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的世界:未来不属于专制制度

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大流行动摇了全世界。这场前所未有的卫生危机让西方看到,崛起的中国趁美国撤离国际事务之机,渗透联合国,操纵世卫组织,推动口罩外交,宣传北京模式,在全球布局。那么,专制将会主导疫情过后的世界新秩序吗?

瑞士广播电视台网站最近发布长篇报道指出,冠状病毒危机可能是动摇全球地缘政治的加速器。Covid-19大流行的发源地中国的野心令人生畏。北京把慷慨援助与积极宣传绑在一起,同步展开,在全球扩展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将中国医生到达意大利和飞机卸载中国援助物资的画面传遍全球。

中国的援助不可否认,但北京同时也将这些援助活动变成一场表演。巴黎政治学院国际战略基金的研究员邦达兹(Antoine Bondaz)指出,这场通过大量援助的宣传公关活动是北京卫生外交的一部分。而北京这样做有几层目的,首先试图让大家忘记中国当局在疫情初期犯的错误,重新提升中国形象;不过北京向欧洲提供援助也是对抗美国的一个动作,因为华盛顿自己有很多困难,无法对欧洲提供援助。

北京使用这种卫生外交已经多年,目的是向发展中国家展示中国在他们的发展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此外,北京同时通过推特等西方社交平台和驻法使馆发动网上宣传攻势,试图向世界炫耀中国的专制极权模式。

中美口水战

在中国疫情减退,情况逐渐走向正常之际,北京与华盛顿因贸易战而紧张的关系益发紧张。中美两国在Covid-19大流行问题上展开一场信息战。中国让阴谋论传播起来,指病毒来自美国。特朗普则不停重复冠状病毒是“中国病毒”。

紧急状态法与专制极权的诱惑

该报道说,数周以来,瑞士联邦议会拥有全权。瑞士联邦委员会通过紧急状态法和内部安全法管理国家。这种特殊情况对基本人权具有非常具体的影响,例如影响集会自由,行动迁徙自由和经济自由。

然而,弗里堡大学的宪政专家杜贝Jacques Dubey表示,他没有感觉到瑞士联邦委员会过分使用了紧急状态法。

欧洲大陆出现专制主义之风

波兰记者社评家科克(Michal Kok)说,当疫情过去后,我们可能与一些专制政权一同醒过来。科克在《选举报》(Gazeta Wyborcza)自问说,西方民主国家是否存在向专制偏移的风险。因为以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名义颁布紧急状态法的特殊制度,在欧洲多国成倍增加。匈牙利的武器销售激增,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已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现在他本人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阿尔巴尼亚已经实施宵禁。捷克共和国政府预计持续关闭边界几个月。在法国,卫生紧急状态限制人们移动自由和集会自由。专制主义的风吹遍整个欧洲大陆,人们担心现在的抗击疫情措施将持续到危机之后。

未来不属于专制制度

当被问及冠状病毒大流行对西方民主制度造成的后果时,法国经济学家作家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向瑞士广播电视台表示,如果我们想让这个危机的终结持续下去,这会给我们带来非常深刻的变化。

雅克-阿塔利解释说,现在我们必须进入一场“从转型经济意义上讲的战争经济”,我们要转型为生活经济,也就是把投资转向健康,卫生,食品,教育,科研,清洁能源,数字化信息,安全,文化等领域。阿塔利认为,发展这些领域,利于建设一个互助社会。这样的经济转型与民主制度相兼容。

尽管他承认这次疫情危机可能导致某些国家出现专制体制,但他指出,未来不属于独裁专制,就像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之后,出现了一些专制体制: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俄罗斯。但是我们看到,这些体制一个接一个都崩溃了。最终还是民主制度赢了。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