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831纪念警涉滥用防疫令 专访当事人谈人权打压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港府推出「4人禁聚令」,称是防疫措施。但在「831事件」7个月的日子,警方竟以「4人禁聚令」之名,故意把5名互不相识的人安排站在一起,扬言要引用「4人禁聚令」票控他们。有当事人向本台批评政府已无须立基本法23条,都可收打压之效。亦有律师指出,「禁聚令」非常容易被警方滥用。

去年8月31日,香港警方冲进太子地铁站,无差别袭击普通市民,其后更一度封站不让传媒、救护员等进入,成为反修例运动期间标志性的警暴事件。而周二(3月31日)是「831」事件七个月,晚上再有市民到港铁太子站附近「流动式」献花,而8名油尖旺区议员则以「人肉花瓶」的形式接收市民的白鲜花。

与过去多月不同的是,现时港府为免增加疫情传播风险而实施「4人禁聚令」,禁止4人以上在公众地方聚集。在太子现场,就有警员广播,警告市民违反防止聚集规例,可罚款2.5万元,要求人群散去,否则会用合适武力驱散。

警方广播:你们现在参与受禁的群组聚集,违反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

警方于831七周月纪念活动中驱赶市民。(邓颖韬 摄)

警方于831七周月纪念活动中驱赶市民。(邓颖韬 摄)

警员在太子一带多次截查市民,期间在太子道西一间冰室外拉起封锁线,截查约14名年轻人。其中一名被截查的是南区社区主任陈堡明,他周三(4月1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家住太子,当晚他和另外4名并不认识的途人被警员截停搜身,搜身过后被要求5人站成一排,当时警方更一直拍摄片段,指他们违反「4人禁聚令」,要票控他们。陈堡明批评警方做法如同「砌生猪肉」,藉防疫条例作政治检控。他质疑,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无须立基本法23条,都可收打压之效。

陈堡明说:其实我觉得这直情是一个「砌生猪肉」的行为,如果我只是站在一家餐厅门口,因为我旁边有多于四个人,所以你把我们拉在一起,告我们聚集的时候,其实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犯法的行为。甚至我买外卖是犯法、我等巴士是犯法。林郑不停说防疫,不应该政治化。但她和警方就用此条例去打压,作出一个政治检控的时候,

我们觉得这件事不能接受和容忍。其实如果他要作出任何政治打压,已经无需要23条。

同晚,油尖旺区大南区议员李国权亦遭警方截查,同样被警方指有理由相信他干犯预防及控制条例,多于4人聚集,有机会日后作出检控。

在整晚拘散行动中,约17人涉非法集结被捕,多人受伤,期间更有约30名记者在现场采访期间被警方搜查。

警方制服一名市民。(邓颖韬 摄)

警方制服一名市民。(邓颖韬 摄)

以往警方多以非法集结罪作出拘捕,但现时新实行的「4人禁聚令」亦是禁止公众聚集,可以如何分辨两者,而新条例是否又增加了警方警方拘捕的权力呢?大律师黄宇逸对本台指,警员若对市民有合理怀疑有权就公安条例等进行截查及搜身,而不是引用「4人禁聚令」,因为新例并无授权警方搜身。不过黄宇逸坦言,「聚集」与「集结」其实没有实际分别,两者都要有共同目的聚集,主要用常识判断,非常容易被警方滥用。

黄宇逸说:集结其实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定义,有时有人群,他们不是想故意站在一起,只是碰巧站在同一位置,可能已经可以让警方视为聚集。与公安条例一样,甚至新规例下4人或以上聚集已不可以,变相警方用来作自己目的的空间就大了。

民权观察王浩贤就批评警方以新法例作为藉口,对市民作出搜查及拘捕等,没有尊重市民和平表达及集会的权利,他担心新例成打压的工具。他续指警方有责任协助市民在符合防疫规例的要求下,进行和平悼念活动。

王浩贤说:甚至用一些新的法律作为借口,去进行截停搜查、甚至拘捕。我们看到警方往往不会尊重市民,而是肆意用手上的权力打压(市民)自由。

除了「禁聚令」,其实「禁食肆令」同样引起市民质疑港府借此进行政治打压。周二10多名警员在午市最多客人光顾的时间,到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次子黎耀恩开设的餐厅「四季常餐」,称收到有人报警指餐厅不符合防疫规例,要求负责人在门口拉起围栏,期间逐一检查在场食客的身分证。另外被称为「黄店」(即支持反修例示威者)的龙门冰室及光荣冰室亦曾遭警察以是否符合防疫规例为由巡查,其中光荣冰室更是半小时内两度遭警巡查。不过,民建联前北区区议员邓根年的侄儿日前在围村举办百人婚宴,警方则只予口头警告。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