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一周年 港人国安法压顶继续抗争

2020年6月12日,香港金钟道购物中心,支持民主的抗议者举旗示威。(路透社)2020年6月12日,香港金钟道购物中心,支持民主的抗议者举旗示威。(路透社)

6月12日,对于香港“反送中”运动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去年的这一天,香港政府不顾百万市民游行抗议,坚持把《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送往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触发大批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当日,警方多次以违反国际惯例的方式使用武器,激起民愤,也为之后一连串流血冲突留下祸根。一年过去,在疫情“限聚令”、“港版国安法”等港府和北京全方位打压之下,香港各区当天从早到晚,仍有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提醒港人毋忘初心,继续抗争。

音乐声:“何以这土地,泪再流;何以令众人,亦愤恨。”

这首代表香港人心声的《愿荣光归香港》,在612一周年的晚上,在旺角街头再次响起。去年的6月12日是香港反送中运动重要转折点,一年后的今天,港府以疫情为由,禁止游行集会申请。有团体于是在全港18区设置抗争街站,以展板回顾过去一年的抗争,并号召市民晚上八点在各区同唱《愿荣光归香港》。

其中在旺角,晚上有大批市民聚集纪念,不少市民打开手机亮灯,让灯光照亮旺角。但市民刚唱罢《愿荣光归香港》,大批防暴警员即在现场举起蓝旗,并突然拉起封锁线,截查现场数百名市民,附近地铁站出入口亦即时关闭。

而在铜锣湾一带,警方制服多人,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被警方以非法集结为由拘捕。他双手被反绑索带,由警员押上警车。

香港人为何坚持抗争?

去年6月12日,警方在立法会一带大规模施放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等弹药。时至今日,警暴未止,香港人却要面对“港版国安法”的威吓,教育界、公务员队伍等各个界别面临全方位打压,香港人仍坚持抗争,为的是什么呢?

中五学生陈同学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年轻人的未来不可假手于人。

陈同学说:“我们都希望香港人记得这一天,还有不要忘记初心。政府不应该噤声,其实中学生才是香港未来主要的栋梁,所以把政治带入校园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中学生都不去理政治,那谁去理?年轻人的将来是我们一手去守护,我们不可假手于人。”

而不单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中国新移民张小姐同样支持抗争,不希望香港变成和中国一样。

张小姐说:“我是新移民,来香港十几年,我很喜欢这个地方。香港虽然地方小,但是一个很有爱的香港,大家会相互帮助。我们在一个很自由的环境下生活,表达我们想表达的东西,但现在的变化就是,我们要完全被政府,被北京收窄我们的言论自由。人一生而言,我觉得钱不是最重要,如果在受到压逼的环境下生活,有多少钱都没有用,我们需要的是自由。”

因参与去年11月“营救理大”而被控暴动罪的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表示,在国安法下,即使有恐惧,仍要继续反抗恶法。

2020年6月12日,香港铜锣湾支持民主的抗议者。(美联社)

2020年6月12日,香港铜锣湾支持民主的抗议者。(美联社)

黄子悦说:“对我而言这场运动仍未完,这场抗争也未完,所以今次不止是一个纪念,而是一个展望或一个警醒,告诉我们过往一年有这么多手足被捕、受伤甚至流亡。当这些事未平得到平反时,我们要继续抗争下去。”

迎接刑满获释手足、“和你上学”、“和你lunch”     各式抗争再上路

而612这天从早到晚,香港人都以不同方式抗争。早上近100人到赤柱监狱外,迎接刑满获释的示威者容志强。他涉嫌去年9月6日在旺角参与示威,抗议 831 太子站警察暴力袭击市民事件,期间涉嫌破坏港铁旺角站售票机等设施。他承认刑事损毁后,被判囚 8 个月。在612一周年的这一天,他刑满出狱,迎接他的是手持鲜花和旗帜的香港人,旗帜上写有“撑手足、撑到底”、“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字句。

而在元朗区,三间中学发起“612和你返”活动(和你上学),约40名学生早上8点,一同列队步行上学。学生沿途举起写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字句的横额,并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民族自强,香港独立”及“香港人建国”等口号。

口号:“香港独立,唯一出路;721不见人,831打死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中午时分,香港多区都有“和你lunch”活动,市民趁着午餐时间参与纪念活动。在金钟太古广场和九龙湾Mega Box商场,都有市民举起标语,在商场不同楼层叫口号及唱歌,并要求政府平反去年612冲突的暴动定性。

2020年6月12日,香港旺角抗议活动中,支持民主的抗议者与防暴警察与对峙。(美联社)

2020年6月12日,香港旺角抗议活动中,支持民主的抗议者与防暴警察与对峙。(美联社)

而去年今日被包围的立法会,当天下午如常举行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会议。多名民主派议员举起“香港人毋忘 612”标语,又到主席台前抗议和高叫口号,被亲北京主席李慧琼批评“阻碍会议进行”、“行为极不检点”,下令保安把他们赶出会议室,并收起他们留在议员座位上的标语。

612─反送中运动转折点

去年6月12日,在100万人上街游行后,港府坚持把引来极大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送到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在立法会被亲北京阵营把持的情况下,法案几乎毫无悬念会获得通过。当日早上,大批示威者包围立法会,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布暂停二读会议。

虽然示威者成功阻止法案通过,港府也在九月正式宣布撤回修例,但当日在立法会一带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警方多次以违反国际惯例方式施放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等弹药,激起民愤。但政府坚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涉及的滥暴、滥权行为。612成为反送中运动重要转折点,之后警民之间的对立、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至今日仍然未能化解。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