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7月20日-7月26日)

编者:中美两国在国防、贸易、科技、人权等领域的各种行动与报复迅速升级,继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对中共9200万党员实行全面旅行禁令后,本周美国政府命令中国关闭美国休斯敦领事馆事件正式拉开了中美新冷战的大幕。

本周五,原中国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被开除党籍的消息刷屏各大媒体及社交平台。中共北京市纪委监委发布,曾发文批判习近平的退休地产商任志强被开除党籍、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调查指任志强“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文章,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歪曲党史、军史,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外界普遍认为“妄议习核心”应该是任志强获罪的直接原因,任志强一案是中共治下因言获罪的最新人权侵害案例。

本周三吴其和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8个月,宣判后距他刑满出狱仅剩下一个月。另外在苏州大抓捕案中获准取保候审的戈觉平妻子陆国英于同日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刑1年,缓刑1年半。王明贤、邢介忠、徐春玲也分别被判缓刑;本周另有两名公民因维护权利出庭受审。2019年8月12日被带走的广东河源公民张国兵寻衅滋事案,于7月22日上午在河源市东源县法院开庭;山东维权人士张超(释道果)寻衅滋事案于7月21日上午在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法院开庭。

本周是长沙富能公益程渊、刘永泽(刘大志)、吴葛剑雄被抓捕一周年的日子,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吴葛剑雄的父亲吴有水分别撰文,记述了亲人被秘密关押的一年来,家人不仅忍受着离别和日夜为亲人的担忧,还受到莫须有的牵连监控。三人被抓捕后,不准律师会见,被强行指派律师,秘密单独关押,这是众多被抓捕的良心犯们整体面临的困境。

本周最新消息,1226公民案中丁家喜遭受酷刑,同时被剥夺律师会见权及与家属的通讯权;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虽然已经走出了中共的小监狱,然而除了时时的严密监控,更被无休止地逼迁,致其与老母亲居无定所,目前被暴力逼迁断水断电长达10天。

一个一个的案例说明在中共治下的中国,不管是被囚禁在小监狱,还是在“1984”式的大监狱里,反抗者无时无刻不在遭受着打压迫害。为了掩盖真相,继续愚弄人民,中共再度掀起由中宣部、公安部等部门合作的网络整治行动,屏蔽了大量的境外网站。中国国家网信办本周四通报称,二季度全国网信办累计约谈网站1009家,对1100家网站给予警告,暂停更新网站281家,关闭违法网站2686家,移送司法机关相关案件线索1226件;关闭各类违法违规账号群组3.1万个。

本周重点关注的人权个案包括:

一、1226公民案:曾被百余名警察看管 丁家喜遭受酷刑

北京人权活动人士丁家喜被秘密羁押近7个月,律师从未获准会见。据罗胜春透露,根据辗转得到的内部消息:丁家喜在烟台关押期间遭受了长时间剥夺睡眠,噪音整日骚扰,日光灯24小时照射,固定睡姿,长时间固定坐姿,坐在一个安装了铁笼子的铁椅子上接收审讯,不给餐食或者只给极少量餐食等酷刑。在烟台的神秘关押地点,专案组从各地抽调了一百多名警察负责看管丁家喜等被监视居住的人,而且不断捕风捉影试图将案件性质升格。从一开始试图把案件办成涉枪涉恐,后来又把参会人员参加过的非暴课程描绘成颠覆政权的培训。把2019年12月各地公民的厦门聚会确定为非法组织的成立大会。

据中国公民运动网多方了解,虽然1226公民案中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李翘楚、陈家坪等人已于2020年6月18日获取保侯审,目前为止表面上似乎由厦门聚会引起的中共在各地的传唤、抓捕已经停止,但事实上警方仍在各地就1226公民案中涉及许志永、丁家喜事项传唤相关的人权活动人士。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当局正千方百计欲构陷两人。

二、吴其和被四易罪名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三年八个月

苏州维权人士吴其和在被羁押三年七个月后,今日被相城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刑期至下月七日刑满。吴其和不服判决当庭表示上诉。吴其和被抓捕后,办案部门包括苏州市公安局、常熟市公安局、常熟市检察院、苏州市检察院、相城区检察院、相城区法院。案件多次被以“案情重大复杂”为由拖延,2019年8月15日,吴其和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苏州市相城区法院开庭至今宣判,已经相隔11个月。

另一名继吴其和之后遭到抓捕的苏州维权人士戈觉平,2020年6月24日被苏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同时剥夺政治权利3年。法院认定戈觉平利用网络通过有组织地持续炒作热点案件、事件,制造司法不公、政府与民众尖锐对立的假象,目的是逐步瓦解中国政府执政的群众基础,煽动群众推翻国家政权。判决书公开后,包括唐吉田、王宇在内的多位人权活动人士纷纷发表声明,谴责苏州法院不仅罔顾事实,还虚构证人证词。

三、北京人权活动人士张宝成被羁押14个月 取保申请被拒

被以涉“寻衅滋事罪”、“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罪”羁押14个月的北京人权活动人士张宝成,因“疫情”案件被终止审理,已经有7个月无法获准律师会见,近日律师为其申请取保候审遭到拒绝。

2020年4月27日,法院曾给辩护律师打电话称,应检察院建议恢复对张宝成案件的审理程序,但是审理期限要重新计算。6月法院称“因疫情原因”张宝成案终止审理。2020年7月14日,律师为张宝申请取保候审,但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张宝成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具有一定社会危险性”为由下达了不予取保候审决定书。

四、宋庄艺术家刘进兴(追魂)涉“寻衅滋事”案将于下月开庭

北京宋庄艺术家刘进兴(追魂)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关押近14个月后,律师收到南京市玄武区法院的出庭通知,将于2020年8月13日下午2点30分在锁金村第一法庭开庭审理。梁小军律师透露:因为现在看守所还是提不出来人,所以只能在法院通过视频开庭。

2019年5月28日六四30周年前夕, 追魂与宋庄另外5位艺术家策划的“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活动抵达南京后失联,5月29日,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对追魂在北京的家进行了搜查,扣押了追魂的早期创作、书籍、艺术作品、访民上访资料等,并对刘立娇做笔录。在她的连续追问下才被告知追魂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与追魂一起被抓的宋庄另5位艺术家陆续被取保。

五、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研究生季子越“发表不当言论”被开除学籍

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研究生季子越被指“在境外社交平台发表涉及南京大屠杀等不当言论,违反了国家和学校的相关规定,造成恶劣影响”,季子越因此被学校开除学籍。

早在2018年12月,两名17岁的男子曾因发布涉南京大屠杀的相关言论,被南京警方认为是发表“极端言论”分别处以行政拘留7天。

六、陈云飞:连续数日被逼迁记

从2013年来郫都区古城镇租房居住至今,因地方政府维稳我已第八次被逼赶搬迁。其中一次是,2013年5月13日暴力逼迁,将我打进医院住院治疗半年,生活用品(包括电瓶车)被抢至今没还,问题也没有解决。从去年八月至今已是第四次被逼搬迁。

7月13日下午,房东就找到我说,派出所给他施压,他房不能租给我,让我无条件搬走;7月15日下午二点左右,房东带5-6个不明身份的人擅自闯入家门,吃、喝、谩骂、打牌等,直至晚10点左右我回家报警,客厅一片狼藉。因我去找房不在家,老母亲被吓得躲在卧室哭泣,十几小时没敢出门吃饭;7月17下午四点,一群人将门锁打坏,闯进家门,随后抢走我手机,边打边推将我赶出家门,然后将我踢下楼梯。

七、辩护律师要求会见余文生被拒,案件已上诉至江苏省高院

本周余文生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被以种种理由拒绝。7月23日上午,两位律师来到江苏省高院查询余文生案的上诉情况,确认余文生已经上诉,并且徐州中院已经将案件移交了江苏省高院。

两位律师继续要求江苏高院查询案件情况,经前台多方核实后确定,余文生案的上诉并没有走普通移送方式,似乎是徐州中院安排专人送到了江苏高院,因此在系统内无法查出。

中国公民运网撰写

2020726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