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前车之鉴: 威权体制将阻碍中国科技公司未来开拓世界市场

随着美中之间科技战不断升温,美国分析家和投资人士表示,中国政府对国内科技公司的控制和对自由市场的干预意味着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矛盾在短期内不会有缓和的可能。从华为到TikTok再到微信等相继被美国政府标记为“不获信任”的产品,过去两年来美中在科技领域的“脱钩”最近持续加速。

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6日晚签署两份行政令,将从45天后开始,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目的,禁止美国的企业与个人和TikTok以及微信进行交易。此前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宣布将扩大美国的“干净网络”倡议,以确保不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这些新的努力集中在运营商、商店、应用、云储存以及电缆等五个领域,针对的目标包括了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在美国手机应用商店提供下载的程序。

“我们正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克莱赛特资产管理公司 (Cresset Capital) 的首席投资官杰克·阿布林 (Jack Ablin)说。尽管美中矛盾一直在升级,但对他来说,封杀TikTok的决定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布鲁金斯学会科技创新中心的高级研究员约翰·维拉塞尼奥尔 (John Villasenor) 认为,很难预测接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但从当前的政治氛围来看,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肯定会成为目标。

“很不幸的是,在当前的氛围中很难去预测,” 维拉塞尼奥尔说,“如果TikTok造成了这些复杂问题的出现,其他公司当然很有可能也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不同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或程序受到的制裁和封杀,因为在美国的高人气,TikTok的面前出现了另一种选择:被美国公司收购。上周末,微软正式宣布在和TikTok商讨收购的事宜。特朗普总统也表示希望TikTok被一家“非常美国的”公司收购。

“我认为TikTok非常独特,” 新美国安全中心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助理研究员梅根·兰博斯 (Megan Lamberth) 表示。“这是第一款不是美国的但却在美国市场做得如此之大的社交应用。对美国社交网络公司来说,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

下一个受到TikTok同等待遇的科技公司会是哪一家,分析人士还无法做出预测。因为其他在中国境外拥有市场的的中国应用程序,比如微信,在美国远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不过,兰博斯表示,其他的发展中的中国科技公司可以从这次事件中看到自己的未来。

她说:“我不认为现在有那么一家公司达到了TikTok的级别。但我确信在未来,TikTok不会是最后一家这样的公司,未来会有一家公司也会受到(来自美国政府)这样级别的审查。TikTok在接下来几周里的命运,无论是是被微软收购,还是被当局封杀,还是美国境外投资委员会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在审查后决定怎么做,都会给下一个TikTok起到示范作用。”

美国并不是第一个封杀中国手机应用程序的国家。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作为对中印在边境发生冲突的回应,印度政府宣布下架了包括TikTok、微信、微博、百度地图和QQ系列产品在内的106款中国应用程序。

此前已有中国的科技企业引起了美国政府的警惕。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华为,中国的无人机公司“大疆创新” (Da-jiang Innovations) 也登上了美国联邦政府的禁用名单。

美国国防部1月宣布禁止使用大疆制造的无人机。美国内政部也以安全考虑为由宣布了相似的措施。7月,两份科研报告显示,大疆无人机的配套手机应用程序储存了大量用户信息,并有可能被中国官方获得。

兰博斯提到,“脱钩”不仅是美国政府的态度,也是一些私营企业的态度。视频会议服务公司Zoom今年因为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而关闭了人权团体的账号,此举引发广泛批评。8月3日,Zoom宣布将停止向中国市场提供直接服务。这家公司由美籍华人移民袁征创办,在中国拥有分公司。新冠疫情以来,ZOOM提供的远程会议服务在美国大受欢迎,但持续出现隐私与安全漏洞,美国政府部门已经基本禁用。

在面对来自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关于数据安全的质疑时,TikTok不断强调自己是私营公司,希望化解警惕和担忧。然而,中国政府不受限制的权力意味着没有任何私营企业可以摆脱控制。

兰博斯认为:“中国的科技公司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境地。它们无法绕开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它们被包括在那部法律的适用范围内。如果中国共产党来跟他们要数据,他们没办法不照做。”

不论是否完全赞成特朗普当局对待TikTok等中国科技企业的具体方式,专家们表示,来自中国的软件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是确认存在的,也是需要被应对的。

“担忧是合理的,” 维拉塞尼奥尔说,“如果中国的公司,或者是任何受到(和美国)有地缘政治紧张关系的国家控制的公司造成了这种担忧,那么这是需要被认知到的。”

但他也说到,对科技企业产品的数据安全担忧是全球性的,任何政府对数据的搜集都需要被警惕。

“很不幸,网络安全的弱点是一个很难被解决的问题,” 他说。“历史告诉我们,应用软件带来许多的安全担忧,这是最大的问题。在这个大问题下, 一个分支问题是,当这些公司被政府控制或部分控制的时候,这些安全担忧会在多大程度上会被恶化。”

构建公平市场是关键

克莱赛特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资人阿布林认为,如果效仿TikTok正在进行的自救措施,将自己出售给美国的企业,这对想要继续开拓美国市场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说是可行的选择,但这种选择只是短期的。从长期上来看,美中两国需要达成某种协议,比如不将数据拱手交给政府,或是不强迫知识产权转让,中国的科技公司才有可能在美国正常运营。

他说:“中国需要对过去的行为给出说法,比如他们被指控偷盗知识产权,也不允许美国企业在中国运营的公司拥有多数所有权。”

阿布林还举出了其他政府不当干预企业的例子。在新冠疫情初始阶段,中国实施对外出口限制,规定生产医用口罩的3M公司必须事先到北京方面的批准,才可以把在中国的厂房中生产的口罩出口到国外。

中国长期对外国公司的市场运作进行了限制。美国最大的几家高科技服务,比如脸书、推特、和YouTube在中国都无法使用。对许多网民而言,“翻墙”早已成为了他们日常网络生活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却可以在美国市场上自由竞争。这样的不对等,是美国政府对TikTok等企业采取措施的原因之一。

“对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先进工业国家来说,只要中国依然不公平地对待外国企业,那么任何中国的数字服务公司想要拓宽中国以外的市场都会非常困难,”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李·布兰斯特 (Lee Branstetter) 对美国之音说。

他补充说,美国政府威胁要封杀TikTok可能有选举等政治原因,但11月大选过后,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对待中国科技公司的态度不会有方向性的变化。

布兰斯特表示,美中科技战能否降温将取决于中国是否会同意构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但他对此持悲观态度,因为阻碍西方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最大障碍 – 网络防火墙 – 不会在短期内被移除。

他说:“我很难想象中国当前的领导层会接受市场内外的数据自由流通。无论接下来谁是美国总统,无论西方市场的领导者们是谁,我想(中国)这样的政策决定都会给中国科技公司的发展野心造成极大的障碍。”

如果美中在科技领域完全脱钩,这将不可避免地分化出两个科技市场,两个国家的科技公司只能分别在各自的市场发展。布兰斯特认为,在缺少竞争的环境下,创新的速度也必然降低。

他说:“这不仅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幸的,也对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民来来说是不幸的,因为我们会少了许多原本能让全人类都受益的中国创造。”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