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者:北京意在打击香港争民主运动的信心

2020年7月11日,超过60万港人无视国安法威胁,参加泛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初选投票。

2020年7月11日,超过60万港人无视国安法威胁,参加泛民主派立法会选举候选人初选投票。  REUTERS – Tyrone Siu

面对香港民间不懈的抗争意志,北京当局近期不断重手行动。继6月30日公布港区国安法后,又以新冠疫情为由,通过香港政府,宣布将原本今年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举行。而在宣布选举延期前一天,香港选举委员会宣布取消12名泛民主派立法会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如果立法会选举如期举行,舆论普遍预期泛民主派候选人很有可能赢得至少半数席位,在立法会赢得主动权。如何理解立法会延期决定的意图?延期选举能否消解港人对泛民主派力量的支持?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部副教授成名先生与我们分享了他的分析:

成名: “我想,这有两个意义。第一,人大不久就会宣布对未来一年的临时立法会的规定。在这些规定之下,很可能泛民主派会变成少数中的少数。那时,所有北京政府或者特区政府想要通过的不受欢迎的法律,就可以很容易通过。这是第一点,很重要。 2014年的政治改革,港人认为北京提出普选方案是假普选,该方案因为泛民主派反对,而在2015年被否决。在未来一年,人大宣布之下的临时立法会,就很容易通过一个假的普选方案,将来民主运动就更难。”

“第二点,因为过去一年香港政府,无论是去年的引渡条例,还是现在的国安法,都不能令香港人放心。很多香港人对未来“一国两制”失去信心,所以,他们对亲北京派的支持下降很明显。这一点,从去年的区议会选举,还有几个星期前的民主派初选,都可以看出来。所以,(延后选举)的另一个意义就是让亲北京的政党有一年多的时间,去努力增加选民对他们的支持。”

法广:那么香港民间反应如何呢?延后选举一年是否能让民间的反对声音、抵制的力量削弱呢?

成名: “我看不出民间支持民主或支持民主派的力量会下降。特别是国安法颁布才刚一个月,就已经拘捕了不少人,还有人比如罗冠聪因为与美国的一些议员说了些话,就不得不逃亡英国⋯⋯所以,很多香港人都看得到,北京政府是在用高压方法,希望把民主运动弄到崩溃。香港人也感觉到,他们的言论自由、人权、法律保障,现在都变得非常之不肯定,很多人很担忧。但是不是每个香港人都能够离开香港。他们留在香港,在刚才我说的那样的大气氛下,我看不出为什么一年后他们投票给民主派会的可能性会减少。”

法广: 您觉得选举委员会为什么会在宣布延后选举决定前一天,宣布取消这么多民主派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呢?

成名:“我觉得可能是北京想通过这两天的动作,发出明确的信息,也就是:北京不允许任何有可能威胁到北京对香港的绝对控制的反对力量。这是它要告诉港人和世人的信息。重要的是任何要求民主、要求人权的领袖,都不能够在这些运动中胜利。北京就想把争取人权和民主运动的,无论是领袖,还是支持者,把他们的信心打击下来,希望他们放弃追求民主与人权。”

法广:如果港人现在既不能上街游行,又不能参加选举,一年后,民间的反对力量是不是会越发聚集起来呢?

成名:“有可能的,有可能。当然,也要看现在的疫情的发展,有可能不用等到一年。不可能永远不让人上街游行。我觉得现在的高压政策其实让香港人很生气,不少香港人真的会离开香港。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或愿意离开香港。所以,在未来一年会有很多变动。对于很多人来说,去与留都是很困难的决定。但是国安法不得民心是很明显的。有专家民调显示,六成多的香港人反对国安法,这很明显。还有我们的特首,就在几天前,她的民意支持已经到她上任以来的新低,比上一任的梁振英还低。所以,我觉得,这个信息还是很清楚的。”

香港立法会共有70名成员,本届立法会于2016年选举产生。泛民主派当时赢得了其中29个席位,但6名议员后来被指责宣誓无效而被取消资格。泛民主派期望在原定于9月选举中拿下35个议席,以便抵制北京强推港人不希望接受的法案。而这恰恰是北京不愿看到的结果。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港版国安法, 社会运动大事记,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