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庚子轮回,天朝在劫难逃

【编者按:中国近代迄今180年,历经1840年鸦片战争、1900年八国联军之战、1960年大饥荒、2020年武汉肺炎瘟疫,四个庚子年。都给中国60年一遇的历史进程以巨大的影响。本文以创意的角度,概括中国思想界的批判思维,追寻全新的西化道路。】

春节过了,在武汉肺炎恐慌中迎来庚子年。六十年一轮回,是中国人对于世间、人生的一种哲学。西方讲世纪100年,中国人讲甲子60年。佛家更有生死轮回之说。中国近代史之劫数命运,似乎隐藏着甲子轮回的密码。请看1840至2020 的四个庚子年──

【1840庚子年,鸦片战争】,道光帝与英国边议和边抵抗,终于1842年战败,赔款、割让香港,签订《南京条约》。是为中国近代史之始。留下两大遗迹:一是香港问题。英国统治经营155年,成为东方明珠,1997年被中国收回主权,实行“一国两制”,遭到有目共睹的挑战。二是中国社会的定性。鸦片战争后,中国社会开始被定性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此事非同小可。原出于列宁1912、1916对东方的说法。后被中共定为中国1840~1949的社会性质,形成其反帝反封建马列史观的基础。但民国朝野至今日学界对此并不认同。质疑中国秦以来的社会不是封建性质,没有加封建国也没有贵族,而是皇帝专制的小农社会。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共和创立,更无封建可言。列强侵华,不平等条约,亦不能和被占领的殖民地社会相提并论──总之,此二半史论,偏颇激烈,皆为赤色革命所需所用,遗祸匪浅。

【1900庚子年。八国联军之战】。十九世纪是传教的伟大世纪,鸦片战争后,洋务运动,对外通商,西方教会大量来到中国。以连续的战败和文化传统差异,仇外心理变成排外冲突。起于山东的义和团力倡“扶清灭洋”,不断发生杀死传教士、威胁信徒、烧教堂、攻击使馆、捣毁洋货、拆毁电线、铁路等暴行。西人要求清廷镇压“拳匪”肆虐,维护各国在华利益,终于爆发1900年6月义和团攻入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德国大使被杀的严重事件。慈禧借“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民气,向西方下诏宣战,至悬赏杀洋人价格。八国遂结集二万兵力,8月14日一天就攻陷北京。慈禧挟光绪仓皇逃往西安。联军增援至五万,战争持续一年。慈禧光绪下“罪己诏”认义和团不智,联军乃撤出北京。双方阵亡均为二千余人,义和团被清剿。最后签订《辛丑和约》,赔偿联军4亿五千万银元(国人每人负担一元)。此款清朝根本拿不出来。这场荒诞的战争,加速清王朝的灭亡和人民的苦难。唐德刚教授说,“刚毅是林彪,义和团就是红卫兵。”中共至今还在歌颂义和团是“反帝爱国运动”,扶清灭洋是“阻止了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迷梦。”

【1960庚子年,大饥荒】。经过20世纪上半叶激进狂潮的“反帝反封建”,中国大陆被共产党占领,披着人民民主外衣,实行史无先例的独裁专政,最严酷的例证就是以1960年为高峰的三年大饥荒。我曾以官方人口数据,分析大饥荒成因,无关自然灾害与苏联撤援,完全是毛集团强行大跃进、公社化的结果。对饿殍的推算不及后来学界公认的3600万人,但对中共罪责的分析无可置疑,以致邓小平亲自对拙文下禁令。此后,有民间(杨继绳、冯客、依娃、丁抒等人研着)和官方大量资料披露饥荒真相。例如信阳事件、全国大面积人吃人惨剧、刘少奇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等,例如四川1958—1962五年,饿死1000多万人(1960年达到364.74万人,正常死亡70万人,即饿死人约300万人)。祸首毛泽东应对大饥荒的两手,是隐瞒真相与嫁祸于人。他亲自对外国首脑说“中国没有饥荒”,对内称“阶级敌人破坏”(甚至妄指国民党残余)。七千人大会后,发动阶级斗争,转移视线。必须指出周恩来在大饥荒中助纣为虐,逢君之恶,影响极坏。如1961年底粮食部长陈国栋、主任周伯萍及统计局长贾启允,以国务院名义要求各省领导真实报告大跃进死亡人数。得数千万人死亡的内部统计。报告周恩来,周竟命令立即销毁,包括印刷制版……这场人为大灾难,害死百姓超过二战之死亡总数,竟然隐瞒全世界二十年,至今中共无交代、无反省。

【2020庚子年,武汉瘟疫】正在蔓延的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已经引起全球性震惊与恐慌。据官方统计,至2月21日,累计确诊病例已达75571例,死亡2239例。病情已扩散香港、澳门、台湾外及全球27国。世卫组织WHO,已将武汉升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此疫2019年12月1日发现以来,扩展急速,患者与日俱增。武汉市1月23“封城”前,已有500万市民逃离,各省区广遭传染。多国派专机撤侨。中国各省交通大部分封锁或管制,公共活动大都停止,与62国家的航空已中断。俗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肺疫在中国没有言论新闻自由、灾难不断。

武汉肺炎的严重后果已超过2003年的SARS非典灾情,而且尚不知何时终结。现在繁华变空寂、百业萧条,经济受创不容低估。更令高层不安的是怨声载道,承继保密传统,令千百万人做了被隔离的囚徒。自认一直指挥部署的习近平,纵有举国体制,也无法改变这场庚子大灾难的历史定位。奥巴马2008年11月在芝加哥发表当选总统演说时,我曾为文幻想未来中国的第一任民选总统应在武汉发表当选演讲,盛况不弱奥巴马。面对今日一座死城,情何以堪!

【三次轮回逃不出天朝宿命】

网上有人期待武汉再来一次辛亥起义,重建共和。被讥为白日梦。呜呼,痛哉!不妨看看1840年迄今甲子180年三次轮回,中国走过一条怎样崎岖的现代化道路。从胡适到赵紫阳这些先贤人物都说,现代化就是西化、即政治经济全盘西化。中共遭到毛独裁洗劫后,利用西方资本和技术,半盘西化,赚到一桶金。

1840~1900,所谓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实质上是西方列强用船坚炮利打开封闭的天朝大门,撼动东方千年不变的小农生产方式,这是西化的启蒙,一次重大的历史进步。正如马克思评价英国在印度的统治所说──英国为卑鄙的利益所驱使,在印度煽起社会革命,用蒸汽机和自由贸易摧毁传统的家庭公社与手工业,不管英国犯了多大的罪,它却是完成历史进步的不自觉的使命。那些淳朴的村社一直是东方专制制度的坚固基础。马克思谈到鸦片战争:“英国人来了,用武力达到了五口通商的目的……它那廉价商品,就是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看来历史似乎是必须先麻醉这个民族,才能把他们从世代相承的愚昧中唤醒过来。”(摘自马克思1847-1853文稿)英国人做了一个示范:将一个小渔村变成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受到刘晓波和香港大学生的赞美。中国人却将香港视为国耻。

1900~1960.八国联军及《辛丑和约》的罪名,向来是瓜分中国、丧权辱国,使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根本无视这场战争的本质,是西方文明反抗义和团野蛮暴行,从而将清廷推向崩溃边缘的“外科手术”(条约没有割地条款)。拉开中国三百年之变局,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在一战二战、城市化工业化的背景下接踵而至──这是中国西化深入、遭到挫败的一个甲子。共产运动在苏俄崛起,不足半世纪走向衰落,倒在修正旗帜下偷生,那是西方文明左翼的一次光耀的骚动。但嫁接中华异域,占山为王,狼烟滚滚,血流成河,终于惨败在数千万饿鬼冤魂的复仇中。毛以恶魔般的文革疯狂,横扫帝修反,不过是一场欲盖弥彰的垂死挣扎。

1960~2020.西化终于在“改革开放”中奠定物质基础。这是共产党祸国殃民、物极必反的结果。也是小农意识狭隘狡诈的选择。他们用枪杆子和无孔不入的谎言诡辩,绑架千百万知识分子和一穷二白的老百姓。狂飙民族主义破旗,挂羊头卖狗肉。勒索亿万农工的廉价劳力资源,强奸无数科技文化精英的智慧。镇压八九六四,加入世贸WTO.买卖国土、巧取豪夺,才得以经济上与美国平起平坐、驾驭日本,霸凌台湾。但不忘将十四亿人质奴化在手,生吞活剥现代化,大开历史倒车,效法袁世凯做起皇帝来。言论自由不如北洋、人权宪政远逊民国。开大会、办奥运,菜刀不准买;没有红包,休想看病。权贵淫逸,豪宅美女,无以复加。纽约时报嘲讽:中国一周可以新建一所大学、数亿人上网却没有一个独立网站……今天无数城市被封闭,人人关在家中,犹如文革遍布的隔离审查。这就是历经三个甲子180年轮回折腾的中国!牺牲无数量之生灵,重新回到一个畸形现代化的帝制之下。啊,悠悠苍天,希望何在?

转自:开放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