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纪念六四31周年视频

中国公民运动网:因参与全球网络纪念六四活动,陈云飞于5月31日下午被警方带走,直到6月一日上午才获得自由。期间,陈云飞被软禁在成都一家宾馆,手机被扣无法与外界联系。因年迈的老母亲无人照顾,陈云飞曾被数人“陪同”回家给老母亲做饭,然后再被带走。被软禁期间,当局要求陈云飞删除推特内容,不得披露六四期间被软禁的情况,均遭到拒绝。

陈云飞原北京农业大学学生。1989年学运期间曾在天安门广场参与学生民主运动,是天安门广场上大学生绝食团成员之一。六四后回四川老家,2007年因在《成都晚报》刊登“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广告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此后,陈云飞全身心投入到公民维权活动中,先后在各地被近40家派出所传唤扣押。

2015年清明节前夕,陈云飞和20余名四川维权人士为“六四”死难者扫墓,因此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出狱后,因声援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被刑事拘留,30天后被监视居住半年。

附:陈云飞网上纪念发言稿

大家好,很荣幸应邀来出席这次六四网络纪念活动。感谢召集人主持人搭建的这个平台以及为此付出的劳动。

每年的六四纪念,我首先想到的是,向以丁之霖、张先玲老师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们致敬!因为在64血案后,首先是她们用她们伟大的母爱,不分严寒酷暑,骑着单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寻找真相,向人们传播真相。31年前她们的孩子亲人为了正义,见证历史,献出了鲜血和生命。31年来母亲们和她们的亲人为寻求真相,又继续付出了无数的辛劳汗水,乃至生命。她们是一群我们最敬重的人!

在纪念六四英烈的同时,我们也没忘记李旺洋、刘晓波等经历过6.4的英烈们,以及那些知名不知名为中华民族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宪政而献身的先烈们。也更挂念狱中像刘贤斌等这样经历八九的学子。

我们要传承的64精神,大家都列举很多很多,但我首先想到的是,参与者那种爱国爱家爱这片土地,以及爱这片土地上人民的最朴素的精神。那些被迫肉身翻墙逃难海外而念念不忘六四的人们(包括在坐的诸位),不都是心怀这种精神吗?特别是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每年参加“六四”烛光晚会的人们。八九过后的大陆各种改革乱象、十八大以来揪出的、(中共邪)党和政府利用纳税人血汗钱培养的180多名省部级贪官(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数字还在增加,还必将增加)、中美贸易战硝烟四起、武汉肺炎在全国乃至世界的蔓延、以及香港从“23条”到“送中”,再到“国安法”一波又一波的民怨沸腾,不正说明大陆人没有找到病根,也证明我们八九那时所坚持的主张是正确的,我们没有理由不该以各种公开方式宣传纪念64。

学潮时,我是从边远农村走出来学农的理科生,读书量的少,信息的寡,注定对政治的知之甚少,我就只有六四那种最朴素思想,包括我后来工作之后参与斗倒三位厅局干部,以及经商搞企业被体制所伤,我都没敏感到是制度层面的原因。2005年紫阳先生逝世对我触动很大,我想他就可以抛开个人利益、家族利益、党派利益,我一个小百姓还有什么丢不下的呢。也就是这年清明纪念紫阳,我认识了天安门母亲张先玲老师。在我的请求下,她首先带我走访了六四遇难者袁敏玉的父亲袁长禄老人,他全身长满疱疹,皮肤四处溃烂,久久卧床不起,他家经济特别拮据,但寻求真相的决心让人震撼。走访的第二家是六四遇难者袁力的父母袁可志、李雪文老人,当时袁可志老人都接近90高龄,他还在用放大镜收集袁力的事迹,写他的书。回川,我按张老师提供的四川成都新津中国人民大学六四遇难者吴国锋家人的大致情况,找到了他父母,了解了他们抗拒诱惑、不惧打压,坚持为儿子讨要公道的事迹……有了这些故事,我知道六四遇难者走了,他们是为我们挡下了那罪恶的子弹,他们的亲人就是我们的亲人,这样我每年都坚持以各种方式纪念他们,纪念六四,包括07年的登报、参加王怡牧师每年组织的六四烛光祷告、邀约朋友给六四遇难者扫墓、以及08年六四与谭作人、冉云飞等参加义务献血、即使在狱中六四我也坚持24小时的绝食祷告……等等。我也和朋友们一起,利用中秋去看望他们,每缝佳节倍思亲,他们就是我们的亲人……

十多年来,我所做的,我简单理解,就是邀约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将公权力关进笼子里,我把它叫驯兽。因为权力不受制约就会害人,“苛政猛于虎”,我们的诸多苦难正缘于此。从2005年王怡牧师给我传福音开始,我就一直受到“秋雨教会”的牧养,我的心得是:跟着主的足踪:博爱、谦卑、喜乐、宽厚、仁慈、怜悯、公义、睿智……就能走得更轻松,走得更坚韧走得更远。

在这些驯兽活动中,我排除一切干扰。只认准一个方向——驯兽大业,我以“陈式三板斧”为手段:第一赶猪进笼,娱乐民主;第二电视四方看,效果各千秋,能说真感受,才是民主授;第三独裁好比大石头,选好自己最佳位,不议不望尽心推,何愁柏林墙不毁。

我坚信民主这果实一定会在中国大陆成熟,时间越久越甘美。所以我不急,我只管每天的浇水施肥除草……而这种付出,我觉得是快乐的、不危险的、是力所能及的。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陈云飞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