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学生运动愈演愈烈,年轻一代用动漫和奶茶反抗政府

几周来,数以千计的泰国年轻人聚集到曼谷街头,敦促泰国军方退出政坛。
Image caption几周来,数以千计的泰国年轻人聚集到曼谷街头,敦促泰国军方退出政坛。

他们很年轻,很生气,他们要求改变。

数周以来,尽管政府禁止大规模集会,但数以千计的泰国年轻人仍聚集到曼谷街头。许多人穿着端庄的校服,举着流行的动漫形象,他们敦促泰国军方退出政坛。

上周末和周一(8月10日),有更多示威者加入进来。他们希望向军方出身的总理巴育施加更多压力,向两名被短暂拘留的年轻抗议领袖表达支持。

抗议活动在曼谷和其他城市的学校和大学校园快速蔓延。示威者们甚至越来越多地提及君主制这一在泰国高度敏感的话题。在最近一次集会上,发言人呼吁进行改革。

BBC记者陈炜斯(Yvette Tan)报导说,总体来看,抗议者们的诉求仍围绕三个方面:解散议会、起草新宪法以及要求当局停止恐吓批评者。

压抑的青年

泰国政治动荡和抗议历史由来已久,但以往的历次抗议,主要由支持和反对前总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的两股势力“红衫军”和“黄衫军”的对抗引发。

尽管有着优美的风景和东南亚地区较发达的经济,但泰国对于言论和秩序的控制传统,让这个国家要求民主的呼声相比之下非常孱弱。

今年2月,在一个受欢迎的反对党被当局下令解散后,新一轮抗议浪潮开始了。
Image caption今年2月,在一个受欢迎的反对党被当局下令解散后,新一轮抗议浪潮开始了。

但在今年2月,在一个受欢迎的反对党被当局下令解散后,新一轮抗议浪潮开始了。这一次,与以往的抗议有所不同。

6年前,时任皇家陆军总司令的巴育·占奥差(Prayut Chan-ocha)策划了一次不流血的军事政变,推翻了前总理英拉(Yinglak Chinnawat)的看守政府。他起草了新的宪法,扩大军方权利。

2019年3月,泰国举行了军方掌权以来的首次选举。对于许多年轻人和首投族来说,这被视为是经历了多年军事统治后一次变革的机会。但军方采取多项措施巩固其政治角色,巴育重新出任总理。

亲民主的未来前进党(FFP)以其富有人格魅力的领袖塔纳通·宗龙伦吉(Thanathorn Juangrungruangkit)获得了第三大席位,尤其受到首次参加选举的年轻选民的欢迎。

但今年2月,泰国法院裁定未来前进党收到了塔纳通提供的一笔贷款,这被认为是一笔违法捐赠,法院裁定解散未来前进党。

泰国总理巴育从2014年开始掌权。
Image caption泰国总理巴育从2014年开始掌权。

法院的裁决引发了数千人加入街头抗议活动,但由于新冠疫情的限制措施,抗议活动暂时平息。

今年6月,一位知名民主活动人士失踪,让事态再次升温。

自2014年以来一直流亡柬埔寨的万查勒·塞萨西(Wanchalearm Satsaksit)据报道当街被抓,并被塞进一辆车里。

抗议者指责泰国当局策划了对他的绑架,警方和政府对此予以否认。

政府副发言人拉查达·德纳迪雷克(Rachada Dhnadirek)对路透社说,“我们不希望看到暴力或言论超出法律的范围。”

学生们打开手机闪光灯表示抗议。
Image caption学生们打开手机闪光灯表示抗议。

仓鼠和奶茶

玛希敦大学(Mahidol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潘查达·西里文纳布(Punchada Sirivunnabood)说,这些事件的结合已推动了新一轮抗议浪潮。

“学生们觉得政府的做法并不民主。他们想要一个公平的政府,”她对BBC说。

对多年军事统治感到失望的抗议者现在要求当局起草宪法、解散内阁、总理下台,并要求当局结束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恐吓。

根据泰国的新冠疫情紧急状态,抗议活动在理论上是被禁止的,违反这一禁令将被判处两年监禁。

这场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没有领袖,但由一个名为“自由青年”(Free Youth)的组织推动。

一只日本仓鼠的角色现已变成了叛逆的象征。
Image caption日本动画角色哈姆太郎现已变成了叛逆的象征。

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的艾姆·辛朋(Aim Sinpeng)博士表示,这个组织“松散地由一些大学生社团和附属团体组成……(没有)特意设立领导人”。

她表示,泰国的抗议者们从近期香港的抗议活动中吸取了教训,“这些团体代表着自由的个人,他们团结在一起,而不是被特定组织或政党牵引”。

泰国、香港和台湾的一些支持民主和反对强权的抗议者甚至开始用三个地方都喜欢的经典饮料——奶茶,来称呼自己为“奶茶同盟”。

泰国人还找到了一些富有创意的,有时甚至是异想天开的抗议方式。

例如,一只日本仓鼠的角色现已变成了叛逆的象征。

抗议者采用了日本电视动画哈姆太郎(Hamtaro)的主题曲,并修改歌词,将其作为反政府歌曲。

其中一句歌词“最喜欢的东西,是向日葵的种子”被改成了“最喜欢的东西,是纳税人的钱”。

protester
Image caption抗议者竖起三指敬礼,这一动作来自《饥饿游戏》系列电影。

抗议者还竖起三指敬礼,这一动作来自《饥饿游戏》(Hunger Games)系列电影,是反极权与独裁的象征。

“泰国年轻人总是用更具颠覆性的流行文化形式表达不满,”辛朋博士说。

“因为多年来生活在压抑的环境中,并不总是允许言论自由。(他们)不得不一直寻找有创意的方法来绕过各种审查制度。”

和曼谷一样,在社交媒体的推动下,一些泰国小城市也组织起了小规模的“快闪”式抗议活动,这种活动易于组织,也可以迅速散去。

“推特在过去几年里确实普及了,”辛朋博士说。“热门话题不仅对动员公众参与起到重要作用,而且对一场以不断演变和动态的身份塑造的运动来说,是一种品牌化的推广。”

代沟

潘查达教授认为,这场抗议运动的部分问题在于,老一代人不明白学生想要什么。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支持这个政府,但是年轻人有相反的想法。”

抗议者们7月18日在民主纪念碑前举行示威活动。
Image caption抗议者们7月18日在民主纪念碑前举行示威活动。

她说,与泰国对立政治派别支持者“红衫军”和“黄衫军”以往的冲突不同,“此次冲突是老一辈和年轻一代之间的冲突。”

辛朋博士说:“一些高级官员曾发表一些傲慢自大的言论,显示出一些老一辈人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即‘孩子不应该藐视长辈’。”

“(年轻人)希望管理国家的长辈们听到他们的声音,认真对待他们的关切。他们需要尊重。”

回到街头,一场真正的战斗仍在酝酿中——但这波抗议浪潮可能产生很大影响吗?

“抗议活动目前不会对政府造成太大影响,因为它们的规模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辛朋博士说。

“(它们)值得关注,但需要更多动力。”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