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芳:将哨声传递下去——纪念曹顺利逝世六周年

这个春天好似一个漫长的暗夜,几处零星的哨声怎么也无法将其唤醒。在一双无形的魔掌之下,本应是色彩斑澜的季节,却悲歌四起,哀声遍野,天地间就只剩下了血色和雪色,令整个世界都为之蒙羞。曹顺利大姐,想必你也知道了,这是一场2019年末源于武汉的新冠肺炎造成的天灾人祸。

今天又到了你的忌日。最近,我常常期待,期待与你再次于梦中相遇,但自那一次你著一袭黑衣无语地站在我的面前,就再也没能走进我的梦里。是你不愿再直视这总无改变的世界了吗?在你离世的这6年里,请原谅我一直将一个又一个令你悲愤的消息告诉你,但请你要相信,也请你继续等待,总有一天,我会为你的英魂找到栖息地,我会让你知道:你深爱的这片土地终于自由了!

我暂且不想告诉你:这场大疫中有三千多条鲜活的生命被画上了休止符,逝者的亲人甚至都忘却了哭泣;华夏大地被肆虐的疫情深锁,人人被禁锢家中;千万计的人要告诉这个世界他们还活着,由此被严厉地斥责“闭嘴”不要“造谣”;为探究真相,在大疫之地穿行的陈秋实、方斌、李泽华被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

试想一下,假如,疫情之初中共能够放下一党之私,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而不是固守稳定压倒一切的执政逻辑;假如,那个发哨子的艾芬医生不受到“前所未有的最严厉的训斥”,那些吹哨者李文亮们不被以造摇者论处,那么就有可能避免封城封户的人为悲剧,在疫情初期使病毒得到有效控制。然而,这一切的假设根本就不会发生!因为,中共的原则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而党又必须服从“一尊”的领导,为了能实现“一统千秋”的大梦,即使是在大疫之下,箝制公民言论、剿杀公民社会仍是中共重中之重的“使命”。于是乎,在没有舆论监督和公民社会制约的一党专制之下,13亿中国人不得不被禁足禁言,与中共一起同大疫作战。而当疫情蔓延世界之时,中共非但没有向全世界道歉,居然开动国家机器宣称“病毒可能是从外国输入”的旷世谎言!

曹顺利大姐,了解了这些你定会怒发冲冠。其实,我更想告诉你的是:有一个叫李文亮的“吹哨人”,虽已蒙冤染疫离去,但是他的微博却仍在延续着生命,在他人生的最后一条微博下面,每天都有大量网民留言,在他离开的这一个月,有15.9万次转发,59.3万个留言,261万点赞,被网民们称为“哭墙”;还有一个叫艾芬的“发哨人”,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最严厉的斥责”之后采访文章竟然被秒删,由此引发网民们接力传播,为对抗网络审查,出现竖排、繁体、甲骨文、图片、漫画、英文、日文、越南文等近百个版本。这两个事件无疑成为了在中共管控下的互联网时代最有声的抗议!

其实,中国从来就不缺乏“发哨人”和“吹哨人”,缺少的只是他们的接力者和传播者。

远者不说,2019年12月26日,在武汉肺炎病毒事实上已经“人传人”之时,致力于公民社会建设的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和李英俊突遭跨省抓捕,随后,十数名人权活动人士纷纷受到传唤、威胁和羁押;40天后许志永也遭到抓捕。他们都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意味着他们被剥夺了律师会见权及司法救助权、亲属的知情权、免于酷刑及免于恐惧等一切权利。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发哨人”和“吹哨人”,公民运动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因为他们深知,一个没有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和公民社会制衡的社会是不健康、不健全的社会。而要想建设一个美好中国,一个人人享有基本人权的中国,不仅需要所有人的齐心努力,还需要一批抛却个人名利的先行者为世人引路。于是,许志永、丁家喜们日以继夜地奔波在这片土地上,向沉默的世界吹响了嘹亮的哨声!不幸的是,此刻,他们的身体被禁锢,喉咙被扼住,哨音就要消失在远方;所幸的是,早已经有后来人挺起胸膛,接过了那个令统治者胆寒的“哨子”,重新将它吹响!

诚然,在中国人权状况仍在持续恶化的今天,我们脚下的路较之于六年前更加泥泞更加艰难,刚刚构建起的公民社会霎那间又被剿杀于雏型,但是曹顺利大姐,抓捕迫害并没有让我们望而止步。因为在我们的前方,有你!是你用生命为我们做出了楷模,也是你,让我们懂得了自由有时候是需要用生命去争取的。为了让每一个人都能够享有做人的尊严,为了让良心不再受辱,为了让正义得到彰显,我们再次会聚到一起,誓言将“哨声”传递下去!

2020年3月1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李金芳:忆你,在即将花开的季节--纪念曹顺利逝世五周年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