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方:从乌拉圭人对国际足联的攻击看某国国民性

苏亚雷斯2

苏亚(牙)雷斯在世界杯上因咬人被国际足联禁赛后,乌拉圭舆论非但未见对苏牙这一恶劣行径的批评和反思,反而是一边倒地对国际足联一片辱骂之声,乌国球迷们打出“路易斯,所有乌拉圭人都与你站在一起”的横幅,以此表达对他们心中的英雄苏神的坚定支持。如果说乌拉圭蕞尔小国,国民们没见过世面,不懂得遵守文明世界的规矩倒也罢了,最荒唐的是乌拉圭总统穆希卡的言论,这位总统坚称苏亚雷斯受到了国际足联的不公待遇。“这完全是不同的标准。这是最让我们感到愤怒和受伤的。我们淘汰了意大利,我们淘汰了英格兰,他们因此损失了多少钱?我们是乌拉圭,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对他们来说损失是廉价的。”他还利用拉美国家普遍盛行的反欧美情绪进一步发挥:“伟大的球员通常都生在非常贫困的地区,他们不理解他,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想理解,因为他们生在有着其他资源的另一个社会。”

苏亚雷斯3

乌国国民在苏牙咬人事件中展现出的混帐逻辑和丑陋嘴脸,不禁让我想起东方某大国似曾相识的国民性。这个东方大国虽然号称有纵横一万里,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却从未走出兴盛、腐败、停滞、衰亡的王朝更替周期律,在科学文化方面也乏味善可陈,未曾给世界文明做出多少有份量的贡献。这个国家的国民虽然喜欢以泱泱大国、天朝子民的心态俯视四夷,但因一百多年来在与西方文明的碰撞中屡战屡败,整个民族的心灵深处笼罩的其实是吹不散化不开的浓浓自卑。

苏亚雷斯近三十年来,靠着引进西方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同时了靠着不顾环境承载能力的掠夺式开发,这个国家一下子阔来起来,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外汇储备更是高居全球第一。于是,二十一世纪是X国的世纪!西方不亮东方亮!美国模式已经穷途末路,未来主导世界的必将是X国!诸如此类的言论,一时在该国甚嚣尘上。但是,因为浸透到骨子里的自卑从未改变,随着该国在经贸、边境、海洋、人权等问题上和周边乃至全世界冲突的加剧,面对西方国家要求其遵守世界文明准则的呼吁,该国舆论中形成了一套自欺、逃避、攻击等完整的心理防御机制。腐败问题未有良策,便从纸牌屋中发现美国的腐败也很严重的重大秘密,人权状况屡受抨击,便以西方的人权只是有钱人的人权倒打一耙,领海问题上出招不慎招致广泛的批评,便是美日不容许中国和平崛起。总之,这个国家的国民宁肯相信阴谋论、围堵论,乃至勾连论、数典忘祖论、第五纵队论,也不肯反思自己国家内部以及对外交往中存在的问题。

相对于国民,该国领导人似乎开明不少,该国前领导人二十年前参加西雅图APEC领导人会议时指出:“世界这样丰富多彩,是件好事,并不是坏事。各国和各种文化应该也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借鉴、取长补短,共享人类文明的成果。”该国总理本月面向英国智库发表演讲时说,包容是人类进步的标志。中国古代思想家提倡“和而不同”的理念,与欧洲同时代先哲提出的“和谐产生正义与善”的思想不谋而合。东西方文明虽然源头不同,但彼此都懂得和谐相处、包容互鉴的珍贵。

让人稍有疑惑的是,该国领导人在国际上一再宣扬的包容、多元、并存理念,似乎并未在处理国内政策时被贯彻,因发表不同于官方立场的政治言论被寻衅、被聚众,乃至被煽颠者,近年来在该国络绎不绝。为什么在国际上,当政者就理直气壮地向别人要包容,而在国内,就不能对批评者们宽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理,己所不能,亦勿求于人。难道该国领导人在国际上讲的包容,只是要求外国政治家们给予其随心所欲打压国内批评性声音的自由?

事实恰是如此,将X国悠久的传统融入到现代政治体制中,建立一套不同于西方的治理方式,不但在该国政界,即便在文化界,也一直很有市场。本人的观点是,我们应该给领导人一个机会,让他尝试以传统权谋之术治理一个经济上早已经融入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大国并做一次破釜沉舟的努力,如果最后仍是碰得头破血流,X国的政治现代化进程也许会走得更顺畅。

更何况,也许他就成功了呢!

2014年6月28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