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重启拆十字架行动 温州两教堂十字架遭百人强拆

浙江省永嘉县岙底基督教堂和银场基督教堂的十字架,遭到一百多人强拆。这是浙江政府2014年推行“基督教中国化”后,再次大规模强拆十字架行动。当地信徒都担心,新一轮对宗教团体的打压已来临。

继2014年强拆教堂十字架后,本周二(7月8日),浙江温州永嘉县政府再度派人强拆当地两个教堂的十字架。据信徒在微信朋友圈披露,当地时间周二早上5点,永嘉政府出动上百人强行拆卸岙底基督教堂和银场基督教堂的十字架。当地一位信徒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公安监控手机和网络,他们不敢接受采访:“这些事情,我不能接受采访,因为我的电话被监控,所以我不能随便说话。”

另一位王姓基督徒说,教会披露的拆十字架文字和图片是真实的,但不能接受采访:“一些同工转发的信息是真的,希望能够关注一下。”

温州岙底基督教堂和银场基督教堂十字架遭强拆。(微信截图/乔龙提供)

温州岙底基督教堂和银场基督教堂十字架遭强拆。(微信截图/乔龙提供)

据对华援助新闻网引述当地信徒称,强拆人员带着大型吊机,先是砸毁教会多处门锁,闯进教堂打砸教会用品,有信徒试图阻拦,却遭到保安员殴打,导致多人受伤。其中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被推倒地上。信徒报警,但警方不接电话。信徒还说,强拆人员是政府雇用的保安。

浙江或已开始第二轮对基督教压制

现场图片显示,这些受当局雇用的强拆人员与2014年在温州强拆教堂的保安员服装相同,保安员的制服外还套着写有“执勤”两字的荧光条。相隔五年,浙江当局再度强拆十字架。

据当地基督徒预测,浙江可能会迎来第二次拆十字架行动。浙江一位牧师潘先生对本台说,疫情之后,当地的教堂陆续开放给信徒做礼拜:“浙江地区的教堂陆续开放礼拜。在这个时候,第二轮拆十字架肯定要跟进。疫情期间,教会的礼拜活动都停止了。浙江地区拆十字架,应当是一个标志性的行动,就是开始了第二轮对基督教的控制和压制。”

左图:孙庄教会一信徒阻止强拆受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右图:孙庄教会起诉高新区城管执法局,7月7日获法院接纳。(教会提供/记者乔龙)

左图:孙庄教会一信徒阻止强拆受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右图:孙庄教会起诉高新区城管执法局,7月7日获法院接纳。(教会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对本台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当局竟然就来拆十字架:“在这种情况下,还来拆十字架,简直让人无法理解。还有闲心来拆十字架,这些照片我都看到啦,这些拆十字架的人拥挤在一起,他们就不怕感染病毒吗,他们就不怕得罪上帝吗?还来拆十字架真是得罪上帝的行为。”

郑州教会状告城管强拆获法院受理

另外,河南郑州孙庄基督教会教堂三周前遭到强拆,孙庄教会就此起诉郑州市高新区管委会和城管执法局,案件于6月19日在高新区法院开庭,但是法院以被告人高新区管委会未下达拆孙庄教堂为由,拒绝审理案件。十天后,孙庄教会负责人到法院起诉高新区城市综合执法局。

孙庄教会孙姓信徒告诉本台,法院于周二受理此案,他们等待开庭:“昨天我们去办理了,立案了。我们的诉讼请求就是要求确认强拆违法,被告是城管局。6月19日也开了一个庭,他们强拆之前给我们下了一个限拆决定书,我们起诉他。”

郑州孙庄基督教教会被强拆。(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郑州孙庄基督教教会被强拆。(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孙庄教会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说他们愿意配合政府依法征迁,也多次的以文件的形式,将各方面材料和情况报至高新区管委会、郑州市宗教局、 郑州市统战部以及河南省统战部,但这一切均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6月12日,郑州市高新区民族宗教局官员没有向孙庄基督教堂发出任何通知、法院正在审理教会状告政府案信。徒王先生说:“他们没有任何征迁文件和征迁手续,我们也向他们要过,没有,所以说,他们这个行动都是违规的。”

孙庄教堂有四十年历史,七百多名信徒,该教会属于三自教会。因教堂破旧,1992年,河南省民宗局向孙庄教会批出《建筑许可证》准许重建教堂。2012年6月,孙庄教堂投入使用。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