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处于十字路口的香港民主运动

香港爆发规模空前的反送中大游行一年后,北京推出港版国安法引发多方反响。香港亲民派担心受到新法扼杀,正在寻求应对战略;末代港督彭定康认为:这项新的立法公然违背了香港《基本法》以及中国于1984年签署的中英宣言;港版国安法迫使汇丰银行表眀立场、做出支持北京的抉择。这是《费加罗报》今天刊出的多篇报道的主要内容。

香港民主运动走向何方?

首先,《费加罗报》驻京记者发表撰文,披露了香港数千名青年不顾因新冠疫情而出台的示威禁令、于6月9日晚间举行示威的消息。他们高呼着“解放香港”的口号,表达着对港版国安法的愤怒情绪。报道注意到:与一年前的反送中大游行相比,今次示威活动的规模有限。

经过漫长的街头抗争、导致9000多人被捕、随后又因新冠疫情经历了数月时间的社会疏离之后,掺杂着疲惫感的忧虑情绪普遍存在。

自港版国安法于5月28日在中国人大获得通过后,香港的民主运动便处于十字路口:重压之下,何去何从?使用怎样的战略手段来抵制大陆的扼杀?中央政府绕过香港的立法体系强势推出的新法,甚至令民主运动中那些经验丰富的战略家们都不免望而却步。这一现象表明:自习近平2013年掌权以来,北京僵化的威权主义与一个坚决捍卫其自由的香港公民社会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

6月4日,在维多利亚公园,数万人不顾禁令、参加纪念天安门事件的烛光守夜活动,凸显了香港民众抵制大陆统治的普遍决心。

珍重自由的反对派在采用武力或和平斗争之间徘徊不定,难以确立斗争路线。每一个人都在度量着来自北京和西方的信号,认真咀嚼着新法内容的细节,以评估相关法律于9月份生效之后,维权人士面临的风险。

报道最后指出:中美紧张局势的升级进一步导致香港经济衰退,有可能迫使一些担心自身安全的年轻人,为寻求未来、寻求就业或寻求自由而走上流亡之路。

末代港督彭定康:中共使用的手段与黑社会手法不相上下

另外,《费加罗报》刊出一篇末代港督彭定康针对驻华外国记者的访谈,彭定康表示,中国在香港于1997年回归之后的最初10多年间,履行了义务。但北京从2014年开始拒绝对话。而本次,中共利用全球受新冠疫情困扰之时,通过了针对香港的新法,令他对香港局势深表忧虑。他认为:北京在香港和南海使用的手段与黑社会的惯用手法不相上下,将引发世界重新评估与中国的关系。彭定康呼吁:面对中共政权,民主国家必须团结、共同努力,迫使北京遵守规则。

彭定康指出:香港将在9月迎来立法选举,令人担忧的是,北京将利用刚刚出台的新法取消反对派候选人的参选资格。而像民主党创始人李柱铭一样的亲民派领袖人物,代表的却是香港的良心。他们沿着历史的方向前行,跟随的是曼德拉或马丁-路德-金的脚步,因为他们代表着无法锁定的理念。载入史册的,将是这些人物,而并非是习近平及其党羽。

汇丰银行-北京手中的一枚棋子

此外,《费加罗报》在另外一篇报道中,披露了汇丰银行在港版国安法出台后,被迫做出选择北京的艰难决定,颇令伦敦和华盛顿不快。汇丰银行于150年前创立于香港,总部设在伦敦,作为欧洲最大的银行,是亚洲首屈一指的金融机构。汇丰银行通过中国社交媒体-微信表达了对中国港版国安法的支持。这一表态引发了英美两国的不满。

不过,报道指出:迄今一直在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对立中保持中立的汇丰银行,实际上别无它择。因为该行55%的利润来自中国大陆,且它在中国的雇员人数高达22,000人。

多年来,汇丰银行一直处于中美两国、英国、甚至加拿大地缘政治紧张关系的中心。北京从未原谅汇丰银行因在2018年提供信息、导致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捕一事。

6月初,汇丰银行董事长杜嘉琪 (Mark Tucker)禀报伦敦:如果英国不履行对华为的承诺,该行有可能会在中国受到惩罚。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