假如技术开发、合作生产产品,可能会是向其他市场前进,那这(方面),我觉得是蛮乐观的。”

另外,郑教授说,他也乐见台湾吸引捷克来共同开发亚洲市场,尤其是南向开发东南亚市场,他说,捷克近年重视新创,在医疗、AI等诸多领域都着力颇深,两国产业界可以携手,共同思考后疫情时代的产业供应链的重组、或者合作开发产品和市场。

经济部统计,捷克为台湾在欧洲的第四大投资国,投资规模仅次于德国、荷兰与英国;2019年台捷双边贸易额近8.2亿美元,台湾出口产品金额为4.54亿美元,从捷克进口产品金额约3.65亿美元。

相较于台湾,根据捷克的统计,中国则是捷克的第二大贸易国,2019年中捷双边贸易总额为293亿美元,占捷外贸总额的7.8%。其中,捷克对中国出口25亿美元;自中国进口268亿美元;捷克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243亿美元。

台湾企业评估投资捷克

台湾的安口食品机械公司董事长欧阳禹就对投资捷克,表达兴趣,他说,他期待透过捷克访团的搭桥,两国能找到更多商机。

他指出,明年1月开始,陆续生效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东协加三、东协加六或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都对台湾企业带来很大的关税障碍,台湾若没有办法找到破口,切入与台湾没有签订关税优惠的市场,企业恐怕很难经营。

再加上,疫情后,中国制产品不再具有竞争优势,现实考量,台湾企业也必须及早因应全球供应链的重组,因此,捷克作为欧洲的门户,的确有投资潜力。

以安口为例,欧阳禹说,安口的食品制造机供应全世界,虽然现在在中国设有零组件的制造工厂,但随着供应链的重组和关税的因素,他也许必须考虑关掉中国的工厂,前往美欧设立生产线。

他说:“我美国有公司,大陆有工厂,美国现在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1%,台湾现在17%提高到20%,将来我把大陆工厂结束,移到美国去,贴近市场,税金不高,然后Made in USA(美国制造),(美国对)local content (自制率的要求)40%就可以拿到产地证明,从美国卖到加拿大、中南美、欧洲都近,比如说,在欧洲,一样地,我的工厂设在捷克或匈牙利,从那边卖到跟捷克有签FTA(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要不然,台湾走不出去。”

台湾竞争力前景看俏

欧阳禹说,捷克的汽车、工业、高科技产业发达,对台湾的工具机也有不小需求,而且属农业国家,新冠疫情期间,农产品制成高附加价值的冷冻食品,需求不小,台湾企业更可以透过捷克,卖到周边享有优惠关税税率的国家,其实,竞争力和商机都不小。

欧阳禹说,安口一直不愿卖入中国,因为中国的仿冒风太盛,一具2万美金的饺子机,一进入中国,马上就有5-6家厂商仿冒,以劣质品低价竞争,而且中国智慧财产权观念低落,即便诉诸专利诉讼,也遏止不了山寨厂商,这也是为什么安口现在只愿在大陆厂量产便宜的零组件,不做全机的制造,而且随着中国人力成本升高,有些少量多样的零件,安口在台湾制造的价格也已经比在中国做便宜。

他总结,现在的全球营商的环境随着美国带头发动全球供应链的重组,台湾的竞争力又回来了,以安口为例,产品价格合理、品质稳定、而且售后服务到位,竞争力远胜于中国制的食品机。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