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镇压河北民企致多人受伤 创始人曾遭官方迫害入狱

2020年8月4日,保定警方暴力镇压大午集团的员工。(大雾员工提供)2020年8月4日,保定警方暴力镇压大午集团的员工。(大午员工提供)

在中国河北,民企「大午集团」指控一间国营农场强占其土地,在8月4日清晨,该公司因土地维权,遭当地国营农场和公安暴力镇压,多名大午员工受伤,包括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妻子在内的39人一度被捕。匿名的大午集团的管理层人士称,国营农场无偿拿走了村民的土地,而一直在为村民创造效益的大午集团,却面临种种刁难。(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多位大午集团高管的朋友圈显示,位于保定徐水区郎五庄村的大午集团周二(4日)与当地一国有农场发生纠纷,此后大午集团的员工即遭大批防爆员警的暴力袭击。

当地警方还使用了催泪弹、辣椒水,并两度殴打维权的大午集团员工,导致多人受伤,其中还有大午员工受重伤。

2020年8月4日,受伤的大午集团员工。(大雾员工提供)

2020年8月4日,受伤的大午集团员工。(大午员工提供)

据大午集团的员工贾女士称,徐水区国营农场(原保定国营农场)和大午集团都在徐水区郎五庄,国营农场无偿占有该村数千亩土地,60多年来,当地村民没有任何收益。村民希望收回土地,并由大午集团运营。

4日凌晨,农场方面突然动用铲泥车拆除了大午集团的办公用楼,并与前来阻止的村民和大午集团员工发生冲突,此后,当地警方出动大批警力直接打伤了大午集团的员工。

当天下午,大午集团的员工分别前往当地区政府、区公安局请愿,却再次遭公安局暴力镇压和大量抓捕。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员工在保定市徐水区政府门前抗议。(大雾员工提供)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员工在保定市徐水区政府门前抗议。(员工提供)

贾女士说:4号那天6、7点左右,他们农场那边过来把我们那个农业公司办公室给铲了,后来我们的人就过去了,他们就出动了100多防暴员警,对我们扔瓦斯弹、辣椒水,我们有一个员工就是肋骨就被打折了。我们下午就是区政府,还有公安局门口去请愿,公安局呢它又出动了那个武警殴打我们,抓了我们39名同事。后来在我们领导的极力交涉下,在晚上10点的时候全部都给放出来了。但是现在呢,也没有人给说法。

另据知情人邓女士称,当天警方甚至抓走了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的妻子和分公司的负责人,此后,因民愤太大,当地警方晚上释放了被抓的人。

邓女士说:的的确确,连孙大午的夫人业被抓进去过,大午酒业公司卢慧杰也抓了。我刚才联系上了,他们已经被放出来了。

另据希望匿名的大午集团的管理层人士称,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国营农场无偿拿走了村民的土地,不但没有给村民补偿,连经营都难以为继,仅靠出租原本属于郎五庄村的土地当寄生虫,而一直在为村民创造效益的大午集团,却面临种种刁难,这导致了村民和大午集团员工的严重不满。

知情人说:因为我们讨要郎五庄村的地被农场占了,哪儿都不给解决。它(农场)根本就不赚钱,它都出租给个人弄一点租金,它根本就经营不了,国家还给他们发工资。我们是创造巨大效益的,我们敢说1、2、3产业,除了疫情我们那个温泉度假村旅游休闲这一块受了影响,其它的都是增长。将近有一万人,那个村大约有600人在我们这儿上班,村民非常信任我们,每家都有人在这上班。这片土地被强占60年,他们没有得到过一分钱。

但迄今为止,当地政府无意面对此事风波,据知情人透露,当地官方和警方事后和大午集团有过接触,但都回避了土地争议这个矛盾焦点。而对警方暴力,官方亦没有说法。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徐水区政府,但该机构的两个办公室相互踢皮球,拒绝回应此事。

徐水区政府:我也不太清楚它里面这个。刚才你打那个资讯是她让你打这儿的吗?哦,对这个方面我不太清楚,明白了吗?

另据熟悉大午发展史的知情人透露,大午集团,包括其创始人孙大午本人在当地一直备受打压,2003年,因企业官网发表三篇文章,孙大午本人被构陷并判刑3年。此后,途径大午集团内的荣乌高速占地225亩,大午集团却无法得到补偿。去年2月21日,因当地官方隐瞒非洲猪瘟疫情,导致大午集团猪场全军覆灭,导致直接损失上亿元,但徐水政府拒绝按农业部的规定给予补偿,仅以1000万补偿了事。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