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将中国网信办列为新闻自由的“网络掠夺者”

无国界记者组织在3月12日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前夕公布今年侵犯网络新闻自由最严重的20个公司和政府组织,中国网信办榜上有名。无国界记者说,中国网信办对百度,微信,微博和抖音等私营网络平台进行网络审查的监视,阻止和删除内容和应用。

该组织特别指出,自从新型冠状病毒流行以来,网信办加大打击所谓的“网上谣言”传播,媒体和博客作者的社交媒体帐户遭到压制,其中包括《财经》杂志,这份杂志报道了官方未公布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网信办最近宣布,从3月1日起开始实行《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禁止网络内容生产者制作和发布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信息,提倡抵制“不当评述自然灾害、重大事故等灾难”的所谓不良信息,提倡网络平台负责人制作和传播那些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容,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

隶属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最近公布的调查报告说,中国主要社交媒体在新冠病毒爆发前期就开始屏蔽敏感关键词组以及对国家主席习近平本人的批评等内容。

报告说,中国YY直播平台,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开始对45个关键词组进行屏蔽,内容包括“武汉不明肺炎”、“武汉海鲜市场”、“病毒感染”等;微信从1月1日开始,对涉及批评中国政府、对有关疫情的猜测和事实信息以及中国政府处理疫情等关键词进行广泛屏蔽。

中国问题分析人士、美国作家章家敦说,中国政府不得不对网民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做出反应,因为网上已经出现了“白热化的愤怒”。他说,中国网民实际上一直要求进行根本性的政治变革。

章家敦对美国之音说:“所以很明显这是政权的生存问题。因此,他们一直在清理帖子,并提出一些说法来反驳人们所说的话。但是,这真的不起作用。”

章家敦认为,中国政府网管审查永远会比事实慢半拍:“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至少能在审查人员删帖前半个小时左右把他们的消息传出去。”

他说:“他们(政府)赢不了。当你有一个不好的消息的时候,你能去编造的空间有限。所以中共现在面临的问题很真实,他们面临一个可怕的事件,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举例说,中国疫情愈发严重的时期,人们发现官方报道中不见习近平的踪迹,质疑和批评声此起彼伏。2月15日,中共党刊《求是》杂志才发表了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防疫工作讲话,讲话全文显示,习近平至少1月7日就提出了防疫工作要求,但当时官媒并未进行报道。

章家敦说:“共产党最主要的反应就是保密,这并没有改变。所以共产党的本质没有改变。因此,社交媒体的作用,是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党的反应方式。”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