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中共耍流氓还要民适应 注定不能得逞

王全璋出狱后,首张清晰个人照片在网上曝光。(推特图片)王全璋出狱后,首张清晰个人照片在网上曝光。(推特图片)

我在十天前的文章中说过:“对于中共说‘隔离两周后,王全璋就会有真正的自由’,我是丝毫不相信的。根据中共黑权力集团以往的做法,中共分明是要把罪恶进行到底,不死不休”。如今,所谓的“两周隔离期”满后,中共爪牙仍然毫无道理地非法限制王全璋的人身自由,还要求王全璋“先适应适应”。中共政权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这也再次充分证明,我对中共的认识是对的。

值得特别强调的是,没有一条法律规定,隔离期间要被限制通讯自由,而你中共命令当地派出所每天拿走王全璋律师的手机,就是不具有任何合法性的犯罪行为。因此,中共政权的毫无道理不仅贯穿于王全璋案件本身和“709大抓捕”每一个案件的始终,也贯穿于中共统治始终。

得知昨天谢阳律师到济南见到了全璋律师,还拍了照片出来的消息,令我感到稍许欣慰的同时,也想起了2011年,谢阳因不相信中共会如此的邪恶而与朋友打赌探访东师古的事。那时他的朋友说: “只要他能拍一张与我的合影,就能赢得100,000现金”。可不幸的是,谢阳律师到了东师古外围不久,便遭中共安排的流氓打手绑架、殴打,在抢光了他的所有现金、手机和银行卡等物品后,中共爪牙还用衣服蒙住他的头把他扔进了远处的坑里。就在他以为会被活埋的时候,打手们驾车离开了……。中共的邪恶远超世人想象,所以很多人认识中共的过程十分曲折,代价非常惨重。

事隔九年,勇敢的谢阳律师在王全璋被软禁时再次来到了山东探访他。我相信,无论是在谢阳律师出发前,旅途中,还是见到王全璋后,当年探访东师古经历的一桩桩、一幕幕一定会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猜测此行结果,做着对比……。九年时间过去,人们对于中共政权邪恶本性的认知,毫无疑问已有了质的飞跃。

王全璋律师被中共任意囚禁四年多,很明显,中共暴政和暴行在他内心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这一点,从他与文足对中共要求他删帖的反应中就能看得出来。这也让我记起了很多朋友在茉莉花革命时,被中共抓捕酷刑后内心的创伤久久不能治愈的痛苦。

今天是2020年4月20日,是我逃出中共魔爪八周年的日子。八年来,中共的控制手段也有了很大的不同:大数据,人脸识别,动态追踪……,中共控制人民的能力不断提高,中共迫害人民的罪恶行为仍在继续 – 被失踪、非法拘禁、株连迫害家人,无处不在……。唯一不同的是,中共无耻的变本加厉已经到了耍流氓还要求民众适应的赤裸裸程度,然而这是注定不能得逞的。

因为民间力量的成长更加惊人,中共以东师古模式对付李文足,只坚持了两天;众多普通网民在疫情爆发之后,纷纷要求中共取消对言论的管控;中共对被强制失踪的高智晟律师的恐惧等等,都昭示着中国民间社会、公民意识在潜移默化中成长,令中共极为焦虑不安。不管王全璋律师近期能否获得真正的自由,江天勇律师被非法拘禁还要继续多久,都不会影响这一进程:无论中共怎样疯狂打压,都无法阻止民间力量成长 – 这一社会变革基础在不断被夯实。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