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驱逐外媒记者使北京成“聋子”与“瞎子”

德国之声:中国上周三宣布驱逐13名美籍记者,而此举也被视为中国对近期与美国一系列口水战所做出的最新应。您认为中国为何选择做出如此大动作的应?

章立凡:我觉得中国的作法有些意气用事,这也符合领导人的性格。特朗普总统上台时我也说过,今后中国、美国与俄罗斯将有3位很有个性的领导人。特朗普上台后,中美的博弈就一直没有断。去年中美贸易战,实际上中共也是惨败,这让中共积了很大的怨恨。但为了中国的经济不至于崩盘,中国一直跟美国维持相对低调的关系。这一次主要还是因为中共的宣传战略出了一些问题,中国想改变自己的国际形象,把自己从疫情的发源地及输出国,极力宣传成一个全球抗疫领导者。这个包装已经做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每天新闻联播延长到50分钟,其中大部分都是无用的内容,主要就是宣传中国领导抗疫怎么好,然后各国的政要怎么称赞中国。

实际上,中国政府现在反过来向世界各国推广中国智能跟中国经验,变成另外一种作法。这个做法也包括在宣传战上把疫情发生的责任推给美国,于是就有了关于武汉军运会的说法,但这个说法实际上站不住脚。但从整个宣传战略上来看,我觉得中共发言人想迎合领导人的想法,但他忘记自己的官方身份。这种事件你以半官方的方式说说也就算了。 但他以官方身份做出这种说词,就把美国惹恼了。所以现在口水战就开始,但我不觉得这个事情会进一步导致中美脱钩。

现在无非就是中国政府拿记者泄愤,我觉得这是比较情绪化的作法。前一段时间,美国要求中国官媒按照外国使团来登记并限制他们的人数,中国没有很快回应,而是到最近中美之间由于疫情的问题引发口水战后,才做出回应。特朗普讲了中国病毒后,我觉得这个说法很可能激怒了中共的领导人,所以北京才采取了驱逐美国记者的办法。但我觉得现在中美经济相互的依存度还是很高,所以如果中国一时意气用事,把中美关系搞得完全脱钩的话,可能对中共自己很不利。

现在中共可能有些想法,一个是他认为国内的疫情控制住了,然后美国跟西方国家疫情正在蔓延。再来中国认为自己在恢复生产方面有抓到一个先机,就是说正好西方最近股市崩盘,所以中共认为这是中国的机会,因为世界的供应链可能会在下一阶段靠中国。中共认为他还能维持自己的世界供应生产的地位,保住一部份的全球供应链,所以以此来挤压美国。他以为自己现在有了些底气,所以做了这个举动。

但是这个举动实质上我觉得对中共未来的伤害比较大,因为如果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媒体跟外企可能都不愿意留在中国。当新闻自由没有时,对国内的监督也没有,这样的国家是不安全的国家。我想这一点中共自己还没有想清楚就出手了。未来如果中美脱钩的话,我觉得中国的经济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这会影响到中共自己的财政跟税收,所以经济可能还会进一步下滑。

德国之声:您觉得对于中国的作法,美国可能做出什么样的响应吗?中美的地缘政治关系可能因此而改变吗?

章立凡:中美关系暂时不会有大的改变,尽管两国的关系可能进一步走向类似于冷战的阶段,但现在来看,中国还没有办法像前苏联这样组成自己的军事集团,以及组成一个跟西方平行的市场。中国一带一路的市场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也很严重,所以我想从军事上跟经济上,中共还没有做好跟美国彻底脱钩或是进行对抗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有可能中美在20国集团的网络峰会中,有机会缓和关系。

德国之声:在中国新闻自由空间越来越紧缩及多名国际记者被中国驱逐出境的前提下,这会影响到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了解吗?

章立凡:我想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现在毕竟还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所以中国人在自媒体上的发言,从国内来讲还是有一定的情况可以透过这些管道披露出来,而中共也不太可能做到消灭所有的自媒体。

中共这样做使自己的国际形象变得非常坏,体制内可能也有一些人不同意眼下这种作法。所以如果中国经济状况持续下滑,未来可能也会存在体制内的政治斗争或博弈。我想信息还是封不住,只是现在没有了这些西方媒体,中共可能自己更找不到方向。原来可能还有一些西方媒体不管是敲打或批评,而这让中国对自己行事的判断还能稍有一些借鉴。如果现在外国媒体都被赶走的话,等于中共自己也变成了聋子与瞎子。我想这种情况只会让中共对外部世界的认知更加主观与自信,这种自信最后会害了他们自己。他看不到这些客观评论的话,对他们自己非常不利。

China Zhang Lifan in Peking (picture alliance/AP Photo)

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表示,中共这样做使自己的国际形象变得非常坏,体制内可能也有一些人不同意眼下这种作法。所以如果中国经济状况持续下滑,未来可能也会存在体制内的政治斗争或博弈。

从现在中国的体制来讲,领导人就是喜欢看自己想看的东西,中国的媒体也都是送上一些报喜不报忧的东西给他看,所以才导致这次疫情的失控。一开始欺瞒公众,最后造成疫情的失控。这就是因为中共对新闻自由的打压,最后造成的恶果。如果中国进一步透过驱赶外国记者来打压新闻自由的话,只会使他们对别人的判断更加不客观,我觉得这可能会犯更大的错误。

章立凡,中国历史学家、公共知识分子。”八九民运”时,章立凡应中共中央统战部的邀请,参与调停学潮。事件结束后,章立凡受到压力,脱离体制成为独立学者。曾出版《君子之交如水》、《记忆:往事未付红尘》等著作。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