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国掌控联合国机构越多 世界越糜烂

中国政府正在焦头烂额应付新冠病毒蔓延之势,并未忘记竞逐联合国下属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干事长位置。美国现正在努力游说他国,试图阻止。考虑到美国游说主要是晓之以道义,中国争取支持主要是金钱购买,加上目前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干事长宝座花落谁家还很难说。

中国影响所到之处尽皆沦陷

中国政府在经济实力增强的同时,一直在寻求对国际社会的控制,目前已经掌控了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的4个,其中包括重要的国际电联、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的影响渗透到哪个机构,哪个机构就变成一个为中国国家利益服务的机构,其中有两个机构的命运堪为前车之鉴,一个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包括其前身人权委员会),另一个是WHO。回忆一下这两个被套上“中国结”的联合国机构,有助于人们认清中国因素的危害。

早在2013年,我就写过一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的中国阴影》,讲述了中国用金钱援助购买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先让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变成一个由一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例如古巴、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苏丹和津巴布韦等国成为委员的无能机构。在中国的操控之下,任何谴责中国人权记录的决议都无法通过。由于美国的强烈抗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2006年改组,更名为人权理事会,但改组后仍然保留原机制,当时人就讥讽为“熊猫归来”。2018年6月19日,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理由是这个机构名不副实,“一些世界上最严重的人权侵犯者……通过提升和保护侵犯人权者并参与针对民主国家的诽谤活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其自身、其成员及其建立之初的使命都是一种嘲弄”。

WHO的中国因素

自中国SARS疫情流播全球之后,WHO在2005年修改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英文简称IHR,中文译名为《国际卫生条例(2005)》),正式提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这一概念。中国当局意识到WHO总干事拥有可观的权力与影响力,有必要渗透到该机构中去。为此,中国总理温家宝专门在2006年9月份的亚欧首脑会议上向各国领导人发了陈冯富珍的推荐信,为其拉选票;在世卫日内瓦选举期间,中国卫生部部长高强亲自压阵为其助选。在中国的强力推荐与影响之下,在任香港卫生署长时因禽流感误导公众得外号“鸡珍”、在SARS流行时期故意隐瞒真相导致严重后果、并被香港立法会谴责的香港前卫生署长陈冯富珍担任了两届WHO干事长(2007年~2017年)。

这样一位纪录恶劣的人担任WHO干事长,结果是WHO的堕落。2014年肆虐西非的埃博拉一疫,陈冯富珍掌舵的WHO反应迟钝,直到疫情爆发了8个月后才推出抗疫措施,当时就成为国际卫生界批评的众矢之的。2016年9月,陈冯富珍两届世卫干事长卸任在即,国际卫生界开始对陈冯富珍的工作进行“清算”,一致认为,在她掌舵的10年之内,世卫组织的评价实已江河日下: 10个有影响力的公共卫生专家在《英国医学期刊》发表文章,批评陈冯富珍没有积极关注各国经济对全球医疗健康的影响,在她掌权之下,世卫组织的影响力不断下降。此外,路透社亦于2016年9月23日刊登了另外8个专家的访问,基本上都得出类似上述的结论。

更严重的是,陈冯富珍担任干事长时期,WHO陷入严重的腐败丑闻。根据联合国内部监督服务办公室发布的审计报告,2015年,WHO的雇员和监督者总共向联合国报告了WHO内部的83起不当行为,有证据表明WHO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例如:与WHO相关的不法行为增加了66%,报告的欺诈事件比2014年增加了20%,欺诈案件增加了166%。早在陈冯富珍卸任前夕的2017年5月,WHO丑闻曝光,该组织成员的差旅费用一年花费了2亿美金,远超他们给艾滋病、肺结核和痢疾的救济金。

谭德塞难辞其咎

鉴于陈冯富珍当选是因为大国操纵的结果,2016年以后,WHO新的选举机制产生,总干事由194个成员国以一国一票的方式产生。非洲联盟拥有54个正式成员国,于是中国与非洲联盟合作,共推埃塞俄比亚前卫生部长谭德赛作为WHO干事长候选人。当时就有人检举,谭德赛在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期间,掩盖了埃塞俄比亚在2006年、2009年和2011年先后发生的三起霍乱流行病,美国乔治城大学公共卫生专家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教授认为,谭德赛在担任卫生部长期间隐瞒国内霍乱疫情,如果WHO由一名掩盖自己国家疫情的人掌权,将“失去合法性”。但是,按照一国一票,再加上中国运筹帷幄及游说其它国家,谭德赛顺利地当上WHO的干事长。

2017年8月,刚刚履任WHO总干事的谭德塞访问北京,中国政府与WHO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额外自愿捐款两千万美元,等于是给新任总干事送了一份大礼。

WHO此次在武汉疫情中严重偏袒中国的表现,世界已经有很多批评,例如,迟迟不肯宣布新冠病毒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导致疫情世界蔓延。武汉于1月22日封城,此后疫情日趋严重,完全符合PHEIC事件所要求的特点:1. 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它国家公共卫生风险;2. 有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谭德赛却因担心中国经济与国际形象受影响,延误了8天之后,在美国等的压力下才宣布新冠病毒为PHEIC,谭德赛的拖延,导致世界失去了防疫最佳的时间点。

谭赛德在不得不宣布新冠病毒为PHEIC之后,生怕得罪了这位大金主,一直努力表扬中国防疫如何正确如何得力,千方百计为中国减压,2月14日至16日,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MSC) 在德国慕尼黑举行,谭德赛以WHO总干事身份于2月15日在MSC上发表题为“新冠疫情和埃博拉疫情背景下的全球卫生安全”的讲话,赞扬“中国为从源头控制疫情所采取的强有力防控措施令人鼓舞,中国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为世界防控疫情赢得了时间”, “各方必须抓住疫情应对的‘机会之窗’,加强准备工作,防止疾病进一步传播…… ”,一下将中国从祸害世界的病毒发源地变成为他国人民生命安全做出慷慨牺牲的抗疫第一国。

正因为谭德赛的工作失误,不少国家疏于防范,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正在祸害世界。在蔓延30个国家的新一波疫情中,形势最紧张的是伊朗、韩国、意大利。伊朗死亡达致八例,周边国家宣布关闭对伊边界;韩国确诊人数暴增,宣布进入全国进入最高警戒状态;意大利确诊破百,死亡三例,不得不紧急封锁北方十几座小城,本应在2月22日举办的威尼斯狂欢节只好停办。

应该请狐狸来看守鸡窝吗?

美国自川普入主白宫之后在联合国积极退群,中国则与之相反,运用金钱力量,积极争取重要国际组织要职,支持人选并非考量国际社会接受度,而是对北京的配合度。

中国新闻网曾以《中国人入主国际组织,几乎平均每年一位》,自豪地宣称中国官员正在成为世界各大机构的掌门人。2020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WIPO)换届改选,据独立新闻机构“知识产权观察”(Intellectual Property Watch)分析,中国有意提名WIPO现任副干事长王斌颖争取此一主导国际知识产权规范的重要职位。

WIPO不仅负责制订知识产权的国际政策,还充当着专利申请的中央提交系统,影响着众多国家。此前,国际电联由中国派人出任干事长之后对中国的严重偏向,有足够的理由让外界担心,在侵犯知识产权方面臭名昭著的中国如果主导这个机构,将严重扭曲世界知识产权体系。

正因为看到这样的危险,《日经新闻》在2月20日发表秋田广之的评论《不要让中国主导联合国机构》(Don’t let China start dominating UN agencies),认为西方和日本必须阻止北京按自身的形象重塑世界,如果由中国来领导一个制定知识产权国际政策的机构,那就等于请狐狸来看守鸡窝,太荒谬了。

作者:何清涟,中国经济学者,现居美国。原本发表于澳洲SBS中文网。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