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正道与良知不可战胜——709五周年记!

709五周年来临之际,朋友邀我写一篇有关的纪念文章。回顾五年来世事沧桑、天象人心之巨变,709的发生及其结果莫过于“正道与良知不可战胜!”

2015年7月9日,709事件拉开序幕,盖有超过300人权律师、社会公民遭遇约谈、传唤、限制出境、拘捕、电视认罪、酷刑、非法审判……今天看来,这一事件无疑是对法治人权事业、对人类文明的一次彻底的暴虐与反动,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意识到,极权统治与法治的内在矛盾决定着这件事情必然会发生。

包括笔者在内的一批709律师、公民在被抓捕及羁押期间无不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酷刑。此前已公开发表的拙作《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全面披露了指定监视居住(强制监视居住)这种严重的反人类法西斯酷刑。无论按照联合国定义的酷刑标准还是实际发生的后果均可以作出这一结论。令人担忧的是这种酷刑方式自709之后愈演愈烈。他们采取最严酷、最邪恶的方式对待律师、公民们,在武警部队中长期单独监禁,动用军警24小时全天候贴身“看护”,每天至少10名武警轮换“看护”被监禁者。“医疗服从专案”、“饮食服从专案”、“作息服从专案”,人的一切坐卧行住均须服从于“专案”这一办案模式。一切法律制度、程序规定荡然无存。你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严格管控,被监禁者的情况每3分钟至5分钟看护者要记录一次。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不单被监禁者包括看护者、专案审讯人员无不在无死角超清晰的摄像头监视之下。人的一尺一寸的自由都无法自主,一切都在老大哥洞察之中,他们随时掌握你的状态、窥测你的心理、人性的弱点,使用一切手段在肉体和精神上折磨你、摧残你,彻底压服摧垮你进行一场超限战,直至你彻底屈服被摧垮为止,这也是“专案”模式”的主要功能。通过查考资料,这种不断完善总结出来的“专案”模式肇始于党内斗争当权者对付异己份子的专政手段。我们能够从秦城监狱的关押模式到后来反腐双规模式看到指定监居的影子。一直追溯下去,这套手段甚至可以跟苏联肃反克格勃监狱联系起来,据说秦城监狱就由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专家参与设计的。

我们面临这样一种处境,每天、每时、每刻都备受煎熬。当你坐着时他们会让你站立,当你想走路时他们会叫停你,当你习惯坐着时他们会专门为你准备一个墩子坐,当你睡觉时他们命令你保持一个固定姿势,你饥饿时每顿只给你一口饭吃,你不配合审讯就会受到严管每天坐16个小时军姿持续一个月,你不按专案组的要求回答问题他们就打骂你、威胁你,用老婆孩子恐吓你……当然他们也会欺骗你劝慰你,叫你不要太自私要多考虑老婆孩子的安危未来。你不时会遭遇到看护人员的各种刁难挑衅。每天你都可能遇到新面孔、新考验,时时体会到生命无常。如果里面负责你的那个人或者某个领导基于专案任务、某种原因或者仅仅出于人性之恶,你的性格在某方面冲撞了他,那么你将可能陷入梦魇之中遭遇到种种难以预料的待遇。

开始你很难适应这种处境。时间长了,你就会把一切放下,相信一切皆有定数,存在一个超越世俗的至高主宰支配着一切。看似你的命运乃至生死好像就掌握在你眼前这些看守、审讯人员或者他们背后的指使者、决策者手中,而事实上,只要你心存正念,尘世中的任何人都无法决定你的命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是任何人可以决定的。比如一个看护要刁难你,你似乎无处可逃,或许就在下一分钟冥冥之中的力量某种安排导致他会被调离这个岗位而无法再持续伤害你。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把每一个事件每一种处境都当作一场磨练心志的考验,你会慢慢放下各种执著不再患得患失。而这个超世的支配力量,无处不在的铁律,不仅存在于特殊的人生境遇中,我们稍加觉察,它无处不在,身边发生的一切人和事,你会发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在那些残酷的党内斗争绞肉机中,都似乎在佐证这一点。如果你是一个清廉自守的人,你没有贪污受贿没有人性的放纵、没有伤天害理、德性无亏,按照良知立身处世、坚守正道,那么谁也动不了你,一切都在铁律之下,魔鬼的行为也需要合法性。相反无论你是谁,扮演什么角色,假如你伤天害理、贪婪、放纵甚或只是私德有亏,那么命运之神迟早都会管束你,不是恩典就是责罚。

酷刑这种反人类罪行一般只有在极权社会里才会普遍发生。因为极权统治者要控制一切,这就注定了极权主义从一开始就面临一场零和游戏。因为权力没有边界,极权者不承认人的有限性、权力的有限性,统治权力与被统治者之间没有边界,要么全部,要么没有,他们害怕失去任何控制力。所以他们的权力会无限扩张、无限延伸下去,直至延伸到你的大脑、你的基因、你的血液里,延伸至世界的任何角落,不断扩张与控制,永无止境。极权主义的扩张本性正如资本永远逐利的本性一样。极权社会也符合利益驱动定律,就是极权统治者宁愿把所有资源用在社会管控上也不愿在百姓身上花一分钱,驭民五术才更有利于统治者达到自己的目的。诚如梁启超所言:“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哪怕洪水滔滔、哪怕瘟疫肆虐、哪怕饿殍遍野、哪怕冤狱遍地、哪怕人道灾难相续不断……极权统治者皆置若罔闻、处变不惊。极权者对于利用先进技术、不断升级完善维稳系统却乐此不疲,不放过一切巩固权力的机会。一个全息化、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基因技术全面突破的时代,谁都无法忽视其蕴含的塑造社会、改变世界的潜能。相对于极权者嗜之如命强悍扩张的意志,自由世界却往往要么保守要么无意识。

拙作《和平民主100问》曾指出,从专制极权走向宪政民主的困境在于,一个个个体主义者它的对立面恰恰是一个由国家主义、集体主义、政治集团、强大组织、利益集团联系起来的主体,那么个体如何能够对抗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强大专制政权极权力量?这个看似无解的挑战其真相却是,在世俗社会中,没有任何组织比个体更强大、更有力量。当然这一个体必须是觉醒了的有着坚定信仰的个体。一个暴虐的专制政权可以消灭一个个体却始终无法战胜他。只要个体足够坚定,他可以战胜一个时代、整个世界!如果一个社会中有足够多的这样的个体,这个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就会随之改变。少数人创造历史,一个社会当中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这样的个体存在其坚强的意志就足以带来这种改变,并带动更多的人站立起来。当一个社会中有一部分人意识到个体是不可战胜的,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可战胜个体时,那么这个社会就必然要发生改变。

这个信仰立场的改变将摆脱物欲肉身的枷锁、破除精神与物质的藩篱回归心物一元。人们从习惯于依赖社会变革的关键因素组织化的力量转变为信仰的力量。极权体制由人组成,看似如何强大的专制政权极权力量其精神实体却是虚无毫无根基可言的。尽管极权主义有着强大的扩张欲望,但是他们始终无法形成统一意志。极权主义本身就是对人的异化意图否定自由意志,除非人的自由意志被彻底消灭否则极权主义不可能根本成功。华夏族群完成现代转型本质上就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与暴力专制、自由公民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二者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进行不是一两次而是千百次、无数次的较量,直至和平民主意志完胜暴力专制意志彻底失败为止!在这一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坚守正道与良知的人们终将不可战胜,一批又一批觉醒的生命以其灵魂的分量驯化强权、唤醒众生、担当人道使命。这一过程就是依靠对信念的执守坚信善的力量得以成就。道义与权力不可避免将实现统一,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历史还将继续证明。

公民来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时政博览,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