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严控舆论 公民记者相继失联 “防火墙”失守?

中国独立记者李泽华在武汉实地报道瘟疫灾害后失联。(推特图片)

中国独立记者李泽华在武汉实地报道瘟疫灾害后失联。(推特图片)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当局称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在中国,尽管疫情拐点尚未到来,官方宣传主调是捷报频传,网络上的各类负面信息遭到严控。实地探访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相继失踪。部分中国市场化媒体《财经》、《财新》关于疫情的深入报道也遭全网封杀。

公民记者陈秋实曾为律师和脱口秀演说家,2019年夏季到香港实地观察报道反修例运动,随后陈秋实的国内社交网站帐号被封杀。陈秋实在大年三十晚上赶往武汉报道肺炎疫情,表示“与武汉同胞共进退”,“习近平上哪我管不着,但是我陈秋实来了。” 在武汉期间,陈秋实实地探访医院等地并作了一系列采访报道。他的好友徐晓冬透露,陈秋实在2月6日下午被国保带走强制隔离。官方宣称的14天隔离期早已过去,陈秋实依然下落不明。

武汉市民方斌进入武汉市第五医院和武昌殡仪馆等处实地拍摄,披露装运死难者尸体的车辆和裹尸袋等实况,并在网上直播呼吁“全民自救”和“反抗暴政”。方斌2月10日遭当局人员破门抓走,目前下落不明。

前央视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生李泽华探访了武汉殡仪馆、疫情严重的百步亭小区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地,作了视频报道。2月26日夜里,李泽华在一处民居被不明身份人员带走。之前,他慷慨陈词,表白自己报道疫情实况的行动合法,是“为民请命”,然后主动开门就擒,直播中断。

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2月4日召开的部署防疫工作会议上,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严密防范、严厉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各种捣乱破坏活动,坚决防止公共卫生风险向社会稳定领域传导。

在微信群里披露肺炎疫情被定性为传播谣言的李文亮医生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后,舆论沸腾。中国网络上出现了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要求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推进政治改革。发声者包括著名学者、律师、批评人士和普通公民。一些相关批评言论官方容忍了几天又予以封杀。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美媒采访时称,李文亮是共产党员、体制的一部分,但避谈当局在李文亮事件上的责任以及湖北省官场人事变动的原因。

目前,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在世界多国蔓延,中国“大外宣”在疫情初期声称西方国家“过度反应”,同时对俄罗斯、朝鲜关闭边境的做法保持沉默。日本、韩国、意大利出现严重疫情,中国各地目前对国外来华旅客也加强了防范措施。中国官媒报道韩国军队爆发疫情,数万军人被隔离,美韩军方宣布缩减3月联合军演的规模。中国军队是否发生疫情,至今没有相关报道。中国多地监狱出现集体感染的状况,感染者多达数百,而这些病例起初没有列入各地正式统计。这让人们担忧疫情在封闭环境下的快速传播。

腾讯旗下的自媒体平台“腾讯大家”在疫情期间遭到封杀,“腾讯大家”自2012年创办以来,旗下汇聚了冉云飞、赵楚、张鸣、郝建、孔庆东等多名观点各异的学者及意见领袖。“腾讯大家”在发表最后一篇文章“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后,网站被关闭,所有文章均被删除。

肺炎疫情的肆虐给中国的经济和民生带来了严重的冲击,北京为降低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号召企业复工复产,不过很多企业目前尚未开工。官方最新统计数字显示,疫情已经造成超过2800名患者死亡。但是,种种迹象显示,其中可能不含因为未能确诊及无法住院的感染者死亡病例。

中国官媒报道称,国外新增病例已经超过中国国内。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最新讲话中称,疫情四月底可控。他还表示,新冠肺炎在中国爆发,但不一定发源于中国。此说引起舆论关注,被认为试图模糊外界对病毒起源的注意力,有“甩锅”之嫌。钟南山认为,中国预测感染人数为7万人,更加接近权威,而国外预测的16万人没有考虑到“国家强力干预”。

还有网民称,官方宣传钟南山团队意在造神。另外,中国媒体报道,广东省中山市一名涂姓男子在微信朋友圈发表“辱骂抗击疫情领军人物钟南山、辱骂中国人民和国家的违法言论”,被公安机关抓捕。

中国官媒宣称,中国的“举国体制”和“制度优势”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突出宣传领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形象。目前,官方没有说明疫情拐点何时到来,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等部门,紧急指导出版了《大国战“疫”》一书,宣扬功绩,引起网民热议。

新华社报道说,该书“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全景式介绍中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紧急动员、齐心协力,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阶段性进展和积极向好态势,彰显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展现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公共卫生安全的巨大努力。”

尽管中国的网络防火长城全力封堵批评言论和揭露瘟疫真相的信息,但无力阻挡病毒的进攻。2月27日,《新京报》报道,“北京通报新增10例确诊病例,均来自某事业单位”,地址为朝阳区安贞街道裕民路甲3号。中国媒体均避提该单位名称。报道提供的地址所对应的单位,为据称负责建造网络防火墙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

贺卫方挑战政府的犀利文章很快被删除
贺卫方挑战政府的犀利文章很快被删除

面对这场瘟疫带来的巨大灾害和媒体监督缺位导致的严重后果,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公开呼吁新闻自由:“但愿这惨痛的代价能够让手握权柄者醒悟︰没有新闻自由,就不仅民生多难,而且政府亦无信,更谈不上现代化的治理能力和体系。”不过,这位学者手写的这篇文字上传微信后不久已被删除。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