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从李文亮的Twitter、微博看其从泛自由派到体制化

李文亮在2009年就注册了Twitter账号,是中国最早的Twitter用户之一,是在武汉大学读硕士时加入的,并且一直有翻墙浏览,但基本上不发言,是俗称的潜水者,只愿了解真实信息,但规避风险,所以他是个普通人,不是民主斗士,但也不是和赵国大部分民众象猪一般活着。

在李文亮的Twitter关注169人中,是其关注的中国大陆唯一账号是罗永浩,所以基本上可以判断其是受罗永浩的影响而使用Twitter的。罗永浩在2006年创办的牛博网号称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大本营,莫之许、艾未未、王小山、宋石男、梁文道、方舟子、韩寒、北风、茅于轼等人都是其上面的活跃用户,吸引了大批网民浏览。无疑李文亮就是其中一个受到自由派言论影响的青年学生。

2008年底到2009年初,牛博网多次出现诸如零八宪章、民众维权及时政批评等当局认定的所谓“敏感信息”。在2009年1月该网站被当局关闭前更是被称为零八宪章的“主战场”,这也是导致网站被封的最主要原因。

牛博网被关闭后,引发了大批中国自由派人士的不满。以知识分子及文艺青年为主的豆瓣一度出现多个悼念牛博网的线上活动。相信李文亮肯定感受到此氛围并深受影响,所以在2011年7月份李文亮发的第一条微博,就是为温州动车事故中敢言的主持人王青雷说话,征集签名让王青雷复职。在中国的政治光谱里,他早期属于典型泛自由派。

李文亮在Twitter 关注的除了美国前后两任总统,还有CNN,BBC这些外媒,还关注了黄之锋,也显示他能并且愿意接受自由真实的信息,有认知能力。

李文亮还关注了很多黄色成人帐号。在中国的语境里,翻墙看爱情动作片代表了不认同党国的价值观,也是一种消极反抗的体现。因为官方是把道德标榜为共产党的价值观的,所以大陆的泛自由派经常公开号称自己看爱情动作片,以此反对党国的价值观。

2011年7月李文亮大学毕业后成为医生。在中国,医院属于体制里的事业单位,在政治上有严格的限制,不能发表违背体制的言论。所以李文亮在网络社交媒体空间不再有自由主义的论调,显示了体制利益来收编、以高压来分化知识分子的威慑力,李文亮无疑这时属于此极权管控下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

因此,在2019年的党国70年做护旗手还是表态支持香港警队,虽然作为体制里的一员,都要被强制分配任务作出这样的公开表达,这不算是李文亮真实意思的体现,但也显示了他完全被体制化,不敢违背体制的意思危害自己的前途。

但李文亮不是小粉红,毕竟受到自由主义多年的影响,极权体制并未泯他最后的良知。所以即使在官僚体系的明令禁止下,仍善意提醒了同学、同僚,这是他人性的体现。

他真正的勇敢是在疫情爆发后,接受采访时说出正常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向媒体披露了那份训诫书,作为体制的一员,即使在疫情明朗化后,这个举动还是需要勇气的,这个训诫书才在他去世后成为整个民族的耻辱,引发排山倒海的民愤,成为民众要求”言论自由“的道具。

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只是被体制化后良知未泯的普通人,但在极权主义这种利维坦怪物下,他已是从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跨出了第一步。这是我们需要为之赞许的。

转自:https://matters.news/@ye_du/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