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公民案最新进展:律师再次会见无果 亲属存钱查无此人 丁家喜、许志永仍处于秘密羁押中

中国公民运动网2020年7月8日报道: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在临沂市临沭县看守所的许志永和丁家喜,7月8日亲属在前往看守所为两人存钱时被告知:系统里查不到这两个人。许志永和丁家喜的律师也于当日分别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未果。许志永和丁家喜事实上仍处于被秘密羁押状态。

图片来源于李翘楚推特

许志永的二姐到看守所存钱被告知:系统里查不到许志永、丁家喜二人。

据初步了解,许志永的哥哥于6月30日才收到由河南省开封市国保亲自送达的逮捕通知书(6月19日临沂市公安局签发001号),由于疫情许志永的二姐一直在北京等待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带上为许志永和丁家喜准备的衣物立即动身前往临沂。本周二到达临沂市后再辗转前往30里外的临沭县看守所,看守所位于临沭县青云镇王界前村,按着网络地图查找看守所的位置一直出现错误,地理位置极为偏僻。许志永的二姐下午4点多钟才到达看守所。看守所称周三才可以存钱,但不能存衣存物。

周三上午二姐再次前往看守所欲给许志永和丁家喜存钱,结果系统上仍查不到两人的任何信息。等待中听到窗口里有两人私谈,称6月19号是秘密送来两个人但不让输入电脑系统里。许志永的二姐由此确定两人关押在看守所,然而因为系统里没有许志永和丁家喜的名字,所以无法为两人存钱。

此前,丁家喜的姐姐于6月23日收到由临沂警察在当地国保的陪同下亲自送达的逮捕通知书(6月18日临沂市公安局签发002号),得知遭受强迫失踪半年之久的丁家喜被关押在临沭县看守所,妻子罗胜春通过美国长途电话询问丁家喜的身体状况,看守所经过反复核实后答复称“看守所没有这个人”,经过连续数日的追问,看守所最后称“丁家喜因为疫情隔离14天没有输入电脑系统”,然而14天所谓的“隔离期”后罗胜春再打电话询问丁家喜的情况,看守所的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称办案人员在开会,或者干脆回答“不知道”。

律师再次会见无果

据多方了解,7月8日上午许志永的辩护律师张磊前往临沭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看守所称要上报临沂市政府疫情防控办,确定其不是从北京来的以后再接待,让下午再去。下午张磊律师如约再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许志永无果,被告知:回去等通知。张磊律师再前往临沂市公安局,要求临沂市公安局:请依法告知许志永案的案件情况,请在案件侦查终结前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此前许志永的另一位委托律师马卫曾前往临沂市公安局申请会见,被临沂市公安局以“许志永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拒绝,申请为许志永取保候审也被以“有可能继续实施新的犯罪,危害社会”为由拒绝。随后,马卫律师受到天津市司法局的约谈警告。

7月8日中午11点多钟丁家喜的委托律师赵永林到达临沭县看守所,一直等到看守所下午2点30分上班。申请会见丁家喜的过程及律师了解到的信息:因看守所系统里没有丁家喜的名字,在临沭县看守所经与谢(音)姓警官核实,丁家喜确实在该所关押;赵律师代家属给丁家喜存款被拒绝。在临沭县看守所门口,律师看到很多家属在排队存款,看守所接收现金并开具三联收据。但看守所拒绝律师为丁家喜代存现金,谢警官说丁家喜的案子特殊,他没有权力收;律师询问了家属关心的几个问题。包括丁家喜入所时是否做过体检?其身体是否健康?是否有体表伤或其他异样表现?家属、律师与丁家喜的通讯权利是否能够得到有效保障?赵律师直言不讳地表述了社会传言和家属担忧。看守所的回答当然都很正面,然而律师一天不能会见,这些忧虑和传言就不会消失;委托律师会见丁家喜必须经办案单位批准、指定地点视频会见(看守所称疫情期间所有案件的会见程序);丁家喜案的办案单位为临沂市公安局专案组,赵律师到临沂市公安局东门拨通专案组电话,一位女性警官请示领导后告知,明天(7月9日)上午九点在东门等候。

此前丁家喜的辩护律师彭剑得知当事人被关押在临沭县看守所后,向临沂市公安局就“犯罪地”及管辖权提起申诉,认为丁家喜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由临沂市公安局管辖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目前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7月8日在临沂市公安局门口,许志永的辩护律师张磊和丁家喜的辩护律师赵永林不期而遇,两位律师都在为当事人的会见权奔走。

另外,7月9日许志永的姐姐准备再次前往临沭县看守所为许志永、丁家喜两人存钱,而丁家喜的辩护律师赵永林也将再次前往临沂市公安局要求会见当事人。

目前为止,丁家喜已被非法羁押长达196天,许志永被非法羁押近5个月,两人在被囚期间不仅从未获准律师会见,连正式逮捕后看守所都是在匿名关押,丁家喜和许志永事实上仍处于秘密羁押强迫失踪中。

【关于1226/厦门聚会案】

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于2019年12月26日突然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其后全国各地对律师和公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拘留及传唤,多名公民、律师因而展开逃亡,包括新公民运动的发起人许志永。公益律师常玮平亦于1月12日于西安被捕。警察留下的扣押文书显示当局正在侦查,其后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和常玮平均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后常玮平被取保候审)。警方更声称从张忠顺一间已经租出去的房屋中搜出了245发子弹,张忠顺家人表示这是天大的栽赃。此次抓捕疑为针对2019年12月初在厦门的一次公民聚会,聚会者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竟因此被指称为煽动颠覆国家。

2020年2月15日傍晚,许志永在广东被抓捕;当天深夜(2月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翘楚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居所再次被查抄。警察口头告知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没有准确消息。

3月初,为许志永拍摄纪录片的导演陈家坪被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居所遭到搜查,有关许志记的视讯资料被搜查一空。

目前为止,上述被羁押人员无一获准律师会见,被关押地点未知,家属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2020年6月18日,戴振亚、张忠顺、李英俊、李翘楚、陈家坪获取保。

2020年6月19日,许志永临公(国保)捕通字【2020001号)、丁家喜临公(国保)捕通字【2020002号)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临沭县看守所。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丁家喜,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