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 —— 被中国卫生战略削弱的国际组织

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之际,法国 «世界报»最近刊出一系列文章,针对一些国际性的权威组织如何受中国影响进行调查分析,在4月28号刊登的文章中,介绍的是在这次疫情中,北京依靠在世卫组织中关键职位的支持,以及这个拥有72年历史的联合国下属机构的结构性弱点来扩大其影响。

这篇由记者Marie Bourreau撰写的文章开头即点出世卫组织目前经历着难关。新冠大流行并不是这个负责协调和指导联合国系统全球卫生的机构经历的第一次全球大流行,但这是其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违背其非政治化原则,对中国伙伴的殷勤,未来改革的必要性都如此之明显,让美法英国等几个大国被被惊醒了,纷纷开始谴责世卫在此次大流行病中 “失败”的管理,当然,部分也是为了掩盖他们自己应对疫情政策的缺陷。

世卫组织真的正在窒息吗?在这个194个会员国组成的组织功能失调之际,其成员国却并不急于予以帮助,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为冠状病毒应急基金筹集的6.75亿美元。而4月14日,美国又宣布暂停支付其5.53亿美元的款项,而相比之下,中国已承诺出资5000万美元与Covid-19战斗。

没有惩罚权利的组织

瑞士日内瓦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公共卫生教授和医生安托万·弗拉豪特(Antoine Flahault)谴责美国对世卫的惩罚非常“虚伪“,因为世卫组织只是一个政府间组织,对其成员国没有制裁或胁迫权。此外,由于要保持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控制,成员国在过去十年中选择支持自愿捐款(占预算近80%)机制,专门用于指定的计划,而非与各国GDP挂钩的强制性捐助。

报道指出,在中国人陈冯富珍担任总干事(2006-2017)期间,各国拒绝增加强制性捐助的份额,尽管这样做有可能导致大幅度削减项目,尤其是紧急卫生领域。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捐助方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等私人资金和慈善基金会填补了这个空缺,因而被再次剥夺了其业务自主权。

在SARS流行之后,2006年,各国同意通过修订《国际卫生条例》放弃部分主权,该条例确立了所有国家都必须通报的疾病清单 。从理论上讲,如果发生流行病,世卫组织应成为全球应对行动的领导者。但世卫组织结构类似联邦,依靠的是六个预算自主的区域办事处,这些办事处的领导人由当地的成员国任命,日内瓦总部的干预度很小。根据世卫组织网站介绍,分别是非洲,美洲,东南亚,欧洲,东地中海和系太平洋区域办事处。

总干事谭德赛博士

抛开这些世卫组织的结构性缺陷,从2017年7月1号,首位非洲人,且不是医生出身的谭德赛当选总干事以来,针对这个组织的批评主要集中在他身上。他的批评者强调他是埃塞俄比亚共产党员,这个国家在1970年代选择了中国式的发展路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订阅 

他的种种表现让人质疑他与北京的意识形态接近而成为中共的傀儡,但他的支持者不这样想,认为他是自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成立以来经过最民主的投票当选的,对他们来说,因此这一指控变得更加不公正。陈冯富珍任期满后,194个会员国首次能够在闭门投票和秘密投票中从三名候选人中进行选择,而当选的谭德赛博士就任后曾誓言“为各国服务”。但一个专家颇具讽刺地说:“不如去掉复数,说为一国服务更恰当。”

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

该报道指出,自从谭德赛上台以来,北京的攻势就通过“一带一路”新丝绸之路的倡议得到了加强,该项目是中国展示其软实力的一种手段,自然同样也涉及到健康领域。诚然,中国只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第八大捐助国,在将近7,000名雇员中,只占大约30名份额。但是北京设法在谭德赛周围安置了有影响力的人物——任明辉,他是负责负责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疟疾和被忽视的热带病防控助理总干事。此人之前担任中国国家卫计委员会国际合作司司长。

法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BR)亚太地区政策与安全问题研究人员纳德格·罗兰(NadègeRolland)分析指出,几年来,中国成功地侵蚀了许多健康行业,利用世卫组织作为平台,与多个实体,包括实验室,医院,研究中心,国际计划和基金会等签署双边协议……

文章最后指出,中国不再打算仅仅是“健康外交“的参与者,它现在要准备收股息了。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