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裕元罢工之后:社保维权渐增 若干问题凸显

今年4月14-25日东莞裕元鞋厂大罢工之后,深圳奇利田高尔夫球厂(4月起)、东莞恒宏眼镜厂(5月12日始)、深圳宝威亚太电子厂(6月9日始)、上海开联制衣厂(6月10日始)、东莞麦斯鞋厂(6月17日始)相继发生争取社保的罢工等集体维权事件。在工人补缴社保欠账的行动浪潮推动下,各地政府纷纷提升了社保缴费基数。但是社保维权的渐增,一些相关问题也凸显了出来,主要是:1/工人在低工资情况下补缴社保,影响劳动者日常生计,越来越多工人已意识到需要同时争取提高薪资待遇;2/深圳社保补缴期限只有两年,而且工人即使争得补缴仍没有协商补缴方式的权力,没有合理的补缴细则;3/个别罢工中出现了为资方说话的“疑似微博水军”现象,其观点值得探讨。(上述五例集体维权,集中见http://t.cn/RvHTvC2

根据国家劳动保障部门有关文件,社保缴费基数应该以国家统计部门对员工实际工资收入的统计为依据(参见2006-11-15国家劳动和社保部第60号文件http://t.cn/RvHQEBV),或根据包括当地职工平均工资在内的一系列标准确定基本养老金(见2011-7-1起施行的社保法http://t.cn/hbV5IQ 第15条)。但是国内广大资本家长期以来不是根本不给员工缴纳社保,就是按踩着最低工资标准的基本工资来缴纳社保(有相当多企业的基本工资还低于最低工资呢)。由于工人越来越多举起社保维权的旗帜,各地政府也纷纷开始上调社保缴费基数、部分地方更使之符合上年度职工实际工资水平,(例如6-12北京http://t.cn/RvH8cbo、6-20青海西宁http://t.cn/RvO1E4E、6-20海南三亚http://t.cn/RvWPNXu、6-23湖北黄石http://t.cn/RvH8h8X、6-24黑龙江哈尔滨http://t.cn/RvH8h8a、6-25山西太原http://t.cn/RvTm6IC、6-25山东济宁http://t.cn/RvH84mL)。有些省区政府还对社保权益做了公开宣传,例如四川http://t.cn/RvWkea3、广西http://t.cn/RvH8xHI,其中广西更启动了“社保宣传周”,包括面向工厂和工地工人进行大规模地宣传,发放宣传资料50多万份。在广东珠三角地区,则是草根劳工组织进行例行的普法外展宣传,例如6月22日@心连心草窝 在深圳石岩的劳动法宣传,也包括了退休养老保险的普法宣传http://weibo.com/1646127243/BanK9dYPH

但是在上述社保缴纳成为全国焦点的同时,问题也继续呈现了出来:工资普遍不高的情况下,社保负担往往成了“工人不能承受之重”。例如深圳奇利田高尔夫工友经过两次集体谈判,终于争得资方按实际工资补缴两年养老和全部拖欠的住房公积金,但是当资方要求大家立即拿出上万元补缴,工人则聚集抗议,要求分期补缴。而在另一些社保维权案例中,工人也同时提出了追讨积欠加班费、提高待遇的要求,这有利于减轻低薪情况下缴纳社保导致的实际收入下降。例如深圳宝威亚太电子厂500人罢工,工人要求补缴社保及公积金的同时,也要求提高加班费计算标准、恢复年终奖、买断工龄等薪资诉求,最终争得公司补缴社保及公积金,也争得从每月加薪250元、资方承诺四个月付清所有补偿金N+1。6月17日起东莞横沥镇麦斯鞋厂的罢工,也同时提出了补缴社保及公积金 ,并追讨拖欠的加班工资。正如本社5月4日评论所说,要解决低薪和社保缴纳的矛盾,只有“旧帐新帐一起算”,补缴社保的同时也争取提高待遇http://t.cn/8sBuoGb

当争得补缴社保和公积金时,深圳奇利田高尔夫工友聚集抗议、要求分期补缴,但另一家同样争得补缴社保的广州胜美达电子厂女工们,却抗议资方分三次补缴的做法,要求一次补缴完,——这看似矛盾,其实不同情况应该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如何补缴,应该尊重工人的意愿和实际条件,正由于工人都缺乏协商补缴方式的权力,资方的补缴方式都没有过问工人意愿,导致不同补缴方式下都可能招致工人反对。另外,深圳社保补缴期限只有两年,入职不满两年的工人还没什么,众多入职超过两年的工人就大受损害。2013年施行的《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四十条规定:“职工认为用人单位未按照规定为其缴纳养老保险费的,应当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两年内向市社保机构投诉、举报。投诉、举报超过两年的,市社保机构不予受理”http://t.cn/RvH0DqK。例如有的工人已经入职12年,如果补缴,再缴纳三年,就可领取养老保险金,但是只补缴两年,那就亏大了。今年五一劳动节深圳就有上百家工厂1200名工友联名要求落实社保、尽快出台社保补缴细则http://t.cn/8sB8e4Q,就是在反击“社保补缴只追溯两年”的霸王条款。

另外,在东莞横沥镇麦斯鞋厂的罢工维权中,出现了为资方说话的“疑似微博水军”现象(有兴趣可见http://t.cn/RvHTvC2最后一则的微博链接),其观点很有意思。综合他们的观点:这次争取积欠社保和公积金、争取拖欠加班工资的罢工,其实是被台湾老板利用了,是两拨台湾老板在斗,利用了员工维权、破坏公司形象;还有的人说,有老板动员工人都来评论@横沥麦斯集团工人 的微博,暗示这是一场老板之间利用工人的内斗;还有的人在为现任台湾老板鸣冤、说好话。这些“疑似微博水军”还特别喜欢自称“我就是生产线的员工”,与前来围观的工人微博争吵起来。

我们可能很难只根据发言判断他们发言的真假、到底是工人还是什么人,但他们上述言论很有意思。其中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如果真的有几个资本家在利用员工维权为内斗谋利,那么工人群体能否借此争取自己的利益(补缴社保、公积金和争取拖欠加班工资)?第二,工人维护自己的权益时,为老板说好话、指责工人,这又属于什么行为?

这两个问题值得大家思考。工评社的立场很简单:即使资本家利用员工行动谋利,只要工人可以指证资方问题、提出自己的维权要求,就应该坚持维权行动,而根本不必理会资本家之间怎么斗,有些人也许真的是工人却还为老板说好话,这种人就是奴才;而那些站在资本家立场指责维权工人的人,无论他到底是或不是“生产线员工”,他都是工贼。不过,如果这些ID真的是资方雇佣的水军,那么这些“搅屎棍”的智商未免太低了些,他们也低估了工人微博的觉悟和自主判断力;从根本上说,他们更低估了不可阻挡的工人抗争和工人觉醒的浪潮。

(新生代选编自《工评社的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