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鱼:抗争新生代的亮相

刘萍女儿廖敏月 

长期抗争的刘萍,没有逃脱一个坚持权利的人在国内不可避免之悲剧命运,被判处有期徒刑,以悲壮的方式暂时告别了为权利而抗争的战场。而当局对于抗争的迫害,是祸及妻儿的。刘萍的女儿廖敏月也受到了当局的威胁与恐吓。
当局对廖敏月的恐吓有三,其一是声援浦志强;其二是与境外组织联系并威胁要抓捕;其三是限制出境。

 而廖敏月对当局的威胁,也只有三点简单的回应,其一,她不仅声援过浦志强,还要声援更多被迫害的公民;其二,所谓的与境外组织有联系,无所谓;其三所谓限制出境,根本不放在眼中,她愿意持续的留在国内抗争到中国民主宪政的那一天。
这样坦诚、直白、无所畏惧的回答,着实会让国内的主流话语界大吃一惊。因为,在老一代掌握话语权的主流人群的经验里,面对肆无忌惮滥用权力的当局,最好的方法是与之共存,先保全自己,不主动的刺激当局。然后,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虽然这种情况几乎很少出现,或者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然后向当局的不义发起攻击,争取权利。就是这样一种实质来源于对当局的恐惧而自保的生存状态,被不断的自我拔高,并美其名曰策略,再美其名曰理性,不激进。
可以试想,主流话语面对廖敏月的处境,回应第一个恐吓,当然是政府说什么就承诺什么。政府不让声援,先不声援就是了。即便是还愿意声援,那也是悄悄地来一次,而不是公开的与当局对抗。而回应第三点,一般也会尽量妥协,充分保证行动自由,而且极力避免刺激当局而召到更大的报复。
廖敏月属于新一代,她没有经历过老一辈人所经历过的那些政治迫害与政治恐惧。从主流的角度而言,这叫做没有社会经验,但是从积极地角度来看,这也叫做没有历史包袱,可以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来接受新知识,面对新的社会抗争局面。
如果以廖敏月年纪较轻,不了解社会的残酷为由,为此而对她的行动策略看轻,这样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廖敏月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她长期生活在与当局抗争中的公民家庭,对当局的迫害能力和迫害策略也更加熟悉。而且,她最近这些年都是在抗争的第一线,对当局当下所惯常使用的伎俩与思考问题的方式更加熟悉。相比于经历过过往当局镇压的老人而言,她不是五四一代,也不是四五一代,不是民主墙一代,不是八九一代,不是组党一代,她是正在创造历史的这一代。从经验而言,她虽然没有面对过往的当局,但是更为熟悉当下的当局,而且生活在抗争的家庭之中,从经验而言,她不是新兵,而是长期对父辈们抗争耳濡目染,但还未走上一线的成熟战士。为此,她的抗争策略更值得关注,值得借鉴。

为此,对于廖敏月而言,我所敬重的不仅仅是她的勇气,也更愿意关注她的未来。为权利而抗争的道路上,江山代有人才出,新生代亮相了,我真诚的向他们学习。

(据2014年6月29日东网即时)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