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两会 各地对访民维稳五花八门

自去年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国各地的信访接待部门都停止办公,访民也深居简出,很少有上访举措。随着疫情的好转,每年三月召开的两会今年延期至五月召开,但信访接待部门依然关闭。为了防止访民借两会召开之机诉冤,各地政府使尽招数,以侵犯人权为手段把访民控制起来。

据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访民反映,5月10号,她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显示她被设定为“市内码”人员,仅可以在本市(区)和县域内出行活动,满14天后自行解除。确定解除的方式是本人龙江健康码中“仅限本市区通行”字样消失即为解除。她随后向其他访民及亲友询问得知,仅依兰县就有一千多人被设了和她相同的限行码,而被限行的绝大多数都是访民,她知道的访民有王秀兰、王兵、温艳芳、王桂秋等人。

陕西访民王小琴因哥哥被打成精神病上访,近日被以扶贫为名维稳。今年两会前夕,王小琴拒绝政府的旅游要求后,政府很快想出了以扶贫为名的维稳新模式。数日来每天一早有政府人员带王小琴到批发市场进几十个西瓜摆摊叫卖,中共官员纷纷前来拍照、录像。各单位人员也响应政府号召前来购买,实在卖不掉的政府再安排销路,由当地派出所全部吃下。王小琴表示,她应政府安排送货上门,低价出售,结果派出所的人不给她好脸子,狠命拿眼睛瞪她。她认为,这样的所谓扶贫有失人道,她家里有个残疾父亲,有个精神病的哥哥,可她自被扶贫以来连买菜做饭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到家就9点多了,使她父兄得不到照料。而且每天的利润也就一百元多一点,仅够温饱,没办法脱贫。

有上海访民叙述了今年两会期间20余位上海访民的遭遇。

5月3日,上海黄浦区访民胡建国家中突然冲进来二三十个手持盾牌与警棍的警察,要把胡建国抓走。胡建国急中生智抓起家中装修用的冲击钻与之对峙,对峙许久这帮拿不出任何法律依据的警察才撤走。

5月4日晚上,上海浦东新区访民谢云达的暂住地来了很多警察和保安,因谢不在家中暂时躲过了抓捕。次日早上被传唤至江镇派出所,审讯后将其关到宾馆软禁至今。饮食没有保障。

5月7日,上海浦东新区金美珍夫妻正在家里吃晚饭,川沙派出所警察带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把金家屋门撬开,强行将金美珍带到派出所审讯,至凌晨三点送往浦东看守所。原因是金美珍买了一张车票。

5月10日,上海市杨浦区毛恒凤一上车就被乘警盯着,到北京站还未出站即被带上警车强行带到北京站派出所,后被押回上海。

5月10日,闵行区董莉雅被三林镇派出所雇佣的不明身份人员看守在家中,不让其出门买菜和看病。董莉雅打了56次110报警,警方不予理睬,也不给报警回执单。

5月12日上午,长宁区访民江琴前往虹桥车站,被政府维稳人员发现后,叫来了新华派出所民警,把江琴带到了派出所。江琴承诺不在到北京后才被释放。

5月13日,杨浦区访民宋志强在北京被对方政府乘高铁押送回乡,目前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5月13日,普陀区陈长英刚出北京站,即遭到一群不明身份人员的殴打、绑架。

5月14日下午,嘉定区李琴在家门口被徐兴镇政府雇佣的保安戴上黑头套带走失踪。一星期前已有五名壮汉看守在其家门口。

5月15日晚7时许,宝山区周雪珍被凇南镇派出所人员入户抓走,去向不明,周还是残疾人。

5月16日,松江区王兰英晚上九时许被辖区警察抓走去向不明。

5月17日,黄浦区赵学鸣家门口来了一群保安守住其楼梯通道及大门不让其外出。

5月18日晚上,浦东新区张花和吴林在北京租住屋内被上海驻京办及北京长阳派出所20多人强行带走,押返回沪后失联。

5月19日上午,静安区胡伟星、王颖在北京黄村的暂住地被黄村镇派出所人员查身份证后带走,交地方政府带回。

5月20日,浦东新区黄亚平不服曹路镇政府强拆,服农药自杀抗议,其老公尤宝祥在网上发出消息正在医院抢救,镇政府把村民逼上绝路。

5月21日,静安区孙洪琴被政府强制带往福建旅游。

5月22日,静安区李永福去北京,下午6点多途径安徽蚌埠南站时被截下车,当晚10点被带到上海闵行区申贵路1500号后再无消息。

5月23日早上,宝山区郑美翠在中南海喝敌敌畏自杀,被巡查人员发现制止并带往派出所。其老公张寿孙中午11点多在给打工的子女送午饭时被守候在洪山区共富四村的警察与特保带走,未出示任何手续。

5月23日,静安区陈国英被从北京押回上海限制人身自由。

上海访民感叹,这都是触目惊心的事实,习近平提出的法制中国离现实太远、太远了!访民根本就没有基本人权和法律的保护。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