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质外交”?维族学者消失三年后突现身

Iminjan Seydin (Samira Imin)

依明江·赛都力是一位维吾尔历史教授,也是出版商。他2016年参与了新疆政府一项“下乡工作”的计划,被派到和田地区去工作一年,但从此与女儿失联。

赛米热·依明江过去一年多来,不断的透过各种管道替她父亲依明江·赛都力发声。她上次见到父亲已是三年前的事,而赛都力自从2016年跟随新疆政府的“下乡计画”到和田去工作后,变再也没返家。赛米热再次得知父亲消息时,发现原来赛都力2019年2月被新疆地方法院以‘鼓动鼓吹极端思想罪’为由,判刑15年。

但是,周一晚上 (5月4日),赛米热突然收到多名朋友传来的一个推特连结,并告诉她她父亲出现在一段由中国日报发表的影片中。赛米热向德国之声表示,她当下感到不可置信,但又久久不敢点开视频连结。她说:“我感觉不太真实,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不知该不该开心的感觉。我久久无法点开视频,因为我不知道该预期父亲会在视频中说什麽。”

当赛米热终于鼓起勇气点开视频时,她看到的是一个消瘦许多,头发全剃光的父亲。她向德国之声表示:“看到他在视频中跟我说话,我当然很开心他还活着。但同时我不断纳闷,他为何瘦这麽多。他简直缩小了两号,影片中穿的衣服也显得过于宽大。他以前都是胖胖的,但影片中的衣服对他来说,已经太大。”

赛米热.依明江对父亲突然现身于视频中,感到不可置信,并不知道自己该开心还是难过。

此外,赛米热也提到,她父亲过去一直对自己的头发感到自豪,因为他即便到了五十岁,头发都还是非常浓密。但是在中国日报发布的影片中, 赛都力的头发与胡子已完全剃光。视频中,赛都力说道:“近期一些反华势力骗女儿,对外宣称我被非法拘留。其实没有这种事。这是一种欺骗丶胡说。我的生活很好,很健康也很自由自在。”

赛都力接着对着镜头,向赛米热喊话。他要求赛米热不要相信那种谣言,以后也不要在国外散播他被关押判刑的谣言。他强调,如果没有共产党与中国政府,他现在便不会有幸福的生活,而他自己也不可能在经学院工作,赛米热本人也不会有机会出国留学。

他说:“这些都是党与政府给予我们家庭的关照,我一直以为妳也是那样想的。但是我听到这样的话很伤心。我的女儿会说这样的话吗?所以我想对妳说,今后千万不要被境外反华势力欺骗,也不要说那些话,好好完成自己的学业与工作。我想妳了,如果妳能早点完成学业,回到中国跟我们团聚的话,我们家庭会更加幸福。

何谓真的自由?

为了证实她父亲是否真的从监狱获释,赛米热隔天用微信发了三则语音讯息给她父亲,但她父亲却未立即回覆。当天晚上,赛米热接到她母亲用微信打来的视频通话,当她接起电话时,发现她父亲也在旁边。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父亲在通话过程中,再次强调中国很好跟中国共产党很好,如果没有他们的话,他没办法过得这麽舒适。他说他不希望自己女儿反对中国,因为他觉得中国共产党很好。”

当赛米热问他为何过去三年都失联并剃了光头时,赛都力称和田当地沙尘太多,所以他决定把头发与胡子都剃光。而当赛米热试图与父亲分享她已在美国就业时,赛都力却只叫赛米热尽快完成学业,这样可以回到上海或北京工作,因为这两地都有发展机会。赛米热说:“他一直叫我不要继续维权,也叫我不要听‘坏人’的话。”

虽然她父亲已从狱中“获释”,但赛米热仍担忧她父亲是否真的获得自由。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既然现在父亲已获释,她希望中国政府能还他一个公道,撤除2019年对她父亲做出的所有指控,并归还所有他因受指控而被要求缴交的罚金。她说:“既然他在视频中说他自由了,我希望从今以后看到的爸爸一直都是健康自由的爸爸。”

中国政府的“人质外交”

事实上,这并非中国政府首次透过官媒发布亲人视频来试图抹黑海外维吾尔倡议人士。去年11月,《环球时报》在纽约时报发布了一项新疆再教育营的独家报导后,发布了一个长达四分钟的视频,里面他们“访问”了三名海外维吾尔倡议人士在新疆的家人,并在视频中不断称赞中国政府与指控这些海外维族人编造谣言。

总部位于美国华府的倡议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资深倡议与传播经理艾文 (Peter Irwin) 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明显想利用赛都力录制的视频来威胁赛米热。他提到,赛都力在影片中呼吁赛米热尽快回到中国,但是任何海外的维吾尔人都知道,回到中国后,他们将面临非常残酷的对待。

艾文说:“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不断向在新疆的维吾尔人施压,要求他们呼吁海外的亲人回到中国。除此之外,中国政府也时常将独立声援家人的维吾尔人,与海外的维吾尔倡议组织之间做连结。赛都力在中国日报的影片开头,就声称他女儿遭海外反华势力欺骗,但赛米热从头到尾都是以个人身份在替她父亲发声,她与海外维族倡议组织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关系。但我认为,当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个维吾尔人的倡议活动,也能在国际社会上引起这麽多关注,这对北京来说是件令他们害怕的事。”

此外,由于赛米热过去几年积极在国际上积极替赛都力发声,所以赛都力的案件也受到国际组织与媒体的广大关注。艾文认为,这些广受关注的案件让中国政府备感威胁,所以他们会运用这些案件来抹黑这些被关押维吾尔人在海外的亲人。

艾文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想透过抹黑一些比较受瞩目的海外维吾尔人,来逼迫其他想效法他们的海外维吾尔人噤声。基本上来说,这种作法就是所谓的‘人质外交’,而他们希望透过这种做法来让海外维吾尔社群明白,他们可能会释放某些人在新疆被关押的亲人,但他们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停止维权活动。”

虽然她父亲已获释返家,但赛米热表示,因为之前有些维吾尔人也是先获释,后来又再被关进再教育营,所以她对于父亲是否已完全获得自由,仍存有不安全感。她认为,面对中国政府的手段,海外维吾尔人必须继续坚持,并勇敢的发声。赛米热告诉德国之声:“海外维吾尔人必须坚持自己所相信的事实,并勇敢发声,这样才能替自己的亲人讨回公道。虽然过程中一定会有伤心的时候,但他们必须去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不要松懈。”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艾文则表示,赛米热的案例再次显示,持续性的国际倡议,是能有效对中国政府施压的。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会迫使中国改变他们打压维吾尔人的策略,但同时中国政府也会担心他们对外所用的说法,是否足以完全压制海外维吾尔人的倡议行动。赛米热的案例再次让海外维吾尔人明白,他们仍能透过特定的手段,逼迫北京提供一些关于他们失踪亲人的关键讯息。”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