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李文亮微博—“中国哭墙”下的抗议

2020年3月19日,李文亮医生的微博留言,骤然增加了10万。此时,他离开人世已经42天了,但是微博从来没有停止更新。

2月1日,李文亮医生在自己微博帐号上写下此生最后一条微博: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2月7日,李文亮去世。在公众心中,他以新冠病毒疫情”吹哨人”的身份死于新冠病毒,而且因为他的哨声被训诫、被掩盖,导致武汉、中国乃至全球更多人受害。作为专制政治下选择无多的一种抗议方式,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民众前往这条微博留言。

这些留言中有大声的抗议,但是更多的是低声的倾诉,或者只是一声问候,聊一下天气的变化,当日的街景。有些留言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成天哭。还有人借此地方来缅怀亲人: “李医生,我母亲因为肺功能衰竭去世,如果您在天堂能看到她,一定要帮我嘱咐她注意身体,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无论如何表达,没有人心里会感到轻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这里成为”中国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李医生,您能瞑目?

李文亮医生去世当日,通报说,2020年2月7日,国家监委成立调查组,”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情况依法开展调查”。

3月19日,调查结论公布,认为”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要求”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武汉市公安局立即执行,撤销了训诫书,并追究了武昌区公安分局中南路街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长杨力和民警胡桂芳的责任,分别给予行政记过和行政警告处分。

China Wuhan Arzt Li Wenliang Verhörprotokoll wegen Verbreitung von Unwahrheiten (Weibo)

武汉警方向李文亮发出的训诫书

“中国哭墙”的当日主题成为:李医生,您能瞑目?

正如网民所说,这个调查时”开着航母出海声势浩大,结果抓回一只泥鳅交差”;”又是炮灰,找了几个替罪羊,冤完医生再冤民警”;”李医生,他们只处理执行的,不处理决策的”;”基层民警开了个训诫书,央视都知道了,轮番报道,当他妈的老百姓都是大傻子呢?真是应了那句话:他知道他在撒谎,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在撒谎,我们知道他知道我们知道他在撒谎,他依然撒谎!”

最高领导层最初决定瞒报疫情,在中国早已经不是秘密。行政和司法部门一切行动、宣传部门主导的一切舆论,都是在这个”统一指挥”之下的准确反应。吊诡的是,这场前所未有的又中央派出调查组对一个普通公民的遭遇进行调查,也是而且只能是”统一指挥”之下的部署。

人们不仅无法期待这份调查对高层决策做出正确的描述,更不用说追究责任,而且也丝毫不涉及改变”吹哨人”受罚的政治环境:其他几份同样性质的训诫书应该撤销吗?今后同样性质的”吹哨”行为还会受到处罚吗?网民们要求的言论自由可以得到保障吗?”老子到处说”仍然只能是借助一个智者骑在青牛背上的讽刺漫画吗?

未来的人们会记住,这堵哭墙存在过

跟每一次含有人为因素的公共灾难发生之后一样,这是民众与宣传部门之间进行的又一场舆论巷战。在无处不在的巷战中,李文亮微博是一个堡垒。目前,它被充满怨气的民众占领着。尽管大多数评论都小心翼翼,避免太过敏感和刺激,只求倾吐和哭诉,但是宣传部门仍然不会坐视不管。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德国之声专栏作家长平

3月19日的一条网民留言说:”看了几个排名靠前的评论,竟然一点也不惊讶,网络一大波的攻势又开始了,看着恶性,已经懒得评论了,严重的话更不敢说,我怕消失。只能来你这里,轻轻的对你说,不管怎样,你总算是得以平反了,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活着的人无力改变,只能寄希望你在来世能幸福,祝福你。”

这些留言道尽了中国人的卑微、压抑和无奈。但是,无论如何,未来的人们会记住,这堵哭墙存在过,而且或明或暗地铭刻着:”不能,不明白”,”我要言论自由”,”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以及”老子到处说”。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