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扼杀新闻自由,全世界付出死亡代价

1月27日,中国腾讯新闻的微信公众号“大家”刊登了一位资深媒体人的长文《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文章列举了在疫情“震中”武汉报道冠状病毒疫情的媒体记者遇到的重重阻碍:

辗转了联系了数名医生的财新记者被告知,疾控中心有令,医护人员不得接受采访,不得对外泄露疫情;

一位日本记者据报因为在华南海鲜市场门口拍摄照片被抓进派出所;

湖北某报资深名记者因在微博发文受到处分;

……

“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文章写道,“堵死了社会获知安全隐患的信息通路,这终将造成比‘谣言’本身更加严重的危害。”

然后,这篇文章被删除了。

再然后,发表这篇文章的公众号也消失了。

一位在中国大陆媒体供职的年轻记者说,他在农历新年后被派往武汉,封城后离开,前后72天,期间见证了这个城市的脆弱、愤怒、痛苦、绝望,也经历了多次因为题材敏感,稿件被删除、被搁浅、被禁发的遭遇。

“没有人给我找麻烦。上面直接跟单位打了招呼,”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也习惯了,在中国做新闻就是这样。”

当下,这场自武汉爆发并传播至全球的疫情已经造成15万人死亡,200多万人感染。

“如果中国有新闻自由,如果那些吹哨人不被封杀,那么,这场大流行就有可能得以阻止,而不会发展成现在的病毒大流行。”无国界记者组织英国分部主任瑞贝卡·温森特(Rebecca Vincent)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采访时说。

温森特说,以往人们往往只是从理论层面上谈论新闻自由,但这次疫情却表明,新闻自由有时会造成真实的影响的,它能够影响人们的健康。

星期二(4月21日),这个总部设在巴黎的倡导组织发布了《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威权政府在这项年度排名中一直表现不佳,今年也不例外。

在报告评估的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位排在第177名,与去年持平,位列倒数第四。朝鲜的排名比去年下跌一名,再度垫底。

报告指出,在打压新闻自由的竞赛中,中国一直紧追朝鲜。北京不断提升严密控管资讯的系统,并持续迫害异议记者和博主。今年2月,当局逮捕了至少三名公民记者,借此隐匿病毒危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目前约100名记者遭到拘禁,其中绝大多数是维吾尔人。

无国界记者组织上周致函联合国两位特别报告员,要求正式谴责在新冠疫情期间,妨碍民众知情权的政府。无国界记者组织说,不论对国内或国际社会来说,这些政府将公众健康和人类性命置于危险中。

除了批评独裁、专制政权的领导人压制资讯外,无国界记者组织还敦促所有人提防北京在世界各地发动的不实信息攻势。该组织说,从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北京就一直在精心策划这项行动,目的是消除批评声音。

“北京以‘正本清源’为挡箭牌,大肆散播谎言和不精准信息,抹黑记者的工作,质疑他们的报道。”无国界记者者组织东亚办事处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说。

艾玮昂强调,公众不应被这些信息蒙蔽,而应该优先选择那些尊重新闻原则的媒体。

同样星期二,在被中国政府屏蔽的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中国官方媒体和外交机构还在继续传播、放大北京的宣传。

“中国如何如此迅速地控制出新冠病毒疫情传播?中国如何成功将死亡率降到相对低的水平?请阅读《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实践》寻找答案吧。”《中国日报》的推特账号写道。

“通过说谎,”一名推特用户回复。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