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伯阳女儿:维权一日游

今天与家属们和律师们,一同前往管城区检察院。大约8点四十分是人全部到齐,律师要求登记去侦监科了解保护情况,门卫万般阻扰。大约半小时后,保安接到某检察长的电话,允许律师进入。律师出来后,我才得知我父亲的罪名被改为“寻衅滋事罪”。作为家属,我们决定一起到检察院的控告申诉处控告二里岗派出所分局和郑州三看滥用职权,非法拒绝律师会见。但被接待人员告知,上面下了新文件,现在只有辩护人可以控告。几经周折,我们又来到了河南省公安厅,要求处理此事,在公安厅门口遭到保安驱逐,之后被带去信访接待室写了个申诉表格,被打发走了。最后,我们去最高级检察院信访接待室申诉,却被检察院信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驳回,说这件事不是他们的管理范围,还是要去公安厅。

说实话,我真的没想过我有一天也会在公安厅、检察院门口举牌抗议,我也没想过我会去申诉上访。看着信访接待室里,平民百姓拿着申诉书,向接访人员控告甚至是哭诉自己遭受的不公义的待遇,不禁想到,我父亲常伯阳以及姬来松、石玉、董广平、侯帅、邵晟东、方言、陈卫、于世文这些叔叔阿姨,不正是在为我们争取权利吗?不正是为我们伸张正义吗?不正是在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被强权欺辱的社会而付诸努力吗?为何他们被捕,而逼迫老百姓上访的国家蛀虫却逍遥法外?@平安郑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