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华律师被任命为联合国“言论自由专员” 人权圈忧成下一个“谭德塞”

2020年7月17日,艾琳·汗(Irene Khan)被任命为新一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言论和自由表达权特别报告员」。网友起底其早前与中共关系密切。图片为2017年5月其参加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带一路」活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官网)2020年7月17日,艾琳·汗(Irene Khan)被任命为新一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言论和自由表达权特别报告员」。网友起底其早前与中共关系密切。图片为2017年5月其参加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带一路」活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官网)

艾琳·汗(Irene Khan)以国际法律发展组织总干事的身份与中国「一带一路」加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国商务部官网)艾琳·汗(Irene Khan)以国际法律发展组织总干事的身份与中国「一带一路」加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国商务部官网)

艾琳·汗(Irene Khan)于2017年5月与中国商务部助理李成钢会面。(中国商务部官网)艾琳·汗(Irene Khan)于2017年5月与中国商务部助理李成钢会面。(中国商务部官网)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公布最新人事任命,委任孟加拉籍律师爱琳•汗,出任联合国「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有人权组织指爱琳•汗与中国关系密切,质疑该项任命由中国主导。中国在今年4月挤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成员,拥有任命联合国专家的决策权。有网友担忧爱琳•汗的亲中背景,会成为下一个「谭德塞」。(吴亦桐/程文 报道)

上周五(17日),爱琳•汗(Irene Khan)当选为新一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言论和自由表达权特别报告员」,她也是27年来担任该职位的首位女性。爱琳•汗将于下月上任,任期为3年。

爱琳•汗为孟加拉律师,曾担任「国际特赦」组织第7任秘书长;2011年,她当选为罗马国际发展法律师组织(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Law Organization in Rome)总干事,该机构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中国亦为该机构成员国之一。

有国际人权工作者批评爱琳•汗与中国关系密切,处理涉及中国人权问题时有角色冲突。

本台翻查中国官媒公开信息,爱琳•汗多次赴京参加「一带一路」活动,2017年她还与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等官员会面并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中国商务部也派员参与其任总干事的罗马国际发展法律师组织会议。

北京异见人士胡佳接受本台采访时,批中国政府以金钱开路,渗透或直接占据联合国及其他机构的重要位置,以在全世界建立「中共标准」。

胡佳说:世界在官方领域的人权表达最高的机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共已经完全渗透进去了。中国在把持联合国系统方面早就有战略性的计划,它们有已经有更广远的「战略棋子」,要么某些机要的部门就是由中国直接操控,要么就是以一种代理人的形式出现。中共不惜花重金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去笼络,许多人事操控其实是一个很基础的步骤。

胡佳认为,中共操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另类的病毒输出。

胡佳说:我们现在面临的绝不仅仅节节进逼的新冠病毒,而是专制主义病毒。

前「八九学运」领袖吾尔开希也认为,面对中共渗透各个国际机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中国率领下的「恶人俱乐部」掌控,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思索重建这些人权、经贸等国际组织的秩序和格局,甚至可以思考另起炉灶重建价值体系。

吾尔开希说:中国过去的这些年一直在收购本该代言道德、良知以及法律、普世价值守卫者这种国际机构的功能,而这些功能本不应该是销售品,这是一个全球的悲剧,我希望国际社会看到这是一个危机。今天国际社会要重建,要重起炉灶。

一些香港网友也认为,随著一些人权记录差的国家加入,以及美国于2018年退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把持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因此爱琳•汗的当选毫不令人奇怪,爱琳•汗将扮演类似谭德塞(Tedros Adhamon Ghebreyesus)的角色,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沦为下一个世卫组织(WHO)。

「联合国人权观察」执行主任诺伊尔(Hillel Neuer)也在社交媒体上质疑中国主导了爱琳•汗的任命。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团未回应本台置评请求。

今年4月,中国驻日内瓦公使蒋端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5名代表之一;因该小组在任命联合国专家问题上拥有决策权,人权组织称该任命犹如「纵火狂变兼任消防队长」。

按照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宗旨,「言论和自由表达权特别报告员」将负责记录全球范围内侵犯言论自由权的行为,包括收集进行威胁、暴力、骚扰、迫害或恐吓的资讯,特别是对新闻工作者或其他专业人员的迫害,并直接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报告。其职责还包括向政府提供建议,改善人权问题。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