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林荣基:重开书店是我反抗中共的方式

德国之声:您来台已超过一年了,所以想请问您认为过去一年之内,有没有感觉生活或心境上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林荣基:因为香港已成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地方,所以相较之下,台湾显得很安全。 台湾有一个民选的台当局,所以它会保证人民的人权。 但是台湾也是一个有公义的地方,所以当时来台时是感到很安心的。 我来到台湾后,便很想在这里重开铜锣湾书店。 当时我们香港的书店先是被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系的人以暴力手段摧毁,接着用手段收购了香港的铜锣湾书店,然后开了一间假的铜锣湾书店。

那现在我在台湾有没有可能重开一间真的铜锣湾书店,来探讨台湾、香港与中国很现实的问题? 整个过程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没有资金的。 后来朋友提议采用众筹来募款,所以后来我就按照他们的意思,进行了众筹。

2018年我们曾考虑来台湾开店,后来原本要出钱的香港人,遭到中国政府的调查,因为他家中也有人与中国做生意,所以当时的计划就没有成功。 另外当时也有些有特殊背景的人要出钱收买铜锣湾书店,跟过去的行为一样,所以我们当时并没有接受。 当时他们也透过一些代理人告诉我们,开书店有版权的问题,他们当时已经登记了,但后来被我们发现他们的说法是假的。

没想到两年后,我们真的要重开时,真的遇见了相同的问题。 更严重的是,对方的律师发函出来说我们侵犯他客户的名声与有损他的权益。 接着他们4月20日就真的对我动手,这个对我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 最麻烦的是,我们不确定同样的事往后会不会也发生?

通过这件事,我们必须明白台湾的反渗透法案是不是尚未处理好。 我们也知道台湾立法会很多人反渗透法,但我跟黄之锋及何韵诗在台湾都面临过类似的威胁,所以同样的事情有没有可能发生在台湾人身上? 当然有可能,因为这种非理性的行为会发生在各种人身上。

Symbolbild China und Taiwan (Imago/Panthermedia)

所以我们是否该思考如何使台湾的反渗透法变得更加完善,把幕后的黑手斩断,不要让它透过代理人将自身利益输入台湾。 我认为将来台湾立法院再推动相似的法案时,人民可以记住哪些政党支持这个法案,哪些政党反对这个法案,所以他们在投票的时候,就不要投给不支持外国代理人法案的政党。 因为支持这样的政党,等于是害了自己。

我希望台湾赶快完善反渗透法,这样才能好好保护台湾人的自身安全。 从我这周被泼漆攻击这件事来看,我希望台湾真的能动起来,这样才能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德国之声:那么从周二的这个攻击事件来看,您认为中国渗透台湾的情形严重吗?

林荣基:事实上,很多进行类似攻击事件的人可能认为,他们没有真的伤害受害人,但是他们肯定有对这些受害者造成心理上的伤害。 目前周一攻击我的三个嫌疑犯已经被保释出去,所以这就无法保证他们不会再找我麻烦,我会担心他们下次会不会用更激烈的方式攻击我。

简单来说,嫌疑犯有他们的人权,我也认同这点。 但问题是,被他们伤害的人有没有人权,而谁又来保障我们的人权? 这点不公平,因为我们也有免于恐惧的人权。 所以我希望如果有类似情况再发生的话,台湾政府应该要更严厉地对这些人判刑,不然会纵容违法的行为继续存在。

德国之声:铜锣湾书店当时在香港算是蛮具代表性的书店,因为很多在中国无法贩卖的禁书,铜锣湾书店都有卖。您觉得现在铜锣湾书店来到台湾后,这间书店的宗旨有没有改变?

林荣基:我们所做的事跟过去在香港做的是一样的。 中国政府运用种种手段摧毁我们在香港的书店,那铜锣湾书店在台湾重开,等于是我们的一种反抗。 他们要除去我们读书的权利,我们就必须反抗,所以在台湾开书店就是我们反抗的原则。

中国政府不让我们有正常读书的权利,那是他们没道理。 在台湾重开是证明我们可以做反抗,但这只是反抗的其中一种行为。 台湾也需要像铜锣湾书店这样的店,因为人们可以通过书本去探讨更多问题。 台湾本身也不稳定,因为也有人支持与中国统一,那他们脑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跟中国统一,就等于将来是没有人权的,将来也没有投票权。 这也是为何有这么多香港人不愿台湾人去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虽然我们不认同中共以及支持他们的人的观念,但我们可以透过书本去了解他们为何有这样的想法,而支持这样的做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我们卖这些与中国相关的书籍,便是在帮助台湾人更了解中国,也相对更好地保护台湾。 开这个书店就是可以延续理念,也是最基本可以保护台湾的一种方式。 台湾的独立书店不能单单只是卖书给文青,文青不是不好,只是台湾也需要像铜锣湾书店这样的店。

我希望透过书店来唤醒人民对自身的了解,因为如果你都不了解自己,中国共产党不就很容易可以统治你了吗? 很多人只是单单在骂共产党倒台,但现在的问题不单单是共产党要倒台,因为它只是其中一个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中国共产党倒台后,新的政权会不会跟共产党一样。 这个才是问题。 我们要探讨很远但是切实的问题,那通过书本,我们能充分了解问题并想办法解决。

德国之声:您来台湾之后,如何看待香港过去将近一年来的变化?

林荣基:香港人一定得反抗,但问题是反抗有很多种方式。 不是说警察开枪,示威者就得抛汽油弹,因为这么做很危险。 中国共产党有枪有炮,如果以相同的模式去反抗它们,那香港示威者不是死定了吗? 反抗是得反抗,但示威者同时也得保护自己。 当一个地方变成对生命有威胁时,他们应该先离开危险的地方。

2019年3月,林荣基在香港参加“反送中”示威

香港人必须先能保护自己,才有办法继续反抗,因为反抗不是三五年的事,而是长期做的事情。 我认为这样才是比较聪明的作法,但是我看着香港的变化也是很难过。 我仍然希望香港人可以朝这个方向做,这样才是比较聪明的。

我看着事情发生的当下都是很难过的。 像近期港澳办跟中联办都出来宣称他们不受香港基本法第22条的限制,那这明显就是他们想要统治香港,但是这么做便是违反了它的承诺,但他们仍继续要做。 我觉得这个比逃犯条例更直接,因为逃犯条例修订只是让中国的法律可以延伸至香港。 但是现在中国政府的做法是越来越猖狂,完全没有任何承诺可言。

现在到2047年还有20几年,但中国共产党完全不管。 但我们也应该想一下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这么着急要在香港扩增势力? 这应该是香港、台湾跟中国人都应该思考的事。

德国之声:过去一年当中,也有不少香港人陆续来到台湾。您认为台湾在现在香港局势发展的情况下,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林荣基:这些来到台湾的香港人可以继续从台湾进行反抗,在一种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从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反抗。 不是一定要面对面才能反抗,还有很多方式可以进行反抗。 我如果不买中国制的东西,不让它赚钱,也是一种反抗的方式。

他们也可以透过参加与香港相关的讲座,或是支持香港的游行示威来进行反抗。 所以他们不该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地方进行反抗,因为他们身边还有很多方式让他们进行反抗。 问题是他们有没有想通,以及有没有去做。

我不会去管周二那些想要攻击我的人,但我心里仍然受到一点影响。 现在我出门会有点担心,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人想对我进行攻击。 他们这次是用红漆泼我,那下次要是这个红漆变成血怎么办? 我为何会有种恐惧感,便是因为台湾政府没有处理好反渗透法,所以我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现在人还健在,所以我为何不能透过开书店来反抗。 应该害怕的是他们而不是我,因为他们是违法的一方。 我心安理得,所以我不应该害怕。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反送中.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