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致敬哈佛诸君

顷接聘书,衷心欢喜。一个甲子里,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惨淡经营,薪火传继,积劳积慧,灿然大观,蔚为世界汉学中心。此时此际,受其邀,担其职,膺其位,天涯咫尺,心理攸同,与有荣焉。

职为实职,无外乎读书以致思,作文而讲理,则士志于道,风声雨声皆为心声, 而义在其中,无分中西;位乃虚位,既无薪酬,亦无教务,则家事国事都是人事,惟起早贪晚,勤勉用功,不论古今。毋宁,诸君慨然,吾意欣然,其心旨在标举,其意志在象征,而沧桑同忾者也。

其所标举者,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与不屈人格也。非精神之独立,无以脱俗谛。无自由之思想,哪会有精神之浩瀚纵横,无远弗届。唯秉此独立与自由,这此界 肉身与俗世人生方才秉持超越性,而于日升月恒中堵漏补缺,踉跄前行。在此,也正是在此,读书人从道抗势,以人格不屈为万民标本,哪怕斧钺悬颈,吾人不屈,江河万古。

其所象征者,声声相应、心心相印、灯灯相映也。学术乃天下之公器,法意以明理为己任。在下以法学为业,法学院起居四十载,自当奉守此训,不敢稍懈,而以追求真理、捍卫公义为职志。此为天下书生之共性,而为自由思想之本根。本来,同为精神王国的思想奴工,谊之于思,喻之在义,而勉之以道。如此,则黄泉道上,携手同行,心照神交,吾道不孤。更在于吾人坚信,正义踟蹰于途,但总会来到,踪便为此必须献上头颅。由此,至暗时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烛照前路,神流气鬯中呼唤未来,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回头一望,吾邦文教风华,源远流长,也曾流金溢彩,光前启后。近世落伍,破败衰颓,而终究见贤思齐,急起直追,强毅力行。不幸晚近以还,左冲右突中,不期然间,沦落为法日斯主义之试验场,屈陷成苏维埃恶政之殖民地。邦国既为殖民地,亿万生民乃成待典人质与纳税劳力。人民消失,主权者缺位,僭政当道,有的只是数目字户口与税收单位。

于是,极权横霸,恃残暴执政,以谎话治国。野蛮所致,文教隳颓,生民涂炭,几十年里,数千万同胞饿毙在家园,斗死于祖国,神怒民怨,夫复何言。后来之所谓“改革开放”,意味者面对时势,有所悔悟,低头致意,渐归正道,不得不然,这才让大家过上了几天好日子。可惜,江山易改,而极权本性难移,体制之自我中心保全本质决定了和平转型之不可能,于是,历史大转型走到最后临门一脚之际,充血既足,野心复燃,心心念念的还是唯有“江山”二字,则一意抗拒现代普世文明,拒绝承认人民主权及其共和理想这一现代立国之本,孜孜抱残守缺于极权专政,遂有八年来的倒行逆施,再度置华夏治道于“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这一普世政道之对立面,而将此前亿万国民之血汗积攒几乎挥霍殆尽,令几代人辛苦打拼之局面恐将毁于一旦,国运之岌岌危殆,民生乃难免遭殃,立见目前矣!

吁,你们已经垄断了真理,何必防范妇孺张口,男女欢笑。你们早就占山夺田,动辄强拆,为何见不得女人撒娇,市井喧腾,百姓碗里有肉。你们有权裁断生死,径意万民荣枯,本不该恐惟墓地的鲜花、寡妇悲伤的泪眼。你们管天管地管空气,横行霸道,却居然不怕天打雷劈,洪流滚滚,瘟疫遍地。可事实是,从来就是,你们蔑视一切文明,糟践一切人间美好,见不得生民安康,根本不懂风花雪月,唯独崇拜粗蛮、善用奸诈与竭尽邪恶,原因正在于你们害怕一切,包括害怕你们自己,你们自己那如地狱一般幽暗的肮脏内心!

你们有意、有权也有力搋吾教职,断吾生计,戕吾学脉,阻吾思旅,辱吾人格,困吾行止,乃至于缥绁吾身,灭绝吾命,可终究挡不住骚客悲秋,村姑叫春,寡人好色,更何况那草长莺飞,日升月落,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哦,上天,你在问我?是的,上天吾王,远山起雾,风在吹,我活着,我们依旧活着。撑持我们活下去的是你曾经谕示万民、那个叫做尊严和自由的不屈信条,那个天下万众回荡心田的人之为人的永恒福音!

人间美好,村子里有温柔的悲伤,不容玷污。大地沉默,暗夜中孟姜女在梳妆,雪舞长城。

上天吾王,你看,你再看啊,好一个大千人世,岂容邪魅横行!

致敬哈佛,再谢诸君!

许章润

2020年8月19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