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美国会让中国付出代价 全球索赔如箭在弦

新冠肺炎美国逾88万人确诊,超过5万人死亡,死亡人数已经是911恐袭的16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再将炮火对准中国,直接点名中国共产党将会「付出代价」。(马立克/胡凯文 报道) 

美国是目前新冠疫情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死亡人数超越5万大关。美国传媒统计,这次疫情,美国人的死亡数目已经是911恐袭的16倍,也是韩战中美军阵亡人数的1.5倍。若以目前的趋势发展,到下星期中,预计美国的死亡人数将比越战中阵亡的还要多。

国务卿蓬佩奥在周三(22日)接受《霍士新闻》访问时指,中国为全球及美国带来了庞大痛苦、无数人命损失、巨大经济挑战,都是因为中国不愿意分享资讯所导致,并表示「我非常有信心,中国将会因为他们的作为付出代价,且无疑是来自美国。」

一日后,蓬佩奥(23日)再表示,中国政府可能最早在去年11月,就知道新冠肺炎病毒的存在。《法新社》报道,蓬佩奥周四(23日)接受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可以回想,中国政府早在去年11月(编按:11月17日)可能就接获通报,得知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中国政府到了12月中旬,是肯定知道首个个案。」(”You’ll recall that the first cases of this were known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aybe as early as November, but certainly by mid-December.”)

蓬佩奥批评,中国一直在拖延向世界通报疫情,甚至连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敢欺骗。不过,他也表示,美国仍然希望可从中国获得更多关于新冠肺炎的讯息,包含在武汉发现的病毒原始样本。

美国的时政评论人士夏明教授向本台指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在整个疫情中有明显过失。如果最终确定病毒来源于武汉的军方P4生化武器研究所,那就说明中国违反了国际社会停止生化武器的开发研究条约。他说,如中国研究病毒闯了大祸,不及时向世界报警,最后酿成现在不可挽回的灾难,当然要受到追究。

夏明教授:当然中国共产党是承担第一责任,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全球的精英,在整过的问题处理上,也承担著第二责任。这次病毒反应出全球治理的失败。国际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面对著这么大的全球危机,他基本上没有能力来处理了,这次应该进行一个全球的大检讨,他们都应该被追究问责,都应该付出代价。

夏明教授又说,在中国,当吹哨人向民众发出警告时,中共当局恶意隐瞒。当全世界疫情严重,主动要求中方提供资讯,中国政府也一再隐瞒,这对西方世界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至于在国内,有身处武汉的市民对本台说,封城已解,但还心有馀悸。市民斯平,现在进出小区还要查验健康码。当时毫无准备下全面封城,自由被限制,原本的生活打算全部无法操作,市民在心理上经济上有巨大损失。至于有美国人要求赔偿,斯平表示完全理解。他说,作为武汉疫情的受损者,也有权向政府索偿。

斯平先生:这要看证据,有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证明特色(特指当下领导特色中国社会的中国共产党)要对这个承担责任,应该让特色来承担。特色的那个集团内的,他们在瑞士银行的那些存款,可以拿出来赔偿。还有特色在美国的那些存款,也可以拿出来。我们老百姓也要进行起诉,也要赔偿我们老百姓的损失。中国老百姓也是受害者,所有我们也要参与到这个诉讼中来,也要分一杯羹。全世界受疫情危害的人都是受害者,都应该站在控告席上。

本台记者整理发现,截至周五(24日)已有至少6个国家的官方或民间机构向中国提出诉讼或求偿,每个求偿总额都以十亿至万亿美元计算。(见附表)

法律界普遍认为,向中国索赔难度极高,因为外国政府在美享有外交豁免权,但也有法律学家指出,美国会有过褫夺外国豁免权的先例,为本案提供先例。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特里(Jonathan Turley)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表示,美国在1976年设立《外国主权豁免条例》,提供外国政府广泛豁免权,因为若美国在本土起诉他国政府,他国也可能回头控诉美国,因此这样的豁免权普遍获外国政府同意,在此一条例的规范下,控告中国政府的案件可能会在当地法院就被撤案,即便诸多证据显示中国有隐瞒疫情之嫌,但要通过民事诉讼要求中国负责机率不高。

至于外国遭美国会褫夺主权豁免的先例在911事件中,有受害者家属控告沙特阿拉伯政府涉嫌资助恐怖攻击,美国会则在2016年修订制裁资助恐怖主义的新法案,前总统奥巴马当时表达反对立场,警告此举可能增加美国政府遭外国控诉的风险。

若是美国会褫夺中国政府豁免权,关键就落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手上,即使特朗普屡屡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加上美国内究责中国的声浪也越来越多,但若有这么一天,对特朗普来说仍会是艰难抉择。美国目前仍高度依赖中国的医疗物资。

——————————-

附表:美国及世界各地向中方求偿清单。(截至4月24日)

密苏里州(Missouri)检察总长施米特(Eric Schmitt)对中国提起民事诉讼,指控中国政府疏忽等罪名,致令该州蒙受以高达至少数十亿美元起跳的经济损失。

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检察总长费查(Lynn Fitch)向联邦法院控告中国政府与中国共产党恶意隐瞒疫情与涉嫌囤积医疗装备,并向中国求偿,未提及求偿金额。

佛罗里达州(Florida)一家法律事务所近日向中国提出集体诉讼,参与的人数已逾一万人,总计求偿金额约6兆美元。

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保守法律组织「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创办人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州的联邦政府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及武汉病毒研究所违反生物武器的国际条约,向其求偿20兆美元。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公布报告,称有证据表明中国直接违反国际法,对英国构成实质损害,认为英国政府应向中索赔6.5兆美元。

与中国关系素来良好的意大利,其民间团体发起「向中国政府集体诉讼索赔」连署,预估连署人数将超过50万人,并计划求偿1000亿欧元。

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刊文,指责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未遵守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信息通报义务,隐匿资讯的行为已违反国际法,该报进一步列出损失清单,并详录须向中国政府求偿的款项,总金额为1490亿欧元。

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向中国驻开罗大使馆提起法律诉讼,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中国就新冠肺炎对埃及造成的伤害赔偿10兆美元。

印度律师协会提出国际申诉,指控中国秘密开发大规模杀伤人类的生化武器,同时更隐瞒资讯,向中国求偿20亿美元。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