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曉連﹕港人正面對中國式維穩

中港關係已進入新紀元,香港人與中央政府的關係,亦已經超越了臨界點,雙方已露出底牌,在未來日子裏,大家無可避免要撕破臉皮,公開角力。

部分新一代年輕人有一個盲點,他們看到周邊地區群眾運動的成功,以為像台灣學生一樣,只要成功把群眾動員起來,將會無堅不摧,當政者最終會屈從於人民腳下,這種觀念,從道德倫理上絕對正確,但現實歸現實,台灣民眾面對的是一個民選政府,一個跟普世價值接軌的執政團隊。

但 反觀香港,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極權的國家機器,由習近平上台後的內部講話與他推行的政策,可以清楚看到,他們會用盡一切方法,守護執政集團的統治地位。跟 前朝的最大分別,是新領導層對國際輿論的壓力,採取嗤之以鼻的態度,只要觀察他們對國內溫和異見人士的處理手法,就可了解他們的本質。

面對這樣強大的獨裁機器,除非香港人願意付出無限的個人代價,以烈士的氣概勇往直前(即使這樣也未必成功),否則很可能得出跟台灣相反的結果。

其 實,老一輩的泛民,跟年輕一輩的所謂激進民主派,他們最大的分別,是傳統的泛民,直接或間接經歷過內地上世紀殘酷無情的政治運動,了解到中國共產黨面對群 眾時的真實面孔,雙方交手時,什麼時候進逼、什麼時候退守、什麼時候妥協,他們都有一定的規律。至於年輕的一輩,他們在前總理朱鎔基、溫家寶這兩代領導人 冠冕堂皇的偽善口號中成長,腦子裏滿是中國不停進步的觀念,以為只要香港人團結發聲,中央領導人就會大發慈悲,皇恩浩蕩。

但現實是冷酷的,過去廿五年,中國經濟表面上創造了奇蹟,但不論政治體制,甚至是領導層的思維模式,不斷在開着倒車,過去兩年,倒車的速度更突然加速。

只要了解這一點,我們就可認清,香港人目前身處的,是一個怎麼樣的處境。

港人慎防跌進「大亂」陷阱

從 近兩星期中央官員有系統地發表針對香港人的言論看,領導層已把香港視作敵對勢力,而且與外部反華力量互相勾結(中共的慣性思維),這樣的定性相當關鍵,因 為相關的情治部門以此為突破口,全面介入香港事務。事實上,包括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等機構,最近已得到中央新撥出的資源,並已全面進駐香港,在可見將來, 香港人就要親身體驗什麼是中國模式的維穩。

2011年2月20日,有不明來歷的網民(直至現在也沒有人承認過),在內地發起茉莉花運動,結果參與的人寥寥可數,但政法系統動員的規模,卻是08年北京奧運以來最為龐大,亦由那年開始,撥給政法系統的維穩金額超越了全國軍費預算。從這一事件看到,執行部門只要製造出一個問題,然後誇大其嚴重性,那就得到無窮無盡的資源,這就是典型的維穩經濟。

第二件具代表性事件,是於2012年 末掀起的全國反日示威,就在爆發前夕,筆者在內地已被告知將會有大規模示威,不出所料,第二天走到美國大使館門前,遊行規模空前,更令筆者驚訝的,是帶頭 喊口號、扔雜物進大使館的,竟然是平日熟口熟面的便衣公安!往後幾天,全國各地都有同類示威,人群中出現了很多穿上便裝的執法人員。這就是內地維穩常用的 手法,無所不用其極,混進群眾當中,然後把示威運動「引導」進他們預先寫好的劇本裏。如果他們要採取行動,大可以製造事端,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採取強力鎮 壓。

中央關注佔中程度反常

回 說香港的佔中,早在一年前,中央官員已經極度重視,四處打探消息,擺出嚴陣以待的姿態。筆者一直感到莫名奇妙,區區幾位書生發起的和平行動,參與人數有限 (最初的估計),為什麼中央從一開始就那麼隆而重之,比數十萬人參與的七一遊行還要緊張?直至最近,再有一位中央官員暗示,「出問題的未必是發起人,而是 外圍的參與者」,這才令筆者恍然大悟。香港每年都有數以百計的遊行示威,為何單單高度擔心佔領中環的「外圍參與者」?若果把上述兩件內地群體事件拼湊在香 港的現况看,十分有理由相信,內地的維穩模式,正全面在香港實施。

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在回憶錄中記述過,1989年6月7日,支聯會原本計劃發起全港遊行,但最終臨時取消,就是因為在當天凌晨,旺角出現幾百名暴徒縱火破壞,後來要出動防暴警察控制場面,據警方消息,事發前一天,有一批內地人進入了香港,當中有部分人參與了那次騷亂。

近日有兩件事令筆者十分憂心,一是中央對23條立法顯得愈來愈不耐煩,二是鷹派的官員開始提出毛澤東的戰略思維——「不破不立,由亂而治」,香港需要的正是一場大亂,才能重新整頓,23條才能有節有理地在本地立法。

堅守和平抗爭底線

以過往正常的管治邏輯,政府的言論愈是強硬,民憤愈大,然而最近不論是政府官員的言論,或是中央毫無掩飾的強硬表態,一反十七年來的柔性治港方針,這樣發展下去,看來是要把香港推向「大亂」的局面。

過去三十年,香港人憑着機敏的本性,渡過了無數的政治危機,在這極為關鍵時刻,我們更需要清醒的頭腦,認清國內外形勢。面對強大的對手,暴力只會觸發對方更大的壓制,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勇氣,更重要是一份知所進退的智慧。

转自墙外楼,2014-06-24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