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盼追回失去的5年 “每次出门儿子都怕我被抓走了”

极权之下的父亲节,对于一些家庭来说,或许又是一个维权的日子。湖南长沙三人只是办了一个非政府公益机构,帮助弱势,就被指颠覆国家,被捕接近一年,家人不准见,案情不公布,律师不能用。一宗没有案情的案件,令一个4岁的女儿今年无法与爸爸过父亲节,令一个55岁的律师,眼白白看着儿子不明不白被羁押。

坐完冤狱,不代表就即能与家人乐也融融,人权律师王全璋在儿子2岁时就被抓走,5年后回家,终于能够相处。不过二人之间还是有陌生感,被政权夺走与儿子一同成长的时间已无法追回。

“看到孩子的照片,我崩溃了”

“一开始的时候,看到孩子的照片,我崩溃了。时间越来越长,有些反应也比较麻木了,我们这些被关的人,也只能强迫自己去过一种坚定之下的生活。”人权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的709案被捕,2020年4月初获释,他忆述,在被囚禁的差不多5年间,妻子生日、儿子生日或是父亲节也好,他慢慢学会不要去想着,让自己情绪不起伏、不崩溃,“在某个特殊的时刻,还要特别去想念,或是特别感动的话……后来情绪压抑自己的感动,不敢太起伏。”

王全璋4月底回家与妻儿团聚,如果是童话,也许到这就会落幕,画下句号,但这是现实的生活,更甚的是,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有一点陌生感,对我的排斥,长时间没有关系建立起来,教他学习他会比较反感,有时候做的不是很正确,我跟他说也是很牴触,这是我很尴尬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时间去弥合这种裂痕,弥补这种亏欠。我也不知道怎样建立一个真实的父亲关系。”

“儿子跟家人说,已记不得爸的形象”

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坐牢4年半,实际与家庭分开接近5年,儿子认识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他无法参与,关系生疏又陌生,儿子对他的认识,也只能从母亲的口中得知。王全璋对《苹果》说,和儿子全全间总有着隔膜,“几年前,孩子回家的时候,跟家人说,已经记不得爸的形象了,其实也就是通过他妈妈的描述,对我有情感上的联系,我对他的认识是很缺乏的。”

儿子7年的成长,只有2年在身边,一个个重要的时刻,都因为强权而错过,访问中,王全璋不断说内疚,说自己现在就如新手爸爸一样,不断学习如何与儿子相处,“我对他的了解,对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一些判断,我自己本身还在一个学习当中。”他说,前一阵子弄哭了儿子,自己也手足无措,“前几天到同学家跟猫咪玩耍,有欺负小猫的意思,我就说不许欺负小猫。孩子发现我这么重视猫,他说:猫重要还是我重要,我说猫重要,没想到一句话就把他惹恼了,哇哇大哭。”王全璋是老实人,他说猫重要,是希望儿子学懂尊重生命,但却不懂怎样对儿子表达。

“想自己的孩子就去拥抱他”

不过,强权能夺去他们父子相处的5年,却不能夺去二人之间的连系。王全璋被抓走,也让儿子留下永久的阴影,“我离开房子的时候,我的孩子会非常担心会不会被抓走,时间长了,他会问他的妈妈,爸爸是不是被带走。”这样让王全璋很内疚,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也知道儿子是关心自己,“他会很关心我,很担心我,这是我很感动的一块。当见面的时候,他的表现就是很不在乎,当见到就有叛逆的心理。”

前一阵子,他们一家跟学校去郊游,是久违了属于家人的重要回忆。王全璋说,在被捕前的父亲节,他都没有好好想过怎样过,这一年,也许是一个可以跟儿子增进感情的机会,“我之前也不是很注意这个节日,(这一年)可能还是和孩子互动一下,沟通一下,看一下有没有可能增加感情的机会。现在就享受生活,享受美好的时刻。”

《苹果》记者杨默

转自:苹果日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王全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