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中共撒谎七十年

费加罗报发表评论称,在中国,毛泽东依靠谎言执政的传统并未随着他的死亡而死亡。普遍性的谎言治国,首先从编造数字开始:无论新冠疫情还是其他,概莫能外。

作家,俄罗斯异议人士索尔仁尼琴1974年写信给苏联领导人:“普遍强加于人的谎言,是你们国家一些人最恐惧的现象”。半个世纪以后,苏联早已不存在,中共尚存,与这个政体并存的是它的谎言武库,今天是新冠疫情,昨日……以及它的全部历史都在说谎。

即便在掌权前,甚至没有读过奥威尔,毛泽东就明白使用谎言扭曲甚至否认真相的必要性。如此,他把15年前江西红军大惨败,13万人溃逃陕西仅剩25000人描绘为一部英雄史诗,以诗的语言名之为『长征』。赶走了他的对头国民党蒋介石的国军,毛于49年10月1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如同他东欧共产体制的同道:毛深藏不露:他领导的临时政府里给非共产党人留了差不多一半的部长职位,但是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一切。这个委员会,最初共产党为百分之七十五,很快就是百分之百。

永远的伪善

毛的目标之一是向世界宣告农村废除了封建主义,他称这是农民所要求的,他说农民正在自发地从地主手中夺取土地。这显然是一个双重欺骗,中国并不存在如同俄罗斯三十年前沙皇时代一样的大地主;而且是在中共的命令下没收所有地主拥有的小块土地。结果,300万至1000万人被以“反革命份子”的名义杀死。

为了灭绝旧政体及其代表,毛继续掩藏着前进。以公共卫生的名义发起反贪污,反浪费,反逃税三反运动,或以严重渎职的名义消灭那些在1930-1940年代有官职的人。在管理辽阔的国土上施以同样的伪善:口头上曾向西藏、内蒙以及维吾尔人许诺:文化和语言自主,毛派遣解放军武力征服了这些地方,让他们服从于汉人统治。

1956年,毛说他希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希望知识分子参加“民主辩论”,提出他们的改革建议。原来是一座死亡陷阱:反右运动持续六周,最后,数百万作家、哲学家、大学生、艺术家、教授被驱赶到荒野劳改。毛泽东私下解释波兰和匈牙利这些兄弟社会主义国家出现的一些情况时说,“东欧一些国家的实质问题是没有消灭他们国家的反革命”,而他发动的双百运动的目标就是要把敢于批评中共的人从林子里骗出来,从而惩罚他们。

几年之后,毛发动大跃进,旨在让农村无产阶级化,完成人民公社化运动。结果造成一场巨大的悲剧,持续两年的大饥饿造成1300万-4000万人死亡。毛死后,中共当局把错误归咎于“自然灾害”,因为在毛生前,所有大饥饿都被否认。为了传播这一谎言,轻信的西方人竟然蜂拥而至,未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1961年2月甚至在『快报』称, “毛不是一个独裁者,他的权力来自他的人民,他不是狂热的蛊惑人心的靠国家警察力量支持的如同希特勒或墨索里尼那样的产品。

1966年毛发动文革,名义上是为了净化遭官僚主义腐蚀的中共,这种官话,也被西方拾了起来。事实上,只有西蒙·莱斯一人见证的中国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自灾难性的大跃进以来遭严重削弱,毛发现中共和国家在没有他领导下差不多开始繁荣。装作退居二线,毛1965年对毛派记者斯诺说,“我不过是一个带着把破伞云游世间的孤僧罢了”。事实上毛完美地准备了一场政变。为了发动,他上街挑动红卫兵,他要求他们赶走占据全部机关掌握权力的官员,政变成功,代价巨大,公共审判,揭发,胡乱执行死刑,完全是内战节奏,中共内部各派内战,然后是中共与解放军内战。

费加罗报评论,毛依靠谎言执政的传统并未随着他的死亡而死亡。如果说,未来中国的主人邓小平,1989下令屠杀天安门示威者,造成至少数千死亡一万人失踪。一直到习近平,选择了几乎完全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但政治结构一直是毛时代所有的。一党独大,绝对监控,没有言论自由,对私企实施间接控制。普遍性的谎言治国。首先从编造数字开始。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