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众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议员:国会将对疫情起源追查到底 让中共承担责任

美国国会因新冠病毒疫情而追究北京责任的声浪不断,参众两院多位议员先后推出多项法案,要求调查新冠病毒起源、世卫组织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允许美国民众向中国政府索赔。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成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说,这场威胁全人类健康的新冠疫情归因于中国共产党进行了人类史上最恶劣的一场掩盖活动。来自德克萨斯州的麦考尔众议员4月22日通过电话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谈到议员们正在推动的调查行动以及新冠疫情后的美中关系发展。

以下是这段采访内容:

记者:麦考尔议员,非常感谢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疫情至今已经四个月了,但还是有很多信息是我们不清楚的,您曾经说过,这场大流行病显示出中国共产党进行了人类史上最恶劣的掩盖活动。中国的延误和掩盖如何造成了新冠病毒的全球蔓延?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他们未能将真相透明地提供给世界卫生组织。他们所作所为导致了局势从只是一场本地的流行病,演变成全球大流行。我们知道,其实在早期,他们就有迹象表明这次病毒是不同的。这不是一般流感,当时那八名医生就对着病毒敲响了警钟。他们被下了封口令,被拘留,然后收回了他们的说法。到了1月份,中国共产党下令各机构不得公布信息,并要求实验室把样本交给国家机构来销毁。那就是为了控制调查。我认为最大的失败之处在于他们没有报告这是人传人的疾病和病毒。台湾试图警告世卫组织会人传人,在武汉的世卫医疗官员也警告世卫组织会人传人,但当世界卫生组织开会时,却陷入僵局,总干事谭德塞到场投下关键一票,决定不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状况。而那是一段关键时期。我们知道有中国政府的内部文件,警告中国领导层这是会人传人的。但他们没有试图遏制它,而是允许民众继续自由地进行节庆活动。当时是中国农历新年,数以百万计的人从中国武汉到中国各地旅行,还有国际旅行。就是那个时候发生了转折点,它从流行病变成全球大流行。我认为整件事最令人难过的是,假如我们早点知道,而且如果他们不试图掩盖的话,我们就能阻止事情的发生。

记者:您希望中国现在能提供什么信息,帮助我们和全世界的科学家来了解这场大流行病、这场大流行病的爆发?

麦考尔众议员:我希望他们不仅能让我们进入野味湿货市场,还能让我们进入他们在武汉病毒研究所、他们的生物研究实验室。因为有猜测说,他们曾进行类似萨斯、类似冠状病毒的可以传染给人的病毒测试和研究。我不认为他们是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武器化研究,但里面的研究员有可能意外地将病毒从实验室外泄出去,然后进入了武汉的野味湿货市场。这是令人极为关注的事情。我们知道美国国务院2018年就曾发过两份电报,就这间实验室的安全标准提出警告。因此,关于这起事件的起源,还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如果没有办法进入到当地,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因为在习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试图销毁证据。事实上,你知道,他们把美国记者赶出了境,我知道甚至美国之音也面临中国政府严格的盘查,在某方面也受到了骚扰。我们只是想要知道真相。我们想要透明,让世界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怎么防止再次发生。

记者:现在经过了四个月,如您所说的,我们仍然无法看到任何报道证实有关新冠病毒的起源。您刚刚也提到了实验室的意外,可能的实验室意外。就您所知,您知道美国国务院或美国政府是否曾联系中国政府,提出要进入中国实验室的问题?

麦考尔众议员:我已呼吁国务院进行调查,与情报界合作调查病毒的起源。大约在一个月前,我还呼吁世卫组织发布建议,禁止野味湿货市场运营,人们偷猎濒临绝种的物种,带到这些湿货市场,这就是我们也看到的另一种理论:病毒如何发生变异,在不同物种间传播,然后转移到人类身上。这项调查正在进行中,我也正与他们合作,呼吁我所在的委员会的主席—恩格尔主席运用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全面监督权力,举行听证会、监督听证会,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直到我们得到答案为止,否则我们很难防止事情再次发生。我们知道在萨斯病毒爆发后,中国共产党曾暂时关闭那些市场,后来再又重新开启。我们现在也看到他们将武汉的市场重新开放,你知道,这在未来对全球健康和全球各地的人们都构成威胁。因此,我们必须追查到底,我们必须要让中国共产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记者:我还想换个方向谈谈国会方面所采取的行动。现在国会推出许多法案试图要求中国承担责任,以及针对这场大流行病进行调查。但我的问题是,国会的力度在哪里?美国国会如何透过行动改变中国的行为?

麦考尔众议员:我认为您说的是正确的,改变行为,—不是改变中国人民的行为。我想非常清楚的说,我们对中国人民非常尊重和钦佩,中国有着伟大的人民、伟大的文化。不幸的是,我认为他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下受到剥削,受到压迫,他们没有我们这样的发言权,没有自由民主。我们知道维吾尔人和藏人都受到迫害,还有些基督徒。因此,我认为这很重要。

我们有实际执行力,还有不同的法案,就像911受难者可以提出诉讼。我不认为中国共产党会放弃,他们会持续阻挡任何外部调查的进行。我很快会推出法案,内容将涉及联合国和世卫组织的改革,我们必须好好审视中国共产党对这些组织的影响力。中国共产党可以说是进行了一种渐进式、欺骗性的系统性的接管,他们在联合国内部有很强大的地位,还有谭德塞总干事,让他执掌世界卫生组织。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到为时已晚的时候才知道这些真相的原因。谭德塞本质上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分支,阻止了这些信息的国际沟通,假如有这些沟通,我们本来可以有所行动的。

记者:请问您和民主党的同事谈论过这些行动,要让中国承担责任吗?这些法案和努力是否能获得跨党派的支持?

麦考尔众议员:是的,确实有。我认为,我们许多人、我们和恩格尔主席之间有非常好的关系,我们双方都同意党派之争最后时刻应该停止。我认为,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他表示愿意召开监督听证会,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这是在我们的职权范围之内的。

总是有人会说,如果你试图调查中国的掩盖行为,那就是代表你在某种程度上想要替总统脱责,但你知道,(美国行政当局的)抗疫措施会受到分析和监督的。不过,与此同时,我认为也必须两党共同努力,展开合法的监督调查,厘清最一开始是什么事导致这场全球大流行病发生的。我们对这些问题已经研究多年了,我认为这次的破坏性甚至比在纽约市投下核弹还要大,因为这是一枚生物炸弹。它真的摧毁了全球经济,并危害全人类的健康和安全福祉,以巨大的冲击力导致全世界停摆。我们必须追查到底,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我们才能阻止它再次发生。

记者:在这场大流行病中还突显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供应链依赖单一来源所造成的风险,而这个单一来源就是中国。美国国会计划采取什么行动来解决问题?如何吸引美国企业回流美国?或是只是要美国企业迁出中国?

麦考尔众议员:这点提得好。我认为这将会是这整个大流行病危机中最大的经验教训之一。人们了解到,我们的医疗物资和供应链是如此依赖中国,无论是医疗还是科技都是如此,我认为,这危及到我们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将让人们大开眼界,人们会意识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做生意的方式。

我们这里的说法是,我们希望让美国工人来制造这些东西,我们希望把这些医疗物资的制造业带回美国。这样我们才会更好,因为这解决了我们对中国这样的国家的依赖性及其所带来的脆弱性。

我也认为我们将会看到供应链的迁移,无论是科技还是医疗物资,迁移到亚洲其它更民主、更像我们的盟友的地方,像是台湾、韩国、越南。我听到有很多公司,他们知道,他们在中国的投资会可能会有短期的获利,但却会有长期的痛苦。因此从长远看,对他们来说更有利的是,要么回美国,要么移到邻近的亚洲国家、那些对我们的利益更为友好的国家。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知道这病毒可能将还会存在一阵子,可能一年,甚至两年。这场大流行病未来将如何影响我们和中国错综复杂的双边关系?

麦考尔众议员:我确实认为我们必须与中国竞争。我认为中国已经通过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开始了,他们在非洲国家和拉美国家都拥有了很大的影响力,在那里建构第五代移动网络,一旦完成,他们将控制近全球一半的数据。是的,我们还在量子计算方面和他们竞争,我认为5G竞赛对我们自身的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我也确实认为,我们同时要在诸如贸易等议题上和中国共事,但我们必须非常清楚中国共产党的目标是什么。这真的是一场百年马拉松,争夺全球经济和军事主导地位。因此,我认为,事实上,从长远来看,对我们国家安全利益最大的威胁将来自中国共产党。就像其它受压迫的国家一样,我希望看到中国人民也能从日复一日的压迫中能获得更多的解脱。

记者:非常感谢您,麦考尔议员,感谢您拨空与我们进行这么深入的交谈。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