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生封城日记到李文亮之死: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假如说真话的人能自由地说真话…假如媒体能报道真话和实情…也许就不会有今天在中国肆虐无情的大瘟疫,也不会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封城,更不会有为众人抱薪取暖的人、自己却孤独地死在隔离的寒冷之中…

疫情始发地武汉于1月23日突然宣布全面封城,父母不能上班、学生无法上学、工厂开不了工、医护物资奇缺、生活用品告急…鼠年春节长假人们被迫宅在家里…有人度日如年…有人苦中作乐…更有人用日记来记录自己…

而武汉一位29岁的社工郭晶从1月23日开始写下她的封城日记: 一个女生的孤独与坚持。

“1月23日

一早醒来看到封城的消息就不知所措,无法预料这意味着什么,会封多久,要做什么准备。

今天路上的车辆和行人越来越少,一个城市就这样一下子停了下来。它什么时候再活过来?

1月24日

政府没有说要封城多久,也没有告诉我们封城后怎么保证城市的运转。

这场战争里,没有体制的保障。很难想象那些独居老人、残障人士等更弱势的个体要怎么打赢这场仗。

1月25日

正在被封锁的不只是一个个城市,还有人们的声音。

我第一天把笔记发微博的时候图片就上传不了,文字也发不出去。互联网的审查和限制不是现在才有,可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更加残忍。

1月28日

封锁带来了恐慌。

封锁让人们的生活进入原子化的状态,失去和他人的联系。

本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武汉封城后的短短20天里,最早预警武汉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于2月6日因患武汉肺炎去世;中国大陆确诊病例持续攀升,目前已经有1000多人因武汉肺炎死亡;而继武汉之后,一个接一个的城市也开始部分封城或小区隔离,而疫情拐点依然在倘佯,再次刷新中国老百姓的心理承受能力。

武汉到底应不应该封城?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众在纪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众在纪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那么,武汉到底应不应当封城?封城是否过于仓促?中国深圳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

“武汉封城很仓促,整个医疗设施跟不上,封城导致物资供应紊乱。转移重症病人的工作也做得非常差,病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处理不负责任,微博上有非常多的病人求助信息。武汉中心的几个医院,居然医护人员没有任何防护设施,而且整个武汉市只有57辆救护车,显然不能满足需求。”

再有是武汉封城后不允许私家车运行,导致人们无法去医院就诊或上班。刘开明先生说:

“江苏的医疗救护队到达武汉机场时,居然用货车接送,物资分配补助也很混乱。中国几十年来城市发展非常快,政府也非常有钱,但是都用在面子工程上,整个社会没有救助系统。”

刘开明先生说,这几天因为是疫情高峰期,他所在的深圳也开始对小区进行封闭式管理,外人来要登记,这对外来人口是很大问题:

“因为深圳有2000多万人, 其中主要是外来人口。如果这些人来到这里不让他们租房、不让他们进小区,显然不妥。”

封城给老百姓生活造成的影响最大,刘开明先生说:

“一个人感染,整个小区就会封闭,甚至不允许人们出去购物。比如武汉封城后,有一个老太太和小孙子原是靠捡垃圾为生,封城以后无以为生。这些人都是政府应该照顾的。”

疫情之下 政府第一要务仍然是控制人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众在纪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2020年2月7日香港民众在纪念李文亮医生。(美联社)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有非常发达的监控系统,但所有监控都是为了监控人。刘开明先生说:

“我们最近看到一家公司居然申请到一亿元人民币的贷款,来发展人们戴口罩时也能识别人脸的技术。疫情当前,政府考虑的仍然是怎么去控制人,而不是为老百姓提供服务。”

封城成本最低也最有效?

广州康宁心理热线心理咨询师詹春云大夫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说:

“封城限制人的流动,是成本最低也最有效的方法。传染病大爆发,人们要多从理解和包容角度去思考,因为切断传染途径对自己、对社会都有好处。”

至于人们的生活节奏和习惯被迫改变、产生某种不适,詹春云大夫建议通过互联网多与朋友和家人交流。

封城是中共决策失误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则明确表示反对封城,他说,中共三年大饥荒时曾不准老百姓外出逃荒, 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里面的不能出、外面的不能进。武汉作为一个有1000多万人口的大都市被封,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除了封城,中国还是一个封闭的国家,老百姓对疫情的了解残缺不全:

“现在政府送全国各地医生前往武汉,现在大概有几万名医生。我们很难设想,有这么多的医生,病人会是少数,所以武汉疫情比政府说的要严重得多。据外媒和国外专家预计,武汉可能有几万人死亡。”

而其它一些城市也已经开始了事实上的封城,这反映出全国各地的恐慌。人们不得不问,封城的价值和意义何在?夏明教授说,老百姓现在在为政府的治理失败付出代价:

“武汉封城是中共的一个决策错误,当时已经有约500万武汉人离开武汉,这样加快了瘟疫的传播速度。如果没有封城的决定、没有造成人们恐慌,疫情加速度的传播可以避免。”

对病人进行隔离比封城更重要?

而武汉封城犯下的另一个错误是,武汉有较好的医疗资源,但封城后无法很快得到外界救助。夏明教授说:

“其实最重要的,是对病人进行隔离而不是封城。既然中共是举国体制,就应该用举国体制来帮助武汉,让武汉人民不至于恐慌,对感染病人24小时之内都应有照顾和安置,这些显然都没有做到。有的人感染后几个星期都没人管,有的人死在家里。所以,武汉封城以后没有积聚资源、对感染者进行及时救助,造成人道主义灾难。”

政府封城忽略几大基本价值观

2020年1月29日,武汉长江边上游泳的人和带着口罩散步的人。(美联社)

2020年1月29日,武汉长江边上游泳的人和带着口罩散步的人。(美联社)

夏明教授认为,政府封城还忽略了几大基本价值观:

“首先,中共把病人当犯人,把他们像罪犯一样押送收容;第二是当瘟疫发生时,老百姓对政权丧失信心。政府忙于封口而不是救人,使人对政府产生恐惧。有病的孩子因为家里大人被抓走,被活活饿死,还有父母被收容后,三岁的小女孩留在家里无人照管。有死在家里的感染者的家人说,人死后,来拉尸体的也非常粗鲁,就像来拉死狗或者死猪一样,而且不许家人送行,尸体火化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骨灰,这些残忍做法让很多人对政府产生抗拒。面对疫情,政府和老百姓之间没有信任,你怎么能让老百姓合作呢?”

夏明教授说,政府不仅无能,还做了许多让老百姓看不起的事情:

“比如政府官员到医院看望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带的是普通口罩,政府官员带的是N95口罩;还有一位武汉女子赤身裸体在阳台上敲锅盆,说她的老公病得不行了,谁来管他们?后来在社交媒体上传出后,政府才派人把她丈夫接到医院,政府既无能又失职。”

武汉封城近20天后,2月11日,武昌区政府领导来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监护病房,向因武昌区所辖街道工作人员工作失职、而未能及时妥善安置的重症病人代表当面道歉。

有网友评论说,进重症病房道歉,又是浪费稀缺的防护服和N95口罩,如果前期这些领导把人民放在心上,责任心强一点,就不会有这无谓的一出。

政府对瘟疫的无能 令人产生存在主义危机?

武汉大封城不能不令人想到法国存在主义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卡缪的小说《瘟疫》。这部小说描写的是一座城市遭鼠疫侵袭,封城后,居民与文明隔离断绝,卡缪以“李尔医生”之眼,精准刻画这段期间所观察到的灾难之下人们的心态。夏明教授说,大灾大难之后,政府无能,人们会产生一种存在主义的危机:

“人们会问,我们的人生目的是什么?我们怎样来度过这个危机?如何面对死亡威胁?加谬作为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在瘟疫这本书中曾提出,面对鼠疫而封城,大家会如何应对?而这次武汉封城也会出现同样的反应。有的医生会去一线救人,最后自己献身,有的人找到上帝觉得应该忏悔,而这时候更需要有精神的力量。其实,很多有信仰的人面对灾难时,更容易存活下来。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Emil Frankl)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他写过一本书,叫做《活出意义来》,他认为,信仰和对生命意义的渴望与追求,使他能够在集中营里生存下来。”

所以, 夏明教授说,现在是每个中国人应该思考的时候了:到底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就是吃喝拉撒吗?就是有房有车吗?就是能到国外旅行吗?显然,生命的意义有更崇高的内容,包括人的自由、资讯的自由以及对危机的知情权。中国异议人士许志永最近公开发表对习近平的劝退书,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日前也再次发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一文,说明人们在觉醒。

中共暴政猛于毒:“官状病毒”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没有受控迹象,也使医疗体系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图为2020年1月25日,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正运送病人到达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法新社)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没有受控迹象,也使医疗体系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图为2020年1月25日,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正运送病人到达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法新社)

夏明教授说,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开始认识到,中共暴政猛于毒,而中共其实就是一个大病毒,叫“官状病毒”:

“这个病毒姓官,就是习政权的无能和邪恶的总爆发。中国人如果仅仅反思生物性的病毒恐怕还救不了自己,鲁迅曾经说过,中国人身体贫弱,但如果中国人身体变得强壮了就可以救国了吗?鲁迅后来扔下手术刀,拿起了笔。他认为,如果救不了中国人的思想,光救肉体有什么用呢?同样,如果中国人除不了中共这个病毒,你也许能把冠状病毒、禽流感、非典病毒和猪瘟等一时控制住,但中共这个病毒还会把各种病毒放出来,最后人类还是会面临生存危机。”

“洛杉矶就不会像武汉一样被封…”

据本台日前报道,美国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朗(Eric Brown)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无法获得信任:“美国和中国邻国的反应释放出一个信号:生死问题上,他们再也不愿依赖中共的判断。”

布朗说,中共先是否认疫情,然后编织谎言,接着采取严酷手段,造成多城被封、邻里相抗。他还明确表示,“洛杉矶就不会像武汉一样被封…美国公众不会容忍封城,中国人也不接受,但是别无选择,其实可以采取更理性和以人为本的方式。”

布朗指出,过去一百五十年间,美国是最亲华的国家,但是善意无法改变中共。

中国为什么拒绝美国的参与和援助?

在习近平的独裁统治下,武汉肺炎成为世界性的灾难。(变态辣椒)

在习近平的独裁统治下,武汉肺炎成为世界性的灾难。(变态辣椒)

面对美国的善意,夏明教授说,中国一直拒绝美国的参与和援助,美国多次提出派医生和科学家共同抗击疫情,但中国政府仍然拒绝合作:

“拒绝原因第一是脸面无光;第二是病毒可能与中国军方进行生物武器研究有关;第三,中方不想分享抗击病毒药品的资料。此外,中国政府觉得西方国家的进入会添乱,使其举国体制和黑箱操作无法运行。”

事实上,如果西方顶尖医疗专家进入中国,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几大福祉。夏明教授说:

“第一,会救更多老百姓的命;第二,会带来西方的人道主义和透明开放,建立病人、医生和政府之间的信任关系;第三,西方媒体跟进报导,会把全世界对中国疫情的恐惧,变为一种同情。”

中国的做法是拒绝所有对中国的利好,但拒绝并不意味着西方国家不反应。夏明教授说,现在全球已有60多个国家停止与中国的旅游、人员来往,并取消飞机航班,还有边界封关等,而中国隐瞒疫情也使各国加快了与中国的脱钩。

言论自由与生存权和生命权紧密相连

法国作家卡缪曾经说过,能够对抗瘟疫的,就是正直。

然而,正直和敢说真话的李文亮医生却在这场瘟疫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中国深圳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说,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证明人的言论自由与生存权、生命权紧密相连:

“为什么大家对李文亮医生之死那么难过,是因为言论自由受到限制,才导致我们的生命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李文亮和每个人一样是普通人,是父亲、是丈夫,他仅仅说了他所知道的一个真实的事情。”

而这个真实的事情如果被更多人所知,更多的生命会得到保护。刘开明先生说,政府因为打压说真话的人,导致武汉人民有上千人死亡。

2月11日,来自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多位美国参议员推出决议案,纪念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的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决议案还呼吁中国政府及中共提高有关打击疫情的透明度和配合度。

最后,让我们以中国女诗人李秋垚的一篇诗文,作为我们今天节目的结束语:

大官!
如果他的死不是谣言
恳请你能参加他的追悼会
我们知道
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
丧事肯定从简
但他的遗像要大大的
放在正中间
不要再次抒情他的事迹
只要去个道歉
哪怕声音很轻

大官!
恳请你全力救治他的妻子
不要再为了舆情做样子
要顺利生下他的孩子
不要给孩子书包和课本
请给他一把哨子
并告诉孩子
他的父亲是英雄!
是一名暗夜里警醒世人的
吹哨人!

大官!
干吗阻拦不让人说话
别担心
今夜他已经被云国葬
但请你看看现在的情况
如果当初虚心听取
灾难何至于此
所以他不是为了自己
真是为大家死掉的

那么

大官!
请你追认他为烈士吧
这样他的孩子长大不至于
受欺辱的时候别人会说
哦他爹进过局子被训诫过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官!顺便
请把这份训诫书刻在他的墓碑上
这是他获得的最大荣耀
也是全体小民获得的集体耻辱

大官!
你看,行吗。

大官!
大官!
别走!
听见了你就宣布一下吧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TWITTER)地址是:HANQING8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