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深圳佳士工运的延续 北大极左派老师柴晓明秘密审判

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原老师柴晓明,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日前在南京秘密开庭,此案被指是官方镇压深圳佳士工运的延续,但同时也被认为官方透过马列主义,占领校园意识形态阵地的意图彻底失败。

柴晓明被抓接近1年半之后,日前在南京秘密受审,迄今仍未有判决结果。

消息指出,南京检察院公诉人在提交的建议量刑是3到5年。

熟悉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和左翼运动的人士称,这是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运动被镇压后,官方持续清算的结果。

据左翼媒体《红色参考》负责人陈洪涛称,柴晓明是上周五(14日)、由南京中级法院在江苏国安局所属的看守所对柴晓明进行审判,其罪名也从最初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因为案件保密的因素,目前还未知审判结果。

陈洪涛说:南京市国安局办的案子,前几天在南京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只有辩护人参加了。他没有当庭宣判嘛。他家是上海的,离婚后他一直单身。他的父母都是70多岁了,父母都很害怕,当局让他怎么著他们就怎么著,一直也不敢吭声。他是去年3月21号被南京市国安局给带走的,当时是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去年的7月31号转成刑事拘留了,后来9月份逮捕,现在起诉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了。

陈洪涛还表示,柴晓明是左派中比较知名的托派人士,提倡激进的继续革命路线。这也是他遭受现已变为权贵资本主义政权打压的直接原因。

陈洪涛说:当时他从国外回来,在北京大学当任课老师,这种是不在编的。他本身是托(洛茨基)派的背景,主张继续革命,然后呢,他又对毛派的很多观点很赞同。他的主张也一直属于马克思主义这个主张里面的其中的一派。

但据知情人透露,碍于宣传口径的矛盾,柴晓明案也让近年来高举马列马甲的政府十分尴尬,禁止相关爱情外泄,也成主要的维稳内容。蔡晓明的律师和当局签订了保密协议,确保此案资讯不外泄。

旅美人权律师刘士辉认为,中国目前的路线,特别是其严重的贪腐,本身也与其所宣传的马列理论相冲突,他们也恐惧原教旨主义的马列派发起暴力革命,镇压这些理论上的同流也属必然。

刘士辉说:今天的中国,动不动就百亿以上的贪官到处都是,如按照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话,中国今天已经具备了开展暴力革命的条件。所以说中共的话,对于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还是比较恐惧。深圳工运被抓的那些人吧,他们都属于原教旨的马克思主义的,当局对这些人也是心怀恐惧,他们怕这些人搞革命嘛。

内地作家胡女士则明确指出,相对于极左派的暴力革命里路,国内自由派更多的还只是停留在理论探讨的程度。她认为,对整个社会而言,正是极左派这种暴力革命的倾向,让当局也十分恐惧。

胡女士说:同样的就是以前共产党在闹革命的时候的很多的那些文章,包括毛泽东的文章,现在都被封了,因为共产党就是革命的手段取得政权嘛。那如果再用同样的手段去颠覆,那这个政权肯定就会害怕的呀。并且国内的右派还不敢说是革命,还达不到,更多的是一种呐喊。

本台记者就此案多次致电南京市国安局,南京市中级法院,但两个机构都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2018年7月,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爆发工人维权运动,包括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中山大学多位左翼学生参与,并倡议以革命手段推翻现政权。当局则迅速镇压此次运动,并在北京和广州等地抓捕大批左翼运动人士。此事亦被认为是官方试图用马列占领高校意识形态领域的彻底失败。

柴晓明被抓捕后的监视居住法律文书。(知情人提供/2019年3月)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