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美:疫苗致残的4岁女儿生日之际被抓捕监视记

2020年7月15日,孕期的我,带着疫苗致残的女儿,和手术伤口未痊愈的儿子去秦皇岛北戴河旅游,兄妹俩一直很向往海边的沙滩。
自我从看守所蹲了10个月冤狱出来,因为疫情一直未外出散过心。
我打出租车去火车站,孕吐了一路。只有10几分钟就要开车了,急急忙忙的取票,进站,才发现,现在检票直接刷身份证,无需要车票。坐了近一年牢出来,都跟不上高科技的脚步了,对于坐了几年冤狱的人来说,岂不是更震惊。
一路上,因没有电梯,只能步行走楼梯,所幸都有好心人帮忙给我抬女儿推车,上车时,车台阶太高,也所幸有好心人帮忙。
中午12:30上了火车,爬上了最上铺,有列车员独问我一人,是到哪站下车。期间,列车员也时不时过来侧目的看看我上铺。我就知道,有戏,肯定收到了要求配合地方抓捕我的指令。
到了下午5点左右,待孩子们睡着了后,我从上铺下来到洗手间哇哇的大吐好几回,一位男子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是孕吐。男子惊讶的说你真厉害。
我们就闲聊,我就说起我今晚将要被抓,以及被抓的理由。这位男子在知道我孩子疫苗致残后,说,你知不知道,你女儿很漂亮很漂亮,简直就是洋娃娃一样。你孩子的事完全可以告他们呀,你无罪释放证明你后面的维权路会更顺了。
不怕官司输,就怕赢了不够支付孩子前期已经花费的费用,后期康复及终身怎么办?
到了晚上8点左右,儿子和女儿醒来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到?我说还有二个小时,到了我会提前叫你们准备好下去的,先不要着急。
正说着,来了一波人,大概有十几人,除了穿着警服的铁路派出所民警和乘警及列车长外,另有四五个穿着便衣的陌生人。
穿便衣的高个黑老头粗鲁的指着上铺的我说:下来下来下来,快点,你下来。
我:你是谁?穿着便衣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我没到站凭什么叫我下车!
高个黑老头:下来下来下来!(说着就动粗的拉我手)
我:告诉你,我怀孕了,男女有别,请你自重,也请你亮证件!
老头:下来(一边拽我背包一边命令我下来)
我:(我阻止对方抢包行为),请问(拿着执法记录仪录像以及手机录像的)乘警,他们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就由着一个没有任何手续的人对待纳税人?你们为什么不保证乘客的安全?你们为什么要配合他们?请你们给我证实一下他们(便衣)是不是黑社会身份?请你们拿出手续来。
老头不由分说,爬上去把疫苗致残的女儿和刚手术不久的儿子抢走了。
我:你们是谁?就这么为所欲为的对待一个养着你们的纳税人!如果没有我,你们怎么可能赚维稳费养家糊口!如果你们把我疫苗致残的孩子弄发病了,我跟你们没玩!还有儿子刚手术,线还没拆,请尊重孩子。
老头:你孩子我们会照顾好,你赶紧下来!
我:请你亮证件!你们不去追究疾控中心,却来打压疫苗受害家庭,我带孩子秦皇岛散心怎么了!犯了哪条法了!我为孩子维权坐牢,年前才无罪释放,我是个无罪的自由人,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我也是懂法的公民,请你们也遵守法律法规。
老头:下来,下来,下来!
我:我再说一遍,我怀孕了,男女有别,请你不要动我,我可以配合你下来,否则我不下来!
老头:快点,快点!
我:急啥!我要收拾东西!请把这个玩具给(车外面的)孩子,安抚一下孩子们。像你们这样吓孩子合适吗!
见有乘客在录像,我趁机说:大家听好了啊,我叫何方美,光明正大的为疫苗致残的孩子维权,他们就这么对待疫苗受害家庭,我老公电话号码是15565238498,谢谢大家,我走了。
我走出了火车门,二节车厢的乘客们密密麻麻的扒窗户上看热闹,儿子和女儿正好在民警怀里,我把女儿抱了过来,女儿告诉我,哥哥鞋子掉车上了。我转身要鞋子,结果火车正好启动了。手臂戴黄标的铁路派出所民警说,算了,不要了,我给你(孩子)买一双。
我:哦,谢谢。希望你们不要只是配合他们走个过场了事,我的目的就是给孩子维权,我需要的是解决问题,希望你与地方协调,催催地方解决问题,当然我也知道你也催不了,毕竟你也不是北京马家楼…
民警:他们(便衣)会和你谈的。
在车上最凶的便衣老头正在通话,听到用河南辉县方言喜出望外的通报说抓到了我云云,我就犹如他们的一个战利品。老头一改凶神恶煞的语气,放低声音对我说:你的目的也达到了,回去了和地方领导好好谈谈。
我:什么叫我目的达到了?你们来了不解决问题,却用粗暴的方式执法犯法,你就不能请求我:你好,你是何方美吗?我们领导请你下去商量一下孩子的事。这都不会表达吗?啊?我从来就见不着什么领导,领导没诚意来谈,偏偏要把我哄回去谈!问题是我回去了和谁谈?谁又和我谈?
老头:回去了会有人和你谈的。
女儿在我怀里,对众多警察蜀黍说:叔叔好呀。有民警回应说,小朋友好呀。女儿说,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哥哥,(捂着自己胸膛说)这是我…
民警:……
女儿:妈妈,叔叔要带我们去哪里?你不是说还没到吗?
我:他们来接我们回家的。
女儿:我不要回家,我要去(秦皇岛)看沙滩…妈妈说好的要带我和哥哥去海边玩沙滩呢!
我:等回去了叫你爸爸带着我们一起去海边玩啊。
女儿:呜呜呜…那…好吧…(撅着嘴一脸不乐意)
不知他们听了是心酸还是活该?
而我的心…在滴血…
一路上民警问,打疫苗的是哪个?是这个女孩不?我说是。又问是身体哪里出问题,我说四岁了不能走路,而二岁时是完全能走的,打了疫苗就这样了,另外孩子的手,你也看到了,不能正常握拿东西。
又问:孩子头发是自来卷么?妹妹回说是妈妈带我去烫的。
民警:……
我:你们也是做父母的,你们看到这孩子,你们心里咋想的?你们抓的正是疫苗致残的孩子,孩子本来就够可怜,又这么可爱,你们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真下得了手吗?你们就不能换一种温柔的方式对待孩子吗?
民警:……
我:这是哪站?
民警:唐山站。
我:是前几天地震的那个唐山?
民警:对呀,那你还来。
我:我是路过而已,是被你们强行拉来的好吧。
民警:你回去了好好和地方沟通。
我:你就这样把我抓了不管了?这就是你们唐山好客的态度?第一次来你这就这样对我?
民警:………
女儿问我:妈妈,叔叔在干嘛呀?叔叔为什么不跟来了呀?
我回头,除了便衣催着我们一道往前走,铁路派出所的民警们不再跟上来,戴黄标的领导模样民警在和辉县地方办交接手续呢。
我对女儿说:他们在拿我们邀功请赏呢!
女儿:为什么呀?
我:因为他们要挣钱养家呀…他们也有孩子要吃饭呀…
我回头对民警们说:谢谢你们了,辛苦你们了哈!
黄标民警:不辛苦不辛苦。(说着不礼貌的在我背上拍我说)回去了和你地方领导好好谈你孩子的事。
我:嗯,邀功请赏的事谁会喊苦呢…你们一抓了事,这美事倒好做呢。你不是说赔我孩子一双鞋子么?
民警:这么晚了,都关门了,让他们(便衣)回去给你买。
我:哄鬼呢!
民警:(笑笑…)
走出地下火车站,坐电梯上到了地面上,一辆辉县法院字样的车,牌照为(豫GA078警)在那等着我们,有二个便衣和我们上了车,车一直不走,黑老头一直在车外和人交待着什么。
女儿一直在催,问便衣驾驶员:叔叔,是你开车吗?现在要走了吗?还有多久才走?为什么还不走呀?我好困呀,我好想睡觉呀,在车上怎么睡呀。
便衣也一直搪塞:快了快了,等一会啊,小朋友。
大概半小时,被交待的那位便衣上车了,凶我的黑老头没上车。车里共三个人:驾驶员一位,副驾驶座一位,以及后座与我们挤在一起的另一位。
车启动了,我问,你们这是要把我们送到哪?
便衣:我们把你送到半路,大概需要3个小时,然后会有人接你们回家。
我:你们为什么不送到家?
便衣:我们不回去,我们有别的事要办。
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法院的人来截访,新鲜,真新鲜,就缺检察院了…
儿子和妹妹也许在火车上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太疲劳,加上刚才惊险被抓的一幕,居然晕车想吐,却又吐不出,就说要睡觉。因车空间太狭窄,儿子坐着就睡着了,我担心坐势压着他蛋蛋上的手术伤口。妹妹也直喊困,然后在我怀里睡着了。睡前兄妹俩没忘了要我到了一定要叫他们…
半夜1点,到了河北衡水饶阳县,三位便衣在路边焦急的等着人来接。
兄妹俩随之醒来了,问我是不是快到家了,我说还早呢,要天亮才到家,现在在等另外一波警察蜀黍来接我们。
儿子:妈妈,警察蜀黍为什么要抓我们,我们又没有喊口号(疫苗致残,还我健康)…
我:不是的,你误会了,警察蜀黍是关心我们,因为你是病人,需要照顾。
女儿:我不是病人,我不需要关心。
我:你都被疫苗打坏了,还不是病人…
兄妹俩和三位便衣都笑了…
等了大概半小时,来了一辆警车,车身公安字样,牌照(豫G8638警)。
便衣驾驶员下车,背对着我们查看车胎。
女儿头伸向窗外:叔叔,你好呀。
驾驶员看着车胎。
女儿:叔叔,你好呀。
驾驶员仍在看车胎。
我对着驾驶员大声说:叔叔没听见。
女儿放大嗓门:叔叔,你好呀。
驾驶员火速回头:唉,唉,小朋友好。
女儿:叔叔,我们是要走了吗?我们啥时候走呀?
驾驶员:等一会啊,等一会你坐到这个车里就可以走了啊。
然后我们下了法院的车,再上了公安字样的警车,车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一问,才知道在等另外一辆车。过了半小时左右,(豫G3580警)车来了。
一同来的,有协调我女儿疫苗问题的镇书记,还有村长。我远远的对着镇书记喊:赵书记,帅哥,高个子,我万分想你呢,平时见不着你,今天却在这里见面了,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呢。我有好多诉求想要对你诉诉苦呢,我孩子的事啥时候解决呢!
镇书记无语的笑笑,便衣民警们也笑笑……
折腾了很久,车启动了,除了村长及几位派出所及公安局便衣和我坐同一辆警车外,镇书记和另外一波便衣则坐了另一辆警车。
到了早晨6点,车开到家楼下,村长叫我跟李新打电话,让李新下来接我和孩子们。
我:你这是叫我回家?你们这会咋不拿出权威命令李新下来?
村长:你不回家做啥呢。
我:平时不都是把我带到公安局么?
村长:你想去呢。
我:什么是我想去,不是我想去就去,也不是我想不去就不去,还不都是你们说了算。你们这么把我弄回来,就是不解决孩子的问题,这样合适么,我要见管事的领导。
村长:叫李新下来抱小孩。
我:我既然一个人能带着孩子们去秦皇岛,我自然就能一个人回家。
村长和便衣们:下车吧,下车吧,下车吧啊。
我:快,快,快给我抱着孩子,我要吐了。(我慌乱的用袋子接住嘴哇哇的大吐…)
村长:怀孕几个月了?这么严重还到处瞎跑啥呢。
我:你以为我吃饱没事干到处跑呢,你让一把手来问我几个月了吧,他每回下令抓人了事,却不见人影,也不解决问题,这叫什么事呢。
便衣们忙着给我卸推车,准备把我女儿放推车里,因几个男人都是生手,不知道推车怎么打开,也不知道怎么把孩子放进去…就这样推车在半打开的情况下,就把孩子悬在车的半空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喊叫着要我快点搭把手。
我正好吐完,下了车,速度把推车正好,把孩子放进去。
镇书记正从另一辆警车上下来。
儿子因鞋子落火车上,只能光脚走路,直喊脚心扎的疼…
我:书记,孩子问题总得解决吧?
书记不语,径直往我家走。
我:书记,村长,民警,孩子鞋子弄丢了,你们总不能让孩子光着脚吧?
村长:光脚咋呢。
我:你就不能抱抱孩子,怎么着孩子也刚手术,伤口没好,让人摔倒你就高兴了?
村长:那你到处瞎跑啥呢。
我:你偷换概念做啥呢,一个个忽悠说赔鞋,鞋呢?一个鞋都处理不好,一个孩子的问题都处理不好。
没人吭声…
我看着书记:每回抓人了事,就这么恶性的循环着,谁好受了?谁又赢了?谁都不好受,我不好受,你们也好不到哪去。孩子疫苗致残的问题解决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么。
书记:……
我:你看你吧,你事没办好,你领导惩罚你去外地接我。你事办好了,会这样?!
我:我孩子治病等着救命呢,不能每回一抓了事,最起码孩子在京每月几万康复治疗费和生活起居啥的应全部报销。这些都是老话常谈了,谈了3年,希望这回能尽快解决问题。
书记送我到电梯门口,他算是任务完成了,跟随的派出所老头,拿着手机录着像,大抵是为了好回去应付交差。
村长坐电梯送到家,李新开了门,我让李新与村长一起下去和镇书记诉诉苦…
一到家,我又继续孕吐,谁懂?

(被抓前后照)

因太困,澡也顾不上洗,就倒头大睡。
一觉醒来,才发现派出所和公安局,像上次两会把我从北京抓回来一样,在楼下24小时上岗盯梢。
这期间国保镇书记村委会等人来家慰问,要求配合维稳工作,命令我不要再去秦皇岛北戴河维权,说孩子的事会解决云云。
这些官话,套话,空话,说了三年,还不是能拖则拖,能赖则赖。
只准京官北戴河议事,不许纳税人旅游,这是什么梗?
女儿7月21日4周岁生日,孩子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连自由出行玩耍的自由也被剥夺。倒是孩子反而给了我大大的礼物:扶着能迈步向前走!
当然有司也给了孩子大大的礼物:派出所和公安局24小时在楼下保驾护航不是呢么!
国保说好要来给孩子过生日,一直未见人影…
来家说好的装修房子,和解决孩子问题,就这样不了了之。这是在督促我何方美去年两会让领导降职的事再重演么?
看着女儿坐在生日蛋糕前,满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再看看公权力对疫苗受害家庭的为所欲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三年来,对孩子无数次的抓捕打压,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

一个公权力,就这么阻止家长为一个不会维权的4岁孩子维权?!
不知道他们有做父母吗?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打疫苗吗?
维稳手段何时休?孩子疫苗何时了?
我问儿子,你害怕吗?儿子说,我不怕,我会武术…
李新说:哎呀,见到警察的时候也没见你使出武术呀。儿子嘿嘿的笑着说,因为有妈妈在,所以我不怎么害怕…
女儿则说,我不怕,我都长大了,我一点也不害怕…
也是啊,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呢!牢都坐了,还怕个啥?怕就不维权了!看样子他们是不怕被舆论的口水给淹了呢,我们又何必害怕。有个词叫:越挫越勇!
政府对付维权人士的手段无一不是一吓二哄三打压四解决,有的人坚持下来了,有的人吓破胆放弃了…
这几年维稳的费用,都够给我孩子做康复治疗了。
女儿能活到今天,离不开网友们的帮助,是大家给了我孩子再生的机会。想起女儿前年疫苗致残,在医院抢救时,每天数以万计的费用,医生冰冷的催着让缴费,不然就停药,而疾控中心狠心的甩手不管,最后还是网友们伸出援手帮我们度过了难关,包括去年我在看守所时,一直到现在从未停止过。
对于被疾控中心冷漠对待的孩子来说,得到网友们这么多年以来的物质与精神上的支撑,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谢谢大家,祝好人安康!

 “疫苗宝宝之家”维权团体发起人:何方美13233809174谷歌邮箱hefangmei2019@gmail.com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