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领馆、施制裁 华盛顿全面反击中共威胁

从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到因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企业和官员,从宣布终止香港特别待遇,到首次明确拒绝接受中国对南中国海的大部分主权声索,美国近来频频祭出大招,在外交、人权、科技和贸易等各个领域对北京全面出击。分析人士指,这些行动反映特朗普政府在应对中国威胁方面战术上的转变,剑指中国共产党。

全面出击

美国星期三证实下令中国在72个小时内关闭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华盛顿说,这是为保护美国人民,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和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

这是美国近几个月来针对中国采取的最新重大行动。星期二,美国司法部起诉两名中国公民,指控他们在为中国国家安全效力期间利用黑客手段入侵世界各地数以百计的实体,包括研发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案的美国公司。美国司法部自2018年11月发起“中国行动计划”以来,已逮捕或起诉了50多名涉嫌为中国从事经济间谍活动和窃取商业秘密的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7月15日宣布对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参与践踏人权“雇员实施签证限制(路透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7月15日宣布对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参与践踏人权“雇员实施签证限制(路透社)

上个星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宣布美方认为北京在南中国海的多数权利声索“完全不合法”。特朗普总统签署生效一项新的涉港法案,将对损害香港自治的银行和企业实施制裁。华盛顿此前已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军民两用敏感技术并暂停给予香港出口豁免许可证等特殊待遇,并宣布对损害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

在那之前,美国政府宣布对新疆四名中共官员、新疆公安厅实施制裁,并将数十家中国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因为这些个人和实体参与了中国共产党对包括维吾尔在内的少数民族的人权侵害。此外,美国国务院还将中国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九家中国媒体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四位高级官员接连发表公开演讲,全方位声讨中国共产党政府。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表示,中共对美国及其盟友的政治、经济和主权构成威胁。司法部长巴尔抨击中共以全社会的方式发动经济闪电战,以掠夺性和不合法的手段掠夺美国。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指责北京以间谍、盗窃、敲诈、网络袭击和影响活动等方式追求其野心,并表示联邦调查局每10小时就要新开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反情报案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定于本周发表另一场公开演讲。

传统基金会军事专家成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传统基金会军事专家成斌(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认为,美国最近的这些对华行动与特朗普政府四年来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一脉相承,但战术上出现转变。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更多的是一种全政府的策略。它不仅是外交政策,而且反映出总统将中国视为美国的最大挑战或威胁,既在传统的军事和外交方面,也在美国国内的经济、知识产权、隐私领域。我认为,这确实反映出不断增加的竞争意识,本届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就明确表示,我们回到了大国竞争的时代。”

对中共所为的反击

目前担任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退役美国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认为,特朗普政府的这一系列密集行动是对中国共产党政府所作所为的回应。

他对美国之音说: “我认为,这些行动可能迟早会发生。现在采取这些行动的原因是,一,中国共产党一年前决定不再遵守贸易协议。他们这么做是决定了愿意承受关系下降可能产生的任何影响。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共产党在新冠大流行病方面的所作所为,包括他们如何允许病毒扩散,如何试图借此施加影响,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其他民主国家制造虚假信息和恐慌。”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退役美国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美国之音图片)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退役美国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美国之音图片)

观察人士说,在各国应对新冠疫情之际,北京在外交事务上也更为咄咄逼人,包括强推香港国安法对香港加紧控制,增加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就新冠病毒调查和华为孟晚舟事件对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施压,在边境与印度军队发生致命冲突,并且更为高调地批评美国和西方自由民主体制。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任主管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坎贝尔(Kurt M. Campbell)与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奥佩尔(Mira Rapp-Hooper)在《外交事务》上联合发表题为《北京不再等待时机》(China Is Done Biding Its Time)的文章说:“中国可能只是利用了大流行病造成的混乱局面和美国政府缺席留下的全球权力真空。但是有理由相信,更深层和持久的转变正在发生。世界可能可以初步感知真正的强硬中国外交政策是怎么样的。”

剑指中共

斯伯丁表示,中国共产党一直将美国视为对手、意在压制自由贸易、法治和人权等民主原则,但美国40多年来却帮助中国经济发展,让中共得以壮大,直到特朗普政府才第一次承认这样的事实。

他说:“中国的金融系统是封闭的,货币不能自由兑换,但它却被允许进入国际金融体系。还有太多方面,中国共产党在不遵守其他国家都需要遵守的标准和国际准则的情况下得以逍遥法外。我认为,这种情况将会改变。中国共产党再也不能从藐视国际规则和秩序当中获利。”

他认为,美国应继续对中共政权施压,让他们知道,如果想要成为国际秩序的一部分,必须重新考虑对基本人权、普世自由和自由贸易的尊重。

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星期一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特朗普政府已制定了完整的解体中共的“战争计划”。他说,特朗普政府中的四员大将——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司法部长巴尔和国务卿蓬佩奥——在他们的四场公开演讲中阐明了在科技、信息和经济领域对抗中共的全面清晰的“战争计划”。

战争边缘?

对于美国的行动,北京方面强硬回应,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升级。美国下令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更是让外界担心两国爆发军事冲突的风险。

传统基金会的成斌认为,目前的两国关系较为类似一战前大国竞争的情形,当时德国是俄罗斯的最大投资国,英国和法国是德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双方在安全问题上有分歧,但在经济等方面仍有互动。

他说:“所有这些(发展)显示,我们处在新的紧张时期。好消息是,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主要国家之间有多个层面的互动。战争不是必然发生,但如果想要避免最终发生1914年8月的结果,则需要各方作出明智的政策选择。”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